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部落到永久屋,來義部落將來會剩下什麼?

本文摘要:八十五歲高齡,經歷時代更迭和部落兩度遷徙的大頭目Chvoruwan說:「雖然現在我們,土石流了,該搬的搬,要留的留著,已經分散,但我辦這個活動,去保留、回憶過去的,希望傳給後代。還有,要讓村民知道,當家的還是很關心他們。雖然我們落魄到這個地步,但還是很關心著他們。」 ( 圖/ 鄭淳毅。分割豬肉的過程,每一個部位都要一一說明。這是保存文化的重要步驟。 )

從舊部落到永久屋,來義部落將來會剩下什麼?

11/25、11/26這兩天,來義的大頭目家族邏發尼耀(Ruvaniyau)家族,舉行了宗親聚會的系列活動。邏發尼耀文化促進會理事長曾隆盛牧師表示,透過活動中分享豬肉,重新確認來義系部落各家族與頭目家族的關聯,以傳承來義族系部落制度。

來義系排灣族的社會制度完整嚴謹,源遠流長,背後蘊含的是整個族群的文化根基。莫拉克之後,來義約有三分之二的族人遷居平地的永久屋,加劇了人口流失的速度。高齡八十五歲的大頭目Chvoruwan(漢名高武安)的女兒高貴珍說:「我爸爸說趁他在的時候,再辦一次這個活動,把我們的文化傳承下去。我們從舊部落遷到這裡,流失了一些文化,現在又到下面(永久屋)去,進入平地,流失得更多,將來還會剩下什麼嗎?」談起悠長而璀璨的歷史文化,頭目家族的自豪與憂心都溢於言表。

保存完整、歷史悠長的來義文化

來義系排灣族除了來義部落,還包含周遭的丹林、義林等地,邏發尼耀家族是來義系排灣族的大頭目家族。頭目的女兒高貴珍不無自豪的說明,至今家族歷史可以上溯兩千年,分支遷徙足跡遠達台東,每一代的名字、分支、開枝散葉的脈絡都歷歷可數。「你看我身分證上寫17,我是第17代,叫得出名字的、子孫到了哪裡,每一代都說得出來。」

遷徙歷史保存完整之外,部落的社會制度嚴謹繁複,儼然小型王國。曾隆勝敘述,以頭目家族為首共有七個貴族家團之外,頭目有自己的「幕僚」家族,分別擔任發言人、祭師、巫師、守衛、佃農管理者……等,各有職司分工,共同扶持頭目和鞏固部落。高貴珍說:「我爸爸就像是『王』,而且像是末代皇帝一樣。」

這些繁複嚴謹的社會制度,以及分布出去的家族支系的悠長遷移史,都是透過口耳傳述,得以被完整保留下來。過去的祖先為了傳承,可謂煞費苦心。「我爸爸日本時代的時候,當國小老師,家裡的老人家不要他當;當警察,制服都穿好了,老人家抓住他不讓他去。老人家說:『不要去學外面,留在這裡,守住我們的文化。』因為沒有文字,一定要在老人家身邊,一次又一次反覆(傳述及學習),這樣守住。」高貴珍說。

殺豬與分豬肉:什麼是倫理?倫理就在這裡面

為了傳承,邏發尼耀家族固定舉辦宗親聚會,外地的族人會回來參加。在過去的部落制度裡,每一個家族都有自己的地位和職司,並與頭目密切相關,高貴珍指出,在活動中,藉由殺豬與分豬肉,再一次確認過往各家族與頭目之間的關係,這一切也是文化的根基。

「因為過去沒有文字,用殺豬來確認身分,確認這個家族哪裡來。」高貴珍說,「殺豬,怎麼切、哪一個部位要給頭目、哪一塊給哪個身分、哪一塊是全部的人都可以分享、最後才是哪一塊給殺豬的人……像這個內臟的膜,拿來包奇拿富(一種傳統食物),包最大的是頭目的,裡面就要包肝……非常的嚴謹,都不能有錯,弄錯了是會吵架的。什麼是倫理?倫理就在這裡面。」

而古老的文化,面臨著嚴峻的考驗。頭目家族成員說:「 日本人、國民政府把制度摧毀了。」如今,「頭目的權勢都被政府拿走,拿給政治人物,所以都式微了。」而社會和時代變遷,也加速文化的流失。像這次的聚會,高貴珍指出,十年前舉辦時,參加者有千人之譜,「連台東的都回來。現在不知道會回來多少人。因為不一樣了,八八水災,人都散了。而且以前沒什麼活動,現在很多協會,大家都會以自己的活動為主。還有人在外面工作的,我們也不能耽誤人家工作。」

1 3

(左)分割豬肉的過程,每一個部位都要一一說明。(右)分割豬肉的整個過程,頭目都相當注意。用自己的眼睛,再一次確認過去嚴謹複雜的部落制度。

2 5

(左)包專給頭目的奇拿富。 (右)全部族人一起分享的部位,包成奇拿富。婦女們一起工作,也是一起學習傳統。

永久屋,「那裏只是一個住宅」

而更令頭目家族擔憂的,還有這次八八災後,多數族人遷徙到永久屋的情況。「八八水災,心靈的重建很重要,其他的還好,主要是向心力。雖然以前就有很多年輕人去外面,但是現在流失會更快。進入平地,會漢化,文化會沒落。」

來義在民國四十多年時,曾從舊部落遷村到現址。八八災後,東部落有多處民宅和土地被河床吞噬,隔年又在凡那比颱風中二度受災,許多村民因此遷到離現部落約二十分鐘車程的永久屋聚落,稱為「新來義部落」。雖然並非以「遷村模式」申請到永久屋,但約有三分之二、近三百戶的居民核配到永久屋,人口的流失也相當可觀。族人說:「以前就算年輕人在外面工作,放假還是會回來,現在乾脆也都去永久屋,不會回來了。」在許多族人的感覺裡,這樣的狀況和遷村也相去不遠。

但在這樣的遷徙之下,頭目家族並未申請核配到永久屋。對此,高貴珍黯然說:「政府沒有好好處理。如果尊重文化, 頭目會(在永久屋)有一個家,現在不是這樣,頭目都擺到一邊。」

高貴珍指出來義兩度遷徙的不同之處:「過去從舊部落遷下來的時候,石板和材料是所有人一起搬。村民先一起把頭目的家選定的地方弄好了,才在頭目家旁邊去弄自己的房子。」頭目的存在,是部落的根基。但如今,頭目家族沒有房屋或象徵性的標誌在新部落永久屋聚落,高貴珍說:「我們有一直去爭取,不一定是要一個屋子什麼的,至少有一個象徵,立兩個柱子,或是有文物館放那些文物(頭目家存放著過去傳承下來的各種歷史文物),但是沒有。我們一直爭取,最後他們(政府單位)說,那裡(永久屋)只是一個住宅。」

保留、回憶過去,再一次傳下來,給後代知道

「我們從舊部落遷到這裡,流失了一些文化,現在又到下面去,進入平地,流失得更多,將來還會剩下什麼嗎?」面對極可能的文化失落,頭目家族的成員都流露出憂心。也因此,這次在八八之後首次舉行的聚會,顯得更具深意。高貴珍說:「我爸爸年紀也大了。我爸爸說,趁他還在,再一次的確認這些(各家族)關係,把這個傳承下去。未來就是我大姊來繼承(頭目),但是很多事他比較知道,要用他的眼睛再確認一次,比較清楚。」

而頭目對於八八風災,以及這次舉辦宗親會的看法呢?透過女兒的翻譯,八十五歲高齡,經歷時代更迭和部落兩度遷徙的大頭目Chvoruwan說:

「以前舊部落時代這裡就有沖刷,以後應該會再有,但是我們希望上帝會保守我們。雖然現在我們不比以前,土石流了,該搬的搬,要留的留著,已經分散,但仍然盼望這裡不會怎麼樣,期待有奇蹟的那一天。

誰能預料有這樣的事情?大家都緊張,怕文化失傳。我辦這個活動,去保留、回憶過去的,再一次的傳下來,給後代知道。以後會怎麼樣不知道,但至少我還在的時候,留下來,不然不知道怎麼交代。

還有,要讓村民知道,當家的還是很關心他們。雖然我們落魄到這個地步,但還是很關心著他們。」

4

宗親會的現場也有攝影機錄下全程。族人希望借助現代科技,把口耳相傳的傳統文化保留給子孫。

6

頭目房屋一景。保存著各種從舊部落帶下來的文物,牆上刻著悠長的家族歷史。

7

2 回應 to “從舊部落到永久屋,來義部落將來會剩下什麼?”

  1. 蕭愛蓮 說道:

    很精采的文化 也很令人沮喪外來侵略者的野蠻

  2. 阿里巴巴 說道:

    類似的報導都是頭目作主角 這蠻正常的 不過一般平民不知道感覺如何 是甘於做平民 還是不在意 還是也想當頭目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