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部落,不砍樹的太陽香菇

本文摘要:高士部落以截枝技術種植香菇,不用砍木頭,可以環境永續,不用烘 乾,而以太陽曬乾,希望作出獨特的高士特色。帶著開發獨一無二太陽香菇的行動力,高士人努力找出老產業的新生命。 ( 圖/ 鄭淳毅。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李明亮介紹著常用來栽培段木香菇的板栗。現在的截枝技術,可以不用砍掉整棵樹就種出對生態友善的香菇。 )

高士部落,不砍樹的太陽香菇

走進高士社區發展協會的大門,廳房地板上平鋪著一大片正在吹電風扇的半乾香菇。社區發展協會的執行祕書張美惠,一邊用竹竿翻動著香菇,一邊比劃著介紹:「一般香菇用烘乾的,營養會流失,我們這個曬太陽的香菇不會,比一般香菇還香。拿來煮雞湯,用正宗的山土雞啊,幾百公尺之外就聞得到!」

張美惠眉飛色舞,迫不及待向外來的客人介紹太陽香菇的美妙滋味,這也是社區發展協會正在嘗試推動的高士新特產。

曾經輝煌的香菇產業

因為得天獨厚的水土條件,屏東縣牡丹鄉的高士部落特別適合種植段木香菇,以濃郁香氣和豐厚口感獲得市場喜愛,張美惠說:「香菇以前就是高士的特色,因為有香菇,才有這些水泥房。」高士的香菇,也為部落帶來了經濟發展。

然而,後來休耕補助政策推行,旱地、林地紛紛休耕轉作;加上大陸香菇開始低價銷入台灣,讓曾經輝煌的香菇產業走向沒落。尤其在十多年前大陸菇銷入,抵不過低價競爭,許多菇農紛紛放棄傳統產業。回鄉務農的部落青年李文斌表示,當初價格好時,生鮮香菇可以賣到一斤一百多元,後來跌到數十元。有的中間商甚至以大陸菇的低價收購部落的香菇,再以較高的本地香菇價格賣出,他說:「農民真的很可憐。」

香菇復耕,重重挑戰

即便如此,仍有人不斷努力,找尋重振香菇產業的新出路。高士國小校方就曾推動「香菇農園」,讓學童了解部落傳統農業,並希望藉此為高士香菇宣傳。數年前決定回鄉務農的部落青年李文斌,以截枝的方式栽培香菇,不必像傳統一樣為了種香菇而伐木,透過一番努力,目前已有一定的產量和銷路。

雖然自己種的香菇有一定的成就,李文斌仍遺憾的說,看見部落少數還在種香菇的族人,會感到難過:「難過的是都不是年輕人在做,都是老人家在做啊!而且還是用以前的老方法(伐木種菇)在做,就更難過。」

去年,為了復耕傳統產業,高士成立起香菇產銷班,也有族人開始嘗試更符合生態永續精神的截枝技術。社區發展協會請李文斌幫忙,善用了高士部落永久屋基地上,為了蓋永久屋而整地砍伐下來的木頭,製成培養香菇的段木。

去年努力下來的成果,讓協會總幹事李明亮既高興又有些憂心。去年協會幫忙菇農收購了一兩百斤的香菇來賣,成績不錯,也吸引更多菇農加入。不過,也因為菇農增加,協會就吸收不了大量香菇了。政府雖然輔導成立產銷班,但在「銷路」上的協助還是有限。李明亮苦笑說:「最怕的就是這樣,(銷售)管道還沒建立好就一窩蜂,最後苦的還是我們農民。」

2

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李明亮介紹著常用來栽培段木香菇的板栗。現在的截枝技術,可以不用砍掉整棵樹就種出對生態友善的香菇。

生態種植、太陽香菇,老產業的新生命

雖然挑戰重重,充滿活力的高士社區還是樂觀以對。今年,除了有生鮮香菇,協會還收購一小部分香菇,開始嘗試開發不用「烘乾」,而是做日光浴的太陽香菇。

李明亮說,一般乾香菇都是經過烘焙烤乾,但他們聽從專家的建議,烘乾香菇會流失營養,不如用陽光曬乾,保留養分,香氣也更濃,希望成為高士香菇的新特色。但是這個「研發」也不簡單,協會執行祕書張美惠說,真的做了以後,「才知道為什麼人家都不用曬的,要用烘的,因為這個月份哪有太陽啊!都是陰天。」香菇收成的秋冬之交,沒有連日好陽光,採收下來不曬乾的話,兩三天就會發霉發黑。天氣稍有陰雨,大家就七手八腳把香菇搬進室內,讓香菇吹風扇,祈禱太陽趕快出來。

一邊用竹竿翻弄著吹風扇的香菇,張美惠仍一邊認真的說:「我們做這個(截枝技術),是為了讓部落學習自然農法,不用砍木頭,是永續的……不用烘乾,用太陽曬,因為我不要去跟人家競爭,做出來,只有我們有,別人沒有!」帶著開發獨一無二太陽香菇的行動力,高士人努力找出老產業的新生命。

1 3

(左)高士社區發展協會執行祕書張美惠。一邊撥動著吹風扇的香菇,一邊大力贊揚做過日光浴的香菇的好滋味。

(右)肥嫩多汁的鮮香菇,也是高士族人自豪的饗客佳餚。

一篇回應 to “高士部落,不砍樹的太陽香菇”

  1. 王坤煌 說道:

    有沒有網購的連結?看完很想吃啊^^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