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後部落青年會組成,學習承擔重建工作

本文摘要:八八災後,大後部落約有三分之一人口遷居新來義部落永久屋,與原鄉族人兩地分居,重建工作更加千頭萬緒。在族人的憂心與期許中,青年籌組了青年會,族人表示,未來年青人必定會成為兩地族人溝通的橋樑與潤滑劑,共同推動部落發展。 ( 圖/ 鄭淳毅。社區發展協會仍在原鄉推動有機蔬菜等計畫,為產業重建尋求出路。 )

大後部落青年會組成,學習承擔重建工作

2012年2月25日,趁著228連續假期的機會,大後部落的青年聚集在社區發展協會辦公室,共同討論青年會籌備成立的事宜。會中,大家討論了幹部選舉方式、青年會的工作分配等等重要議題,並暫時預計於今年年中部落豐年祭時,正式舉辦青年會成立大會。

會中,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正光全程旁聽年輕人的討論過程,並適時給予意見。高正光表示,部落的未來一定要靠年輕人才行,組織青年會是一個讓年輕人學習的好機會。「這些孩子也是二三十歲的人了,可以開始學習承擔部落發展的責任。」

1

劃分在義林村的大後部落,地理位置自成一格,文化脈絡也自成一系。

青年會首度成立

行政區域劃分為義林村的大後部落,過去並無青年會組織。年輕人在外工作,多半也只有假日時能夠回到部落相聚。八八之後,歷經受災及重建過程,開啟族人籌組青年會的契機。

參加籌備會的青年成員之一高蘇珊表示,八八當下大後部落成為孤島,居民受困多日。她笑說:「沒有東西吃。因為下雨天,蝸牛都跑出來了,我們就吃蝸牛配飯,一直吃了四天。」描述當時路斷糧絕的處境。

她也表示,當時返鄉聚在部落的年輕人,也及時發揮了團結互助的精神:「我們的男生都自發的跑下去看河川的水位,讓婦女和小孩可以睡得安穩。他們也都一起走到上面很遠的山上去探路,才知道真的是沒有路出去。後來是村長帶人走進來,背著物資,還有在外面的族人一起走回來,一見到面大家都哭了,才覺得我們還有希望。然後年輕人又一起走出去,揹水、揹泡麵進來。」

而在八八之後,大後部落約有三分之一人口、十多戶人家,選擇遷居新來義部落永久屋,與原鄉族人兩地分居,大後的重建工作也更加千頭萬緒。與此同時,旅外的年輕族人,則把握假日返鄉的機會相聚、凝聚情感,關心部落事務。今年趁著春節連假、228連假,分別召開了青年會第一、第二次籌備會議。

對於青年會的積極籌備,年長一輩的族人多半樂見其成。有族人表示,看到年輕人投身部落事務,也對部落的文化傳承工作抱以期待。大後部落雖和來義鄉各部落同為排灣族,但語音有別、遷徙歷史也不同,文化自成一系。年長一輩的族人表示,「大後本來就比較少數。我們的老人家,很懂得過去的事情的,七十歲以上的,也只有兩個了,不是很多。連學校請的族語老師,教的也不是我們的發音,是來義那邊的。」族人更憂心,原本就傳承不易的部落文化,將會隨著八八風災後的永久屋政策更形困難。「部落的未來究竟會變得怎樣呢?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在族人對部落未來的憂心和期許中,大後青年以籌組青年會的方式,跨出參與部落公共事務的一步。在本次青年會議中,居住在原鄉和永久屋兩地的年輕人都共同參與。籌備委員之一的高蘇珊認為,未來年輕人必定會成為兩地族人溝通的橋梁和潤滑劑,一起推動部落未來發展。青年會議也決議,將在本年中部落舉行豐年祭時,宣告青年會正式成立。

2

八八之後有三分之一的族人遷居到新來義部落永久屋。

3

社區發展協會仍在原鄉推動有機蔬菜等計畫,為產業重建尋求出路。

2 回應 to “大後部落青年會組成,學習承擔重建工作”

  1. 帝瓦伍隊 說道:

    青年會的運作是沒有在社區發展協會內的
    必須獨立出來成為正式的團體組織
    最好是依「人民團體法」正式成立青年會
    目前霧台鄉佳暮村也成立了青年會
    可以互相牴勵與學習
    成立合法性的青年會後
    繼續深植或發揚在地傳統文化
    並負起部落的保護者的角色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