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納里部落(19)山上的風很香,我們要守住:在禮納里召開的大社部落會議

本文摘要:經歷了莫拉克風災的大社部落,當初以「不會放棄舊部落」為前提,遷至山下的禮納里部落居住,許多族人一直認為自己只是災後安置,並非遷村到禮納里。如今,部落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在面對此一問題。 ( 圖/ 何欣潔。在禮納里永久屋中,大社部落聚集在村長家前面召開部落會議。 )

禮納里部落(19)山上的風很香,我們要守住:在禮納里召開的大社部落會議

2012年2月11日,自莫拉克風災後遷進屏東禮納里永久屋的大社部落,於禮納里部落中的村長家門口召開了部落會議。

會中,族人投票決議「2月27日共同回舊部落舉辦儀式」以及「部落墓地將位於舊部落」兩大重要事件,這是大社族人遷進禮納里永久屋之後,第一次以投票表決的方式決定集體回到舊部落的日期。

IMG_7489
部落表決一起回舊部落的日期。

向祖靈報告:我們要離開了,但是我們會守住這裡

於今年春節期間,大社部落青年會曾經以青年會為單位,回到舊部落幫忙農事,但並非以「部落全體」的方式回鄉。部落耆老特別叮嚀年輕人,下次回到舊部落時,也要邀請老人家一起,才能向老人家學習過去的智慧。

大社部落的「遷村」討論,早在莫拉克風災來臨之前就開始了。根據部落族人自行研擬的「達瓦蘭(大社部落)重建計畫綱要」中指出:

「自日本殖民政權統治後,部落主權和傳統領域土地因『官有林野』調查後開始流失;國民政府接收日本政權遺產,更在部落傳統領域內大量砍伐森林,而有沙溪林道、多納林道等的開闢,使達瓦蘭部落上源的山林開始出現裸露地,而讓部落淪為『安全堪虞』部落。

因此,大社部落在民國六十五年便有集體遷村之議,同一時期另有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三地門鄉達來村的遷村。民國七十二年10月8日(三鄉大民字第六號函)中,已確認村民大會通過議決要遷村,但政府並沒有認真對待部落安全問題;遷村計畫後來不了了之,一直被擱置未被處理。」

由族人整理的部落變遷史,清楚地交代了部落遭近代國家破壞、族人尋求遷村的過程。

也許是因為早已做好遷村準備,大社部落與其它莫拉克受災部落相比,顯得「有備而來」。災後不到一個月,大社部落尚被安置在屏東內埔龍泉營區時,便將族人集中起來,組成「災難應變共同體」的團隊,希望能迅速展開重建。並於2009年8月22日召開部落會議,決定「接受縣政府建議的瑪家農場做為安置之中繼部落地點,但同時不放棄在傳統領域內找尋適合的土地,作為未來集體遷村的長久居住地。」

然而,部落遷村的過程並沒有如族人想像的順利。莫拉克災後的永久屋政策以「不得返回原居地居住」為取得永久屋的條件,高雄地區也已經出現地方政府拆除永久屋居民於山上房屋的案例,大社族人開始發現,在政府的既定政策之下,所謂「接受縣政府建議的瑪家農場做為安置之中繼部落地點,但同時不放棄在傳統領域內找尋適合的土地,作為未來集體遷村的長久居住地」的遷村方式,可能比原先想像中艱難。

大社部落新任青年會長尼誕‧達給伐歷(Dakivalit)表示:「我覺得政府一定有一天會想來拆我們山上的舊部落,他一定會。所以我很希望可以有青年會的力量組織起來,部落團結起來,一起面對這個問題。」

Daki表示,大社部落在莫拉克之後,雖然很快地決定「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但卻沒有正式向祖靈報告這個決定。「今天在會議的討論,除了決定日期以外,也要決定用什麼儀式來向祖靈報告,看是傳統的儀式,還是教會的儀式,說我們要離開了,要搬去禮納里了,但是我們還是會守著這裡,不會放棄,要跟祖先報告。」

IMG_7407
在禮納里永久屋中,大社部落聚集在村長家前面召開部落會議。

來往新舊部落的交通費,如何支應?

除了2月27日的集體回鄉活動,族人平日也會回到山中的舊部落整理環境,有人因此覺得來往油費太貴,因此向鄉公所詢問是否可能有返鄉油資補助?村長則表示,個別補助油資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部落集體成立產銷班、造林班,在舊部落土地上種植適合水土保持的作物,就有可能申請交通補助。

「或者是我們也可以像司馬庫斯一樣,有一個部落的合作社,一起來做部落的產銷。你們之前去過司馬庫斯參訪的,好幾個都去過,應該知道那是什麼。」雖然村長以司馬庫斯的例子向大家解說產銷班的組織方式,然而此一提案因為尚未經過充分討論而並未進入表決。

「部落種的小米、芋頭,很多都是老人家種來自己吃的,或者送別人,就沒有了,產銷班是要種很多來賣錢的,我們怎麼組。」台下的部落婦女如此議論著。

中場休息時間時,有一位擔任警察的族人上台提醒大家:「最近開車,後座要記得綁安全帶,政府最近要開始抓了。」

「可是我的車子太老,後面沒有安全帶。」有族人回應。

「那你就買一塊布自己把他縫上去,看起來好像有。」有人這樣建議,族人哄然大笑。

墓地在哪裡:不想死在別人的土地上

除了討論返回舊部落與產銷班的議題之外,大社本次部落會議還有一個重要的議程,亦即討論「墓地在哪裡?」搬遷至禮納里永久屋之後,由於永久屋並沒有規劃喪葬墓地,使得好茶與大社部落均顯入苦惱之中。對此,瑪家鄉公所則表示,鄉公所已經在山下規劃了三地門公墓區,大社部落的族人如有需要,可以埋葬於此。

但是,許多大社部落族人並不想與三地門鄉的居民共同合葬。在討論此一議程時,便有老人家舉手表示:「我不想死在別人的土地上,這裡是瑪家的傳統領域,不是我們的。」另一位老人家則發言表示:「如果政府幫我們規劃了墓地,我們非常感謝,但如果是我,我死去以後還是要葬回舊部落。」

最後,會議以舉手表決的方式,通過「回舊部落埋葬」的決議,族人雖然生活在禮納里,去世之後仍然葬回舊部落的墓地。

部落會議自晚間七點半開始,熱烈討論至晚上十一點左右,族人才帶著自己的椅子慢慢散去,所討論的議題仍然環繞著「怎麼回舊部落?哪些事情可以回舊部落?」進行。「我回到山上的時候,有vuvu跟我說,山上的風很香,我們要守住。」大社部落居民、紀錄片導演伊誕‧巴瓦瓦隆表示:「山上的風很香是真的,要守住,卻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部落要一起面對。」

經歷了莫拉克風災的大社部落,當初以「不會放棄舊部落」為前提,遷至山下的禮納里部落居住,許多族人一直認為自己只是災後安置,並非遷村到禮納里。如今,部落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在面對此一問題。

IMG_7254

大社舊部落,仍有vuvu回來打掃環境。

IMG_7258

2 回應 to “禮納里部落(19)山上的風很香,我們要守住:在禮納里召開的大社部落會議”

  1. 藍保 說道:

    「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
    就是這樣…
    不是棄離
    而是部落文化的延伸
    加油吧,
    大地的子民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