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山孩子的流離

本文摘要:小朋友說想念山上的學校,在這裡會被欺負,被別的學生說你們原住民如何如何的,嘲笑他們是災民的…原本開心快樂的臉孔,說著說著突然被陰影覆蓋住,他們說得愈多,我愈有難以承受之重。( 圖/ 鄭淳毅,只有15個小孩的寶山國小,打棒球時每個年級都要上場。 )

寶山孩子的流離

作者:

八八風災之後,由於地利之便,校長又同時兼任為六龜國小校長,只有15個小孩的寶山國小,暫時棲身至六龜國小校園內,何時可以回原地復校,縣府一直沒有明確的回答。

這15個來自寶山的布農族小孩,在六龜國小的求學與住宿情形如何呢?繼昨日刊出「如果寶山村失去了寶山國小…」之後,今日繼續刊出由族人進入學校與孩子寄宿處,親身的觀察即與工作人員的討論,希望能更深入的瞭解寶山孩子面臨的處境。

八八災後,寶山國小的故事

入夜抵達高雄的六龜,和族人朋友約在街上的天主堂見面,但因為教會事務繁忙沒辦法招呼我們,慌亂中他把我們帶到對街的旅館,旅館沙發上一位歐巴桑恣意坐著,沒有因為有客人進門而稍坐端正或客氣招呼,族人朋友急忙跟她說要找一位Gina Abus(阿布斯媽媽),但歐巴桑聽不懂,扯開嗓門兇狠的回應,這是誰?沒這個人。

Gina Abus來了,是一位熱誠親切的布農族媽媽,朋友把我們交給Gina Abus 就去忙教會的活動了,Gina Abus直接帶我們往旅館三樓走,空氣中混含著難受的氣味,狹窄的走道盡頭門一推開,兩張床兩條棉被各自包裹成一團,Gina Abus輕聲對我說兩個孩子睡了,我一時無法理解或其實是無法置信,追問下才知道這裡是安置寶山國小其中兩位學生住宿的地方。

Gina Abus原本是寶山國小的廚娘,但是八八風災後跟著學校遷到山下的六龜國小,就變成了學生的保母,白天忙完學校工作,放學後跟著住進旅館內照顧孩子,一個房間擺放兩張床及一個梳妝台,只剩出入的空間,燈光不夠明亮,Gina abus坐在床角,把唯一的椅子讓給我坐,神色凝重的開始告訴我八八風災後寶山國小的故事。


等待放學的路隊(攝影/鄭淳毅)。

在這裡會被欺負….寄人籬下的生活

寶山國小是屬桃源鄉的校區,但因為是六龜國小的校長兼任,因此八八風災後沒有被安置在桃源鄉因為災難產生的旗美校區,而是遷到有280多位學生的六龜國小,而寶山國小學生只有15位,升旗典禮上,寶山國小全校站在一起,也沒有六龜國小一個班級的人數多,如果一般常理可能想,這麼少人數的災區小學,可以跟更多小朋友打成一片,可以受到更多的關愛,可以有一段精彩的寄讀生活,可是事實並不是如此。

Gina Abus說,之前舉行校慶,家長都在場也都看到,孩子不能碰六龜國小的球類玩具,教導主任看在眼裡,只好安慰學生說沒關係,那是他們的沒有關係,主任再去買;孩子的膚色也常被拿來嘲笑說:「原住民黑黑的」,孩子受到委屈回來都會跟Gina Abus說,她的話語裡是滿滿的心疼。

我把目光移到被棉被裹成一團的孩子,想到他們在學校可能發生了什麼事,但因為人數少,也不是自己的學校,只能忍讓,或者有的因為家長在外地謀生賺錢,也只能接受這種所謂的「安置」,還好他們有一個關心他們的保母。

Gina Abus拿起一疊紙張,繼續說這是學生家長及部落族人的連署文件,要求校長及地方政府能夠儘早讓孩子回原校復學,因為9月1號遷校以來,校長就消極不作為,不討論,讓家長無從確定寶山國小的未來何去何從,更擔心校方藉此把孩子遷到山下後,就回不了山上部落的學校了。

為此,隔天我到學校,寶山國小的學生正在操場上暖身練習,因為今天要繼續在金潭國小爭取進入縣內八強的樂樂棒球賽,一個寶山國小的人數,就等於一支球隊的人數,有高大的六年級生,也有瘦小的一年級生,大家都很開心的玩在一起。

練習完,先是兩位小朋友告訴我,今天如果沒有贏球可能是寶山國小最後一場樂樂棒球賽,我問為什麼?這時小朋友全都擠過來告訴我,因為明年六年級畢業後,學校就只剩下七位學生,湊不齊人數就不能再打樂樂棒球了,他們很難過!

小朋友也說想念山上的學校,在這裡會被欺負,被別的學生說你們原住民如何如何的,嘲笑他們是災民的…原本開心快樂的臉孔,說著說著突然被陰影覆蓋住,他們說得愈多,我愈有難以承受之重,

想起Gina Abus說,寶山老師們都知道這些情況,他們對孩子都很盡心盡力,可是他們在六龜國小裡也是少數也是弱勢,所以有時她覺得自己只是保母,會不會管學校的事情太多,但是沒有人幫這些老師學生,她覺得不能再坐視不管,所以上山下山兩邊跑,一直協助家長進行連署返校的工作。

離開學校,到寶山村去找家長,剛好在山上的寶山國小遇到學生的家長Apin,她說家長一致的意見都希望儘早回山上的學校,因為孩子在六龜國小就像是寄人籬下,有很多不方便,也不能像在部落的學校可以盡情的奔跑玩耍,他們的家和農地都在部落,現在大部分的家長為了孩子要在六龜租房子,山上的家和農地都荒廢了,山下的開銷又大讓他們吃不消。

我決定把社會現實面挑戰這個純樸的部落,所以問Apin媽媽,反正孩子遲早要到平地學校競爭,這樣不是也很好,提早接觸那個「多數」的環境,而且山上學生人數這麼少,一般現實的社會觀點會覺得缺乏同儕的競爭力,不利於孩子的未來。

Apin媽媽回答我,她不要孩子那麼小就要揹著這麼大的讀書壓力,重要是他們沒有學壞,平安快樂的長大!

(上、下)放學前在操場上打棒球,寶山國小的15名學生全部加入(攝影/鄭淳毅)。

縣政府說,一切都很好….

路通了,電有了,水也在搶修了,青山綠地之間的部落寧靜詳和,但為什麼寶山國小還不能原鄉復學呢?這個疑問一直到原視新聞報導高雄縣政府教育處處長李黛華的訪問,才獲得解答,處長在鏡頭裡笑盈盈的滿口都是非常滿意目前的安置情況,學校反應一切都很好,兩校的老師跟學生都融入在一起,而且寶山部落依他所知被評為不安全部落,還要不要重建還是個問題。

重建?重建什麼?處長有沒有親自去過寶山國小及所在校址二集團部落,那裡並沒有重建的問題,學校和部落大致都是健全的,好好的。就如部落族人說的,颱風不久後就直接在人家門口貼上這紅色的標誌,說我們不安全,很被侵犯的感覺!

但寶山村在12月14號,我離開寶山後,就被中央重建委員會評為不安全部落了,我的確很訝異,我不是對危險可以創造很多專有名詞的專家,但根據我還算不少的災難經驗,這有點判過頭了。

路上,我想起在部落裡唸幼稚園,唸小學的快樂童年,雖然佔據人生的長度不算長,但那是珍貴的養份基礎,是一離開部落,這世界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再給予的,長大後也陷入過地震或颱風等部落集體的災難,幸運是我們依然在玉山下重生。

如果這一場災難,離開是原住民唯一的路,那就像寶山國小寄讀在山下的小學裡,15個原住民學生受教權的主體性被稀釋在強勢文化的群體裡,就可以粉飾教育單位應該要真正負起的責任嗎?15個孩子想回部落讀書的願望,還是在政府冰冷的法令及行政程序裡被決定嗎?


在六龜國小的校園,留下一點寶山的足跡(攝影/鄭淳毅)。

延伸閱讀:如果寶山村失去了寶山國小…

2 回應 to “寶山孩子的流離”

  1. 請願 說道:

    真的有認真想要讓寶山孩子回到寶山媽?

    寶山加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