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的「鼠」─擋路偷木頭

本文摘要:每當颱風過後,道路尚未開通,就可以看見一群大型怪手在河床上格外忙碌;它們並非忙於疏浚,而是趁著風災後道路尚未開通的其間,搶著撿拾上游沖刷下來的好木頭,就地挖坑掩埋,等到過幾日道路通了,再用貨車遮遮 掩掩運下山。 ( 圖/ 柳琬玲。在山裡搶木頭的怪手 )

颱風天的「鼠」─擋路偷木頭

山老鼠擋路,肆意在河床撿木頭

今天天氣晴,勤和樂農橋開始搶修。梅山里長很開心打電話來說,「天氣很好,我們今天傍晚五點就可以回家了。」什麼?原來自從前天(週四夜)起,梅山口族人就被預防性撤離到梅山文化會館去,部份族人下山依親,剩下28人一起安置在文化會館,包含自己也住梅山口的里長。今天他可以回家了。

但是,不久又接到一通山上的電話,是勤和的Tama Aziman。「我要叫你報導一個壞消息,勤和往桃源國中的路上,有一架怪手停在那邊,假裝壞掉擋住道路,害保全不能上山探路,台電維修人員也不能過去修電」。

接到勤和族人的電話,我一時還反應不過來。追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就是撿木頭啊,有三臺大支的怪手在河床上忙來忙去拿木頭,他們故意假裝壞掉把一輛車停在路上,要叫別人不能過去」。可是,樂農鋼便橋不是昨天才斷掉,可以過去了嗎?聽起來我可以衝上山去拍照了!「不行啦,樂農橋過不來」。那這幾個工人是怎樣進去的?「我怎麼知道,他們這些『鼠』的窩都很大」。

族人義忿填膺:「他們要拿木頭是他們的事情,我們是沒有要管他,問題是不能把路擋住啊;這樣保全不能上山探路,連台電的工程人員要過去修電都不行」。喔,我了解了,其實族人的生氣在於路被擋住,會延緩復興以上道路恢復跟復電的速度。AIS!(布農族的驚嘆語助詞)

IMG_1257

六一一之後族人都還安置在牛稠埔期間,玉穗農路上未整修完畢,自行步行上山瞭解災況的族人巧遇300型怪手前後約六架,都走同一個方向,從玉穗農路出玉穗溪谷。族人說,這些都是梅山裡面的工程機具,留在裡面既不修路也不搶災,唯一目的是趁路還沒有開找到高價的牛樟等木頭就地掩埋,好在路通之後挖出來帶走。(20120629檔案照)

怪手橫行,族人無法度

每當颱風過後,道路尚未開通,就可以看見一群大型怪手格外忙碌;它們巨大的身軀行走在動輒傾潰鬆軟的邊坡上,壓過農路讓與後鬆軟的表土形成難以跨越的大溝。部落的人大都知道,這些是大型機具都是平地人在開的,多半是跟災後形形色色的「重建」(族人笑稱為「重覆一直花錢建」)工程有關係,趁著風災後道路尚未開通的數日間,忙碌於河床上,是為了疏浚嗎?當然不是。重點是撿上等木頭。撿拾上游沖刷下來的好木頭,就地挖坑掩埋,等到過幾日道路通了,在用貨車遮遮掩掩運下山。

上一回的六一一雨患,在玉穗農路通車前一天,就有六架三百型的巨型怪手,壓過危脆的農路,倉皇從玉穗溪谷一路壓土壓石頭從復興端出去。當時族人大多安置在高雄市牛稠埔營區,留守在復興部落的族人不過二十幾人。這些平地人的詭異行為族人看在眼裡,但是沒有辦法制止;因為,「他們這些人有的嗑藥,行為反應跟正常人不一樣;搞不好還有拿槍,我們部落又被強制撤離山下,人少,不要去招惹無謂的麻煩」。

這些盜木頭的人,在平時就是山老鼠,在山林間用電鋸接水桶滅音來盜採,然後內神通外鬼通過層層分駐所的眼下往外運;到颱風來時,就在河床灘地上尋找高價漂流木,通常是來自荖濃、甲仙地方的漢人。他們集團式作業,傳聞被使用毒品控制,行為乖張橫行,族人一般不願意去招惹,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天災人禍一起來,部落只能自求多福

果不其然,上次六一一水患,勤和平台公用避難屋招待了兩三名外地人避災,自稱是受困工人,在桃源國中困了多天後又設法走上平台。族人一樣供應糧食飲水與安全處所,並且讓他們搭直升機下山。之後卻發現,桃源國中教職員宿舍被宵小侵入偷盜班費等財物,且每一間宿舍都被睡過且垃圾亂丟使用得很骯髒;不遠處勤和東庄族人的工寮被敲開,遺失獵槍兩把。研判應是勤和平台臨時收容的這幾名來路不明的「工人」所為。

族人不願意被安置下山,原因之ㄧ在於,八八莫拉克那一年,族人被強制安置在營區期間,部落中空無一人,結果每一家每一戶都遭了小偷,偷的都是熱水器、瓦斯爐等可以當廢鐵變賣的物品,當然若有值錢的什物也被一併帶走。所以,後來即使政府強調預防性撤離要強制,部落都留數十青壯守著村子,避免重蹈八八莫拉克全村被闖空門的覆轍。

道路中斷期間,公路局、台電公司等工程人員都聲稱重型機械無法進入搶災,為何這些巨型怪手可以如入無人之境呢?「很多都是跟工程施工單位勾結啦」。可以想見,入山做工程順便撿一些木頭賺外快,有門道的話,所賺外快恐怕是豐厚於勞力付出的死薪水數百倍,跟中樂透差不多。

災後重建工程屢屢被譏為「永續再重做」工程,最近水保局高層也屢屢傳出官商勾結被警調搜索調查的消息,人謀不臧的無底洞,真是叫災區族人太沉重。「琬玲,我們擔心,政府工程這樣亂花錢,外面的人不知道要怎樣看我們,到時候怪我們不下山,都怪到原住民頭上咧」。比較起來,陪伴自己從小到大的「山的土石流」,族人比較可以預測跟閃躲,可能還比這些跟著平地統治者上來的「政策土石流」來得親切與誠實一些。

IMG_1381

被這六支300型怪手壓過的玉穗農路入口,更為崎嶇難行。(20120629檔案照)

通往桃源國中的溪底便道部份沖刷~只能容納機車通行!

通往桃源國中的溪底便道部份沖刷,只能容納機車通行!而要去修復興以上斷電問題,工程車只能走這條路。(大高雄紅會張逸臻攝)

鳥瞰98K處~

鳥瞰98k處,通往玉穗農路的前端 通往玉穗農路的前端(大高雄紅會張逸臻攝)

正在搶修的樂農橋

正在搶修的樂農橋(大高雄紅會張逸臻攝)

3 回應 to “颱風天的「鼠」─擋路偷木頭”

  1. 山的那一邊 說道:

    我相信林務局知道
    我相信警察局也知道
    就是不知道這些「鼠」為何能橫行無阻

  2. 吾愛吾鄉 說道:

    :這些行為一定都是有利益誘惑的.山上的警察每天都在巡邏難道會沒看到嗎?!..真的太瞎了.真的搞不懂警察每天巡邏是去散步嗎~還是在幫這些老鼠顧木頭….內神通外鬼的那一位.你有那麼缺錢嗎.需要錢也不是用這種方式吧..沒有手沒有腳去做正當的工作嗎!?真替你感到悲哀~有一天你會因為這樣的行為兒付出代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