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納里部落(20)達瓦蘭青年會:重建的考驗要一起面對

本文摘要:今年春節,達瓦蘭青年會進行會長改選,從年長一輩正式交棒到年輕一輩手中。甫上任的青年會長尼誕‧達給伐歷表示,重建中的達瓦蘭,未來還會面臨很多考驗,希望藉著培養青年參與部落事務,讓部落團結的力量一起去面對。 ( 圖/ 鄭淳毅。達瓦蘭的青年會議。 )

禮納里部落(20)達瓦蘭青年會:重建的考驗要一起面對

八八災後的達瓦蘭(大社)部落,離開傳統領域,集體遷居禮納里永久屋部落,至今族人仍共同面對著許多重建問題。與此同時,重建過程也提供了青年們關心並參與部落事務的契機。

今年春節,趁著族人放假返鄉之際,達瓦蘭青年會完成本次會長改選,青年會會長也從年長一輩正式交棒到年輕一輩手中。甫上任的青年會長尼誕‧達給伐歷表示,重建中的達瓦蘭,未來還會面臨很多考驗,希望藉著培養青年參與部落事務,讓部落團結的力量一起去面對。

2

新任青年會會長尼誕 ‧達給伐歷,族人都稱為Daki。(攝影 / 何欣潔)

青年會世代交替

達瓦蘭的青壯年雖然和許多部落一樣,為了工作旅居在外,但部落的凝聚力不減。八八風災當下,部落聯外道路斷絕,青壯年族人在短時間內集結回鄉,分批上山察勘災情,協助老人家撤離,發揮了團結的力量。新上任的青年會長Daki說,過去只要部落有事,年輕人一定都會出來,「這個傳統一直沒有斷過,老人家都是這樣教的。」

不過,青年會雖不曾間斷,會長多由年長一輩擔任,本屆則是首次選出年輕一輩的青年會長。新任會長Daki表示,年輕人年齡相近,能夠用同儕的方式溝通。這一次的世代交替,老人家也慢慢的接受、放手讓年輕人來管理這個青年會。

新任副會長侯維中則說,自己年少就擔任職業軍人,很少回家,八八災後才比較頻繁的回到部落。他也提及,在時代變遷下,部落年輕人面臨的狀況:「我們大社是很深山的、最遠的部落,老人家不是很知道外面的事情。我們的年輕人在外面有很多挫折,因為在部落是分享的文化,到外面都不是這樣,所以心理上很多不適應。老人家看到有的年輕人回來,無所事事的樣子,他們不知道這些年輕人在外面發生什麼事。」他認為,如果青年會能發揮一個「輔導中心」的作用就很好。「像那些比我更小的,有什麼事不開心的話,我可以叫他過來,給他『心理輔導』一下,不是會比較好?」

3

青年會議。會議中討論青年會所建造事務,訂出簡要的組織章程。如服務組、文化組、安全組等。如大社部落現在沒有守望相助隊,安全組將負責部落的巡守工作。

找回自己的文化

達瓦蘭青年人數眾多,Daki笑稱,甚至籃球隊出去比賽,也可以分成兩隊出賽。「但是打籃球很厲害,文化的部分呢?」Daki也思考著青年們在部落應該如何發展。隨著時代快速變遷,Daki也指出,文化傳承也面臨考驗:「我小時候的成年禮,是要把你丟到山上去,你沒有經過那個考驗,怎麼樣算是成年?現在就是穿漂亮的服飾,拍一張照片。現在的豐年祭,也都在打籃球。如果文化沒有傳下來,那我們是什麼呢?」

基於這些思考,Daki也帶著部落的青少年去別的部落觀摩。「上次香蘭(台東拉勞蘭部落)豐年祭的時候,我就帶著一些年輕人一起去看。有去的,回來馬上就跟我說:『很感動,我們想上台發表感想。』我說:『我看你們這樣我也很感動,竟然有這個勇氣了耶。』他們都會自己很認真的寫報告內!然後上台發表,邊講邊哭。」

目前,青年會也積極的想建造青年會所。雖然青年會所並不在禮納里永久屋的規劃設計之內,但Daki表示,只要找到可用的空地,就能透過年輕人自己籌措張羅,建造屬於自己的會所。他也認為:「很多事不一定要靠申請啊!很多人說,有那麼多資源,你們可以去申請。是這樣沒錯,但是應該是我們先開始做,看有什麼不夠的再來想辦法!申請是以後的事,不要還沒開始做,就一直想以後。」

重建的考驗要一起面對

目前,達瓦蘭部落究竟是「遷村」還是「安置」仍未能釐清,多數族人將遷居永久屋視為重建中的安置過程,並且認為原鄉的土地和家園不可離棄。但重建政策仍有許多模糊空間無法被釐清,Daki認為將來必定要面對許多問題。「我們的土地,現在政府說不會徵收,但如果以後它要拿走了呢?我們的房子,現在說不會怎樣,但如果以後政府要拆呢?」

考慮著以後可能發生的問題,Daki說:「我會鼓勵我們的年輕人,部落有開會一定要去參加,培養他們了解這些狀況。將來如果政府真的要怎樣,你兩三戶去講,它不會理你,一定要全部的人一起去!」藉由青年會的凝聚和成長,將來一起面對重建的考驗。

1

球場上的大社青年。(攝影 / 何欣潔)

2 回應 to “禮納里部落(20)達瓦蘭青年會:重建的考驗要一起面對”

  1. lalau 說道:

    建議您們公開輸出照片時桌上不要擺那麼多酒

  2. 阿里巴巴 說道:

    哈哈 不然以後三個人喝一罐啤酒如何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