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汛期初體驗─削山便道明德便橋傾斷

本文摘要:上週梅雨侵襲,削山便道發生斷橋情形,在工人日夜趕工下,完成可以單線道通車的暫行橋面,學生們終於如願在傍晚六點過了橋;,Apin 的 Hutas一早凌晨要下山洗腎的危機警報,也暫告解除,結束了2012年汛期之初體驗。 ( 圖/ 柳琬玲。對汛期很有經驗的桃源學生 )

2012年的汛期初體驗─削山便道明德便橋傾斷

編按:近日下雨,桃源的削山便道發生「明德鋼便橋」斷橋事故,再度造成學生不能回家,居民無法進出的災情。所幸經工程單位搶工,已暫時解除危機,此一事件也提醒桃源鄉民,雨季汛期已經正式來臨。本文詳細記錄斷橋後各界應變始末。

IMG_7736明德鋼便橋的事故提醒桃源鄉民雨季汛期已經到了

汛期流離的國中生

一大早六點就聽到鄰長廣播,告訴大家,因為斷掉的明德鋼便橋處尚留有一道鐵板讓人行走,請家長自行送孩子到鋼便橋處,校長跟老師會在對面接學生。但是當然,今天農產品是暫時下不去了。現在是梅子產季的末尾,李子、水蜜桃產季的起頭;今天是盤商還有收竿打梅的最後一天,也是很多人會陸續把枝頭成熟的水蜜桃、白水李、黃肉李交給盤商或自行運到行口的日子。

桃源國中住在梅山的學生Apin國三了,從國一遇到莫拉克風災開始,Apin這一屆孩子的上學路就格外坎坷。在旗山臨時校舍克難上課,回鄉後每逢汛期就常常必須在學校打地鋪過夜,週末再跋山涉水兩個小時以上走顛簸的山羊路才能回家是常有的事。今天的路斷,似乎詔告了今年雨季的開始,車路變人路的情節不落俗套地以新形態搬上桃源災區的舞台。

爸爸要在Huma忙碌,所以讓Apin自己騎機車過去接駁處,Apin到的時候,好幾個同學已經在斷橋處了,住在梅蘭的Savi老師也開車到了,大家一起整隊、點名,該來的學生都來了,住在便橋以上的孩子,復興村、拉芙蘭村與梅山村,只有梅山口的Lian沒有看到人,也許那邊沒有聽到廣播吧。

老師讓孩子們整隊,要走那塊只剩下一片鐵板的臨時便道了。削山便道本來就也是臨時便道的性質,現在臨時便道斷了又弄個更臨時的,薄薄一片鐵板架在上面,旁邊有工地人員與保全人員幫忙注意安全,孩子們列隊走過封鎖線,走向危顫顫看得到下方急流的臨時鐵片。

「小心啊」,在老師的叮嚀聲中,孩子們雀躍而興奮著,當安全地走完這需要兩分鐘路程的鐵橋,還紛紛發表心得:「還好嘛」「今天走的真的太短了」。

不過,到了下午五點,Apin開始著急了,因為爸要在Huma忙碌,所以讓Apin自己騎機車過去接駁處,可是老師說,要等到下午六點才能讓學生回家。A-pin想到,Tama(布農語:爸爸)還在等Apin把摩托車騎回去,才能從huma(布農語:田、果園)回家。A-pin更想到,明天一早四點鐘,爸爸要用摩托車把Hutas(布農語:奶奶)送到桃源村去讓叔叔用汽車載下山去義大洗腎,假如看不到摩扥車按時回家,爸爸一定會很擔心。

IMG_7615校長一早就開車過來接孩子 IMG_7638本應上山打工的族人望橋興嘆,今天要休息啦

(左)校長一早就開車過來接孩子(右)本應上山打工的族人望橋興嘆,今天要休息啦

IMG_7627一早學生過橋時,復興里長與工地負責人在場注意安全問題IMG_7616學生集體走過整修中的危橋對著來接的主任Kuso驚恐的樣子

(左)一早學生過橋時,復興里長與工地負責人在場注意安全問題(2)學生集體走過整修中的危橋對著來接的主任Kuso驚恐的樣子

IMG_7636五月九日上午危僑全貌

五月九日上午危僑全貌

為什麼橋斷?

上週梅雨季侵襲,連續連續四天(五月二日到五日)陰雨天,以及五月五日(六)當天有間歇性豪雨,「像在倒水一樣連續下一個小時,停一下,又下」。這樣反覆的循環,導致五日當天保全已經發現橋面有下沉一點點,但尚未通報;到了週一發現下沉加大變成裂口時,才通報廠商來維修。

五月八日(二)下午工人來進行橋面維修,把鋼便橋的鐵板橋面拆一半下來,留單線道通行,豈知入夜發生下方作地基使用的灌漿貨櫃突然傾斜倒塌,工人緊急搶修忙到半夜兩點,仍然無法拯救已經傾危的橋身,因而五月九日一早,桃源國中的校車就上不了復興以上了。

IMG_7634罪魁禍首在於這兩個水泥貨櫃已經鬆動

罪魁禍首在於這兩個水泥貨櫃已經鬆動

IMG_7637鋼便橋未斷裂的另一端橋基也出現撕裂痕

鋼便橋未斷裂的另一端橋基也出現撕裂痕

在場搶修的工人說,「還好昨天晚上沒有什麼車,如果是白天剛好有車子在上面的時候,就嚴重了」;他沒有說的是,還好昨天晚上出事時工人沒有掉下去,「我們工人都已經十八般武藝了啦,手腳都很厲害」,很得意的咧。

IMG_7630風災前這邊在下雨後就形成瀑布深潭,出水量大

風災前這邊在下雨後就形成瀑布深潭,出水量大

明德橋段平常水量看似不大,但是下大雨的時候,這邊出水一向很多,很容易形成不小的瀑布,以往是山上孩子青年們暑假玩水戲耍之處。這次明德鋼便橋受損,也是因為累積了多天的暴雨,「明德瀑布變大,水集中往貨櫃做成的橋墩沖刷」的結果。本來上週四公所已經請怪手試圖把水到引向他處,但是還沒有完成,就下來周六的豪雨,導致狀況惡化。

地方人士說,「明德本來就水大」。灌漿貨櫃做成的基礎只是立在砂石河床上,便橋做好後歷經去年汛期的沖刷,貨櫃下方的砂石被掏空,不堪橋面與橋身的重量,終於在八日夜裡傾斜成危橋。

IMG_7691暫時封鎖橋面加緊焊接趕工

暫時封鎖橋面加緊焊接趕工

上山開會的高雄市政府官員,正逢汛期考驗

最近正好是里民會議的日子。這一天下午排定拉芙蘭里開會,照慣例高雄市政府民政局與原民會的官員都要到場指導;也姻緣湊巧成就了市區官員的「山區汛期初體驗」。

IMG_7692開完會打算下山的公所與市府人員著急與外界聯絡

開完會打算下山的公所與市府人員著急與外界聯絡

上山時公務車開到仍在搶修的明德便橋,大家紛紛擾擾下車步行步行小段,再「攀上」里民開來接駁的貨車繼續上路。等到開完會要下山時,卻赫然發現明德鋼便橋橋身完全移開,形成連人也不能步行過去的狀態。

「為什麼明知道我們在上面開會還要把(橋面)鋼板拿掉呢?」

工地指揮的人說:「我們每天都要有預定的進度啊,不能夠為了等你們開會我們都停下來不做啊」講到委屈處,忍不住抱怨「你們官員是人,我們工人也是人啊」。是啊,如果為了等官員下山再開工,這些已經昨晚忙到半夜兩點,今天一早六點又到場待命的工人,今天晚上不知道又要忙到幾點了。

IMG_7720終於完成行人暫行的鐵板橋面,工人說:拍我,是我完成的

終於完成行人暫行的鐵板橋面,工人說:拍我,是我完成的

那麼修到人員可以走過去要多久呢?「最快也要下午六點吧」。當時約略下午四點半,官員們下山到高雄市的路程尚需兩個小時車程,更嚴重的是,當時天空又不作美,開始淅淅瀝瀝地下起小雨來了。「已經下雨了咧」從市區來的官員擔心雨天下山危險,更擔心等到傍晚六點不知路況還能否通行,已經有點臉色發白了。「沒關係啦,不會怎樣啦,先看看風景啦」同樣從平地上山來做工程,但是因為待久了比較有把握的漢人工頭安慰他們。

IMG_7696右下側的紅色記號處是徒手下去探路的公所人員

右下側的紅色記號處是徒手下去探路的公所人員

桃源區公所人員不忍讓市區來的長官焦急,先遣了兩名青壯試著走削山便道邊坡下去到河床再往上走,趁著前兩天週一週二都沒有下雨水量不大,居然走河床爬邊坡走通了,於市公所主秘帶頭,各課課長與科員一起陪著市府指導開會的官員,手腳並用、連走帶爬地,在工人還忙著焊接鐵板與整理地基的當口,自行「脫困」學山羊走邊坡下山去了。

倒是需要載運農產品的族人很急啊,中盤貨櫃車上不來,自己的貨車也下不去,學山羊走路也不可能背這上千公斤的梅子李子的;族人跑去威脅工人,「你們不敢快修好,我要告你們公路局長」。工人回說:「你去告局長也沒用,還不能通就是不能通」。

公司的老闆很無奈:我們已經趕工一夜了

公司的老闆很無奈:我們已經趕工一夜了

Apin的放學鋼板路

急著回家的桃源國中學生Apin,本來找了同學一起要先步行「偷溜」,被老師發現追上,老師還特意開車載她到斷橋處看,「老師說叫你們等到六點,就一定是因為沒辦法過去嘛,你自己溜過來,保全一樣不會讓你過去啊」。

還好後來很順利地,在間斷細雨中,學生們終於如願在傍晚六點過了橋;工人繼續趕工到入夜,完成可以單線道通車的暫行橋面,Apin的Hutas一早凌晨要下山洗腎的危機警報,也暫告解除,結束了2012年汛期之初體驗。

IMG_7626

公所下班的人員也趁著學生通行之後趕緊通行回復興以上

IMG_7737入夜已經下雨仍在趕工的施工人員

入夜已經下雨仍在趕工的施工人員)

一篇回應 to “2012年的汛期初體驗─削山便道明德便橋傾斷”

  1. 阿里巴巴 說道:

    很生動活潑的一篇報導 輕鬆中也有點心酸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