政府開放撿拾珍貴木材,荖濃溪河床成為黑幫叢林

本文摘要:政府開放珍貴一級木可以被自由撿拾後,部落的人尚不知情,但已引來各方集團覬覦其中的高價材積。包含參與重建工程的怪手及外地各幫眾,環伺於塵土飛揚的土石流區,呈現災區暴力者全拿的叢林樣態。而在地人卻只能袖手旁觀。 ( 圖/ 柳琬玲。各方人馬齊聚河床搶珍貴漂流木 )

政府開放撿拾珍貴木材,荖濃溪河床成為黑幫叢林

終於走過了汛期。入冬之初,已經是蛇類活動的末期,早晚開始轉涼,飄著綿綿細雨;無慮,老人家說的:「這種雨,會幫梅李桃樹把葉子落下來」;標誌著季節轉換的雨,提醒族人,葉落後果樹就等著寒流來引領入冬後的花開了。務農的族人,也都趁著時節,設法用摩托車壓過還沒有修好的農路,上Huma(園子,布農話)為來年即將開花結子的果樹砍草、剪枝;沒有果樹的農人,這時也多半要忙著收成芋頭、愛玉去。

可是從上週五開始,卻出現不少平地人,來自內門、寶來甚至屏東的,在玉穗農路上開著傳動車或小貨車來來去去;明明沒有什麼工程,河床上卻出現許多大型怪手!更奇的是,居然早晚有大型車載著滿車漂流木招搖走南橫公路下山,其中有的帶著略濕的土痕,也隱約聞得到牛樟的香氣。週一一早,記者上山就被告知:「早上有一輛20噸車載一支土中挖出來的木頭,很像是Hinoki(檜木)」。

桃源分駐所開始接不完的報案電話;甚且,10月6日(周六)拉芙蘭分駐所接獲章姓男子報案,指有幫派份子在其私人地上挾眾暴力取財,毆打被害人耳膜受損。

一級木名目張膽運下山,「到底」?桃源布農族人耳語著。「難道是….桃源分駐所的所長包庇山老鼠?」一時成為族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牛樟價高 引發搶木風潮

過去,可以合法撿拾的漂流木僅限於雜木;檜、牛樟等列為一級木(例如紅檜、扁柏、肖楠、櫸木、牛樟等)的珍貴樹材屬林務局財產不得撿拾,俗稱「山老鼠」的盜木者,往往是趁著開放撿拾漂流木期間,將值錢的一級木隱藏在雜木叢中,以合法掩護非法的方式,將一級木偷渡出去。

三年多前莫拉克風災,大片的林班地崩塌,荖濃溪與楠梓仙溪上游原始林地也未倖免,鉅量漂流木隨水而下造成沿線橋樑寸斷。三年後,山林崩塌擴大,每逢雨季汛期就滑下更多的土方、石塊中夾帶漂流木,成為吃山集團眼中的搖錢樹。

颱風過後,便道便橋斷絕交通尚未恢復時,就是借用工程怪手上河床「尋寶」的最佳時機;這些集團化的山老鼠行之有年,二十多年來桃源在地布農族人看著他們來來去去,簡稱有寶來幫、內門幫..等,都是外來的平地人,有調動大型板車與怪手的管道與資金,更兼有兄弟道上背景,甚至被毒品控制。桃源在地族人一般不願意多惹事,除了偶爾看不下去舉報一下,多數族人對這些外來份子的行徑多半保持沉默。(見相關報導颱風天的「鼠」─擋路偷木頭 )

過去部落偶有上原始林中去採拾牛樟菇賣出變現之舉,近來主流社會風行健康食品,因應部分生技公司鼓吹牛樟菇的神效,以及套裝養菇技術的突破,尋找更多牛樟木以培養牟利的風潮取代了牛樟菇的市場需求。

想要養牛樟菇,效果最好的就是原始林中附有自然菇種的牛樟漂流木;桃源得天獨厚,在南橫公路98K處造成便道斷絕的布唐布那斯溪(以下從布農族稱謂,簡稱Bunat)上游,正好就是大片崩塌中的牛樟原始林區–林務局管轄的73號林班。今年611豪雨以及其後數度颱風,皆沖下相當大量的牛樟漂流木;眾人覬覦,上述「寶來幫」、「內門幫」等平地人爭先恐後出動怪手就地掩埋,並註記暗號等帶來日開放撿拾標流木時回來挖取。

在地族人Tama Huson說:「以前樟樹什麼的不值錢,因為林務局有在砍樹。現在林務局不砍了,牛樟芝很值錢,所以大家都要搶。」

IMG_8145

高雄市政府公告:只要是林務局沒有註記的,市民都可以撿拾

十月初,桃源公所門口公告欄,終於公佈一張市府公文;大意是:「天秤颱風之天然災害發生後,國有林竹木漂流至國有林區域外,民眾得自由撿拾…」。公告依據是森林法第15條第五項:「天然災害發生後,國有林竹木漂流至國有林區域外時,當地政府需於一個月內清理註記完畢,未能於一個月內清理註記完畢者,當地居民得自由撿拾清理」。

所以,公文中註明高雄市轄區內主、次要河川、海岸等,自101年9月28日起至101年10月27日止,每日上午八點到下午六點,只要設籍在高雄市的居民,都可以撿漂流到國有林之外的漂流木,但是不能夠拿上頭有註記或烙印為國有、公有或私有的木頭,並且若需動用大型機具運載,需要徵得管理單位許可。

簡言之,從去年的6月27日起,只要地方縣市政府有明定公告期間,設籍民眾可以自由撿拾包含一級木與雜木在內的漂流木,只要沒有林務局等相關單位的註記,均可合法據為己有使用或販賣;惟若需要動用拖板車、怪手等大型機具,必須向該處主管機關提出申請。(詳細公文說明,請見文末)

IMG_8209

被土石流翻滾後傷痕累累的漂流木表面,砍一刀刻痕,目的是辨認其木材種類

兩幫人馬搶木,漂流木所屬地主反而被毆

10月6日下午約三點半左右,發生了因為搶奪漂流木鬥毆事件。事情發生在前述Bunat沖積扇出口沖積面,桃源族人Takiluduan家族租給章姓地主耕種多年的芒果園地上。章姓地主來自六龜,到桃源開墾芒果園十餘年了,在濁水平台租用土地並於其上建有工寮;六一一水災中,他的芒果園被Bunat擴大的土石流沖積扇從中攔斷,大片土地成為土石流區,本打算把這次被沖到自己土地上的漂流木撿拾變賣,補貼今年產季沒有收成的損失,豈知同時引來兩批外來的尋木人,引爆了恐嚇取財的糾紛。

章先生表示:「木頭流過來我的地,有一些不錯的木頭,兩派人馬都要。當初林務局拖走的木頭也是到我的田,因為73林班出口,剛好就是我的田。對方還用掛在手背上的環狀尖刀,說:『為什麼你都不聽話,你的生命在我手裡』。並且揍了章先生,雙邊耳膜都因為毆打而聽力暫時受損」。

打人的是寶來幫的人,另有一批內門幫的人也虎視眈眈要搶木頭;後來因為有人幫章先生報案,才終於把謝振誠等內門幫的人趕走;經過考慮一個晚上,章先生禮拜天就近到拉芙蘭派出所報案,控告對方恐嚇取財。

章先生說:「更早之前我就發現不知道誰把我的怪手拿去開到壞掉,丟在河床上。他們什麼都拿;像寶來那一群人,已經在這邊靠木頭維生很久了」。

自此事件之後,章先生找了十幾個在地的青年族人,日夜輪班看守;守夜時,起火取暖或者在車上閉目養神,聽到有其他不明車子接近自己土地的聲音,就用探照燈射,並且報警處理。

過去也曾發生,內門里長撐腰的外來人手恐嚇位於勤和砂石場老闆,並且強行進住砂石場中,砂石場老闆不敢聲張,也是擔心如果得罪了惡人動輒被尋釁砸場。

經此糾紛,章先生有感而發:「有能力拿一級木的人,不是平民百姓」。

IMG_8139
章先生(右二)與桃源分駐所所長(右三)、林務局人員(右一),在爆發恐嚇事件到桃源作筆錄後交談

訊息不明確造成對桃源分駐所的誤解

由於開放撿拾一級漂流木之事,桃源在地族人多半不知情,對桃源分駐所所長施文賢產生誤解,以為他勾結縱放。所長表示:「民眾一報案,就是分駐所的業務,我們只能查註記;至於是不是挖出來的,很難判定….「去年雨量沒有那麼大,沒有這麼明顯」。

但事實上,上述寶來與內門兩派人馬,也都提出了依照程序申請動用重型機械的公文,屬於合法申請案件;除非是發生集體鬥毆或者盜採生立木事實,分駐所沒有介入的理由。今年月初以來,分駐所頻繁接獲報案,能夠做的動作,也僅止於攔車檢查木頭上有無林務局註記,以及查驗動用大型機具的申請書。

施所長很擔憂荖濃溪河床上成為叢林法則的戰國時代;桃源分駐所警力有限,分駐所的編制約10人,「有時4個人休假就只剩下6個人」夜間的警力配置,只有一個值班一個備勤,也難以照顧直線距離至少有20公里長的蜿蜒河床;更何況,南橫便道斷絕,接到復興以上報案,若從桃源分駐所出發查緝,單趟的路程也要一個半小時以上才能到達河床上。

10月9日下午六龜分局接獲族人報案,指稱Bunat河床上有槍聲;桃源分所值班警力花了一個半小時到達現場,詢問當地自發性巡守在河床上的青年,才知道只是有人放鞭炮。原來河床上撿漂流木的不成文習慣,是放砲讓鄰近的人知道,這處已經有人在挖漂流木,不要過來。

這次章先生控告的恐嚇取財與傷害罪,傷害部份已經兩造和解,但是恐嚇取財部分,是公訴罪,已經移送。

IMG_8138

報導不盡確實,卻反映了地方上在撿拾漂流木事件上的流言蜚語

漂流木爆鉅量林務局撿不完,開放一級木拾取增加誘因

前述「處理天然災害漂流木應注意事項」是根據森林法15條授權農委會制定的行政命令;為何去年年中突然修改規範開放一級木的撿拾?農委會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六龜工作站主任林宏基先生表示:

「實務上要辨識一級木有執行上的困難,何況下來的漂流木量很大,公家單位也拿不完。檢討後認為此規定使得民眾容易觸法,且淤積港中的大量漂流木影響漁民竹筏安全,動輒被提損害賠償要求。八八之後開始討論這個問題,去年六月更改辦法,主要原則是『不能去私人地上拉』、『漂流木到私人地上私人有處分權』、林務局人員會派員配合分駐所查核,查核重點是註記以及是否為漂流木。」

由上述發言可知,開放撿拾一級木的目的,是強化民間協助撿拾漂流木的利潤動機,以減輕林務單位清理鉅量漂流木的行政負擔。對於該行政命令在桃源造成的困擾,林主任表示:「這是全面性規定」,意即牽涉過廣,不可能針對山區情況另做調整。

開放撿拾一級木,在地族人甚至都不知道

聽到章先生被毆打與威脅的事件,族人多數感到氣憤,深感這些外地人「太猖狂了」。並且驚訝既然已經開放一級木漂流木的撿拾,為何在地族人都不知道?復興以上千餘戶族人因為今年南橫公路斷絕,心情都不好,而且也要忙著為來年收成的梅子、紅肉李園剪枝,何況我們的族人沒有怪手可以下河床去跟寶來幫、內門幫的人競爭搶木頭。

在地桃源青年表示:「我們在地人應該強勢一點,不要讓平地人這樣囂張」對此,章先生表示:「我願意回饋村庄,在地的資源應該在地處理;以後希望制度化建立」。老人家Tama Aliev說:「應以『區』為開放單位,不要像這次屏東、甲仙、寶來的人都來,上來一票怪手,且開車的都是年輕人,容易和我們山上的年輕人起衝突。」

IMG_8237

章先生自行借來大型機具集合漂流木以及找部落青年幫忙看守,完全展現叢林法則中自力救濟的精神

警方也不知如何處理,只能目睹大戰發生?

桃源分駐所所長施文賢則認為,相關單位林務局、與河川主管單位河川局、水利局等應當派人來現場巡查,因為核准的公文都是他們發的。做為族人眼中公權力執行第一線的山區分駐所所長,有限的警力要處理期間河床上隨時會引爆的暴力事件,他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直陳:「政府核准開放撿拾問題很大」。

這場木頭大戰,在荖濃溪河床仍持續上演,連警方都不知如何處理,居民只能眼睜睜看外人搶進,甚至還有生命威脅,難怪地方議論紛紛,希望政府想出解決之道。

IMG_8154
河床上任意棄置的漂流木,應該都屬於雜木,頂多給部落人撿去烤火;真正值錢的一級木,早就被集團化的有心人"掩埋"了

 

IMG_8215

章先生的芒果園,位於南橫公路削山便道的正對面,也正好是Bunat野溪土石流的衝擊點

IMG_8196

原本相連綿延的芒果園,因為Bunat土石流被從中截斷,成為新的河道,也成為掩埋一級漂流木的好地點,卻是章先生向布農族租來耕種的私有地。

IMG_8232

章先生指向當時被毆打的地點,現在只剩下挖出漂流木後的土堆痕跡

IMG_8244

事先掩埋的漂流木,還會用噴漆來標示位置,以利回來尋找拿取

IMG_8271
玉穗農路上俯瞰章先生的農地,以及Bunat土石流沖積扇;接獲報案的分駐所警察也是要繞一個多小時的玉穗農路才能到達該處查看狀況

IMG_8151
在外人進來河床搶漂流木的同時,復興部落611水災受災戶張伯伯,趁著天氣好全家動員採愛玉,笑著說:「愛玉都被猴子吃光了」。

附錄:市政府開放撿拾漂流木之公文,及相關說明

IMG_8132

 

在實務操作上,則要依照農委會於去年6月27日修正的「處理天然災害漂流木應注意事項」第三點第七項2.規定,「國有林區域外,由各直轄市、縣(市)政府公告指定範圍、當地居民身分、期間及其他應注意事項,開放當地居民自由撿拾清理。公告撿拾清理期間以一個月為限,必要時得延長一個月或再次公告。」;

農委會提供給各縣市政府的「提供民眾自由撿拾清理公告」範本當中,更是提出應注意事項第二點為:「撿拾清理河川行水區內之漂流木時,若有使用機具搬運、挖掘、埋填或變更河川區域內原有型態之使用行為,及行駛於特定通路外之必需運輸便道,均應依水利法第七十八條之一及河川管理辦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備妥書件向河川管理機關提出申請,許可後始可為之。未經許可於河川區域內挖掘、填埋或變更河川區域內原有型態,則依水利法第九十三條之二處新台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

據此,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屏東林區管理處(以下簡稱「屏東林管處」)於中華民國101年9月14日行文六龜工作站,指出「鑒於『處理天然災害漂流木應注意事項』第三點第七項公告自由撿拾清理規定修正後,未註記之木材不論一級木或非一級木,當地居民均可自由撿拾清理並取得所有權,…請貴站於汛期期間加強巡視,併應戮力加強辦理漂流木註記工作,一發現屬針葉樹、闊葉樹一級木等漏未註記之大徑木者,即應予以烙印註記,以避免莠民盜伐國有林木,並利用豪雨引發河川水位暴漲時藉由合法撿拾漂流木掩護其非法行為,或預先將屬針葉樹、闊葉樹一級木等漏未註記之大徑木偷藏於河床,俟公告自由撿拾清理期間運出之不法情事發生」(發文字號:屏政字第1016104305字號)。

3 回應 to “政府開放撿拾珍貴木材,荖濃溪河床成為黑幫叢林”

  1. 樂觀其成 說道:

    漂流木巨無霸 14噸牛樟挖運7天
    Ads by Google
    FKS野生牛樟芝子實體專賣店 http://www.fankeshih.com.tw
    堅持採用野生牛樟菌木子實體 成份完整濃度高,全國連鎖經營

    巨大的牛樟木目前擺在屏東森警隊,香氣飄散,吸引人親近。(記者李立法攝)

    林管處出動大型山貓搭配怪手,邊推邊拉,前後扯斷3條鋼纜,才將大牛樟運出河床,格外艱辛。(記者李立法翻攝)
    山老鼠覬覦許久

    〔記者李立法/屏東報導〕一場千年牛樟巨木的激烈爭奪大戰,在南台灣開打!

    正邪兩方,互爭先機、搶僱機具,官方拚命要托運,山老鼠死命想攔阻,在鬥智也鬥耐力的10多天大戰之後,官方終於為國家保住身價近千萬的漂流木!

    千年牛樟 身價千萬

    主角是一株千年牛樟漂流木,長達8公尺、重達14噸、樹徑約160公分,依市面每噸喊價6、70萬元估算有近千萬元身價,被喻為林務局史上最巨大、最值錢的一株頂極漂流木,也是山老鼠垂涎的寶物,因著它而掀起這場「奪寶奇戰」。

    履帶、鋼纜都斷3次

    而林管處耗費7天,怪手履帶斷裂3次,扯斷3條鋼纜,才將這株大牛樟拖離窮山惡水,千辛萬苦保住它。

    首先上演的是情報戰!山老鼠在高雄市復興山區的布唐布那斯溪河床,悄悄掩埋一株大牛樟,應是颱風過境時被吹倒,原本神不知鬼不覺,可人算不如天算,今年6月的泰利颱風過後,大牛樟露出河床,山老鼠馬上獲悉,打算採取動作,但屏東林區管理處也在7月初接到線報:「什麼?有這麼大一株牛樟木?」

    接著是搜索戰!林管處馬上會同屏東森警隊,出動數十名人力溯溪尋找,花3、4天,終於在勤和部落河段找到埋樹點,附近還停放一輛可疑怪手,研判山老鼠已經採取行動,隨時挖走巨牛樟,但林管處既已尋獲,豈能落入山老鼠之手?

    挖運戰接著開打!執行任務的帶隊官說,千年牛樟木被埋在河床下約4公尺處,林管處準備本月7日開挖,要僱用鄰近地區的怪手、吊車,但業者一聽都說:「歹勢(不好意思)、不方便。」不肯受僱,林管處百思不得其解:「哪有人有錢不賺的?」打聽才知「山老鼠恐嚇當地重機具業者不得介入」,要逼牛樟木無法出土,但林管處變招,此處不通,改走他處,越區向屏東縣僱怪手,又因山老鼠囂張,暗中監視官方動靜,唯恐不測,警方、林管處陸續投入近百人力。

    連挖3、4天才出土

    人的問題解決,挖掘戰的難題才開始!帶隊官指出,牛樟埋藏處地勢險惡,吊車無法進入,怪手進入施工非常困難,2輛怪手輪流作業,接連發生3次履帶斷裂狀況,連老經驗的怪手司機都面露懼色,直呼:「實在太艱鉅了!」

    連續挖了3、4天才完成任務,目睹巨大的千年牛樟出土,眾人驚呼連連,丈量確認「哇!史上最大牛樟漂流木」後,當下憂喜參半,喜的是挖出身價及噸位創紀錄的漂流木,卻憂如何運下山?

    山貓怪手 合作運送

    林管處最後找來能克服崎嶇地形的大型山貓,與怪手配合,一前一後邊推邊拉,慢慢地將14噸重的大牛樟拖離河床險地,但前後竟拉斷3條3公分粗的鋼纜,應聲而斷時如鋼鞭亂揮,驚險萬分,前後花了7天,13日才運抵屏東森警隊放置,牛樟木一落地,滿庭生香;森警隊也24小時嚴加看管,帶隊官說,搶救牛樟行動最大的花費是僱用重機具,不包含人力成本,連日出勤的機具就花掉數十萬元。

    運木告一段落後,追緝戰已拉開序幕,警方約談遭山老鼠恐嚇的怪手、吊車司機,業者都表示「壓力」很大,至於是受到何種威脅?森警隊說會再深入了解,警方已根據開挖現場附近發現的可疑機具調查山老鼠集團。

    熟悉牛樟市場行價的孔姓業者表示,近年國內外生技公司紛紛研發牛樟菇抗癌產品,大舉收購培育牛樟菇重要的媒介牛樟木,身價不斷飆漲,目前市面上長有菌絲的牛樟每10公斤高達2萬元,1噸重的牛樟粉喊到60萬元,若是牛樟原木價錢會更高,山老鼠前仆後繼盜採牛樟全是受重利吸引。

  2. 阿里巴巴 說道:

    真可惜 如果在地族人願意 可以請年輕族人上網查看看如何辨識樟芝 然後大家去收集好的木頭藏在部落裡 看有沒有人識貨來買 說不定比種梅子好賺多了

  3. 基福 說道:

    漂流木搶拾只是其中問題一環…
    道路重建"無望",學校教育遇水則停,高山部落三不五時的停電,鄉民(區)就醫路途遙遠…很難想像這是貴為"高雄市"。
    我門升格作高雄市民,卻過的比以前高雄縣民還痛苦,縣市合併,地區政府機關更是天高皇帝遠。你可以打高雄市專線投訴,來慰藉心靈,這也是唯一高雄市政府的功能(對山地偏遠地區來講),根本沒有實質幫助,誰會真的來村莊部落來看,誰又要願意負責。

    兩區(桃源鄉;那瑪夏鄉)的鄉民應該要坐下來一起討論,是否合區,並成為台灣第一個原住民自治區,欲以申請。或許早在縣市合併就有些人提出,但歷經88水災,這三年後的大小水災;我們高雄原住民真的該好好思考,思考未來我們能給予我們的後代是否有平安可以回鄉的路,平安的家;給予未來讓年輕人願意回來的意願,其中包括工作,教育,就醫,觀光等等..。
    一直認為山上才是最具有無限"財"能的地方,我門被林務局,水利局,公路局,國家公園….等所謂政府單位給挾制,我門應該做自己的主人,這些是我門原住民固有區域山、山林、水源,真的該歸還我門原住民,訂立完全符合我門自己的法律,而不是配合現今法律,自治區法律一概優於現有法,因為這是保護我們的後代。
    未來的日子會有更多的平地人(財團)覬覦山上,這絕對是時代潮流,1.人口為患2.建設飽和3.地價便宜,在怎麼淳樸的部落總會被玷汙….。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