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村夜祭練習,太祖指示:「你們都來了,我很歡喜。」

本文摘要:「老君,還有什麼要跟我們交代的?」村民問。「我也沒有要求你們什麼,今天看到你們都來了,很歡喜。」太祖說。「去年太祖一出來,看到大家,就哭得很慘,非常傷心。今年好一點了,只說看到我們很歡喜。」不知是誰這樣說。 ( 圖/ 何欣潔。應老君的要求,大家再跳一次牽曲。 )

小林村夜祭練習,太祖指示:「你們都來了,我很歡喜。」

2011年10月1日晚間八點,秋颱所帶來的水氣讓高雄五里埔山區下起小雨。搬進五里埔永久屋定居的小林村民,拉著塑膠椅坐在台21線路旁等待。鐵皮屋工廠裡放著一缸一缸的醃筍,是夏季尾端的收成,工廠旁有小小的卡拉ok間,一些村民正在歡唱張宇的「月亮惹的禍」。

「等二村的人上來,我們就開始。」小林村民邦龍景表示。

邦龍景口中的「開始」,是指村民從八月份開始為一年一度的小林夜祭所作的夜間練習。

小林夜祭是傳統平埔文化中的重要祭儀,在每年農曆九月十五日前後舉辦,其中「立向竹」儀式所宣示的「開向」,代表自農曆三月十五日以來必須專心農事、禁止娛樂的「禁向」告一段落,族人可以開始自由嫁娶、狩獵、歌舞。

為了在今年國曆10月9日所舉辦的夜祭,村民已經練習了兩個多月,五里埔練習項目包含大鼓陣、牽曲舞步、搭母落教唱等等傳統儀式;居住於大愛村中的「小林小愛」村民也在大愛村廣場練習牛犁陣,預備於夜祭第二天演出。

「我們去年練過的人,跳一次就會了,不用再練啦,今年是給不會跳的人練習。」五里埔居民翁瑞琪表示。

「我們今年還有抓山豬的活動,會準備三隻小山豬讓大家體驗抓山豬的氣氛。這其實在我們災前就已經有的活動,只是前兩年沒有辦法恢復,今年又重新舉辦。很多活動都是這樣,災前有做的,現在一年一年要重新做起來…..像以前有賽跑,現在因為場地還不夠大,希望明年也可以恢復。」抓山豬活動的負責人邦龍景補充。

將近九點左右,小林二村的村民由杉林開車上山,抵達五里埔,眾人開始移動前往臨時公廨,擺上雞酒、檳榔、香菸等祭品,祭拜太祖與老君。祭品均有七份,是因為太祖與老君共有七個弟妹,以太祖為首,代表歷代逝去的小林先人。祭祀太祖,是每年小林夜祭的重心。

在眾人拈香祭拜的途中,擔任「向頭」的劉國和突地大叫一聲:「啊!」太祖便開始透過向頭的身軀,與弟子們對話。

「請問太祖,公廨遷移的時辰是什麼時候?」

「早上6點15分。」

小林村的舊公廨在莫拉克風災中被掩埋,這兩年來均在臨時公廨舉辦夜祭,今年終於要正式搬進新公廨。「我們的新公廨很漂亮,你應該去看一下!」村民紛紛驕傲地說著。

「請問太祖,立向竹是什麼時候?」

「下午4點10分。」

「請問太祖,有需要燒金銀財寶嗎?」

「……沒。沒需要。」太祖怡然答道:「我有很多了。」

「吼!太祖你有很多金銀財寶,要分一點回來我們庄內吶!你在那邊都很多金銀財寶,我們眾子弟都很窮……」眾人哄然大笑,七嘴八舌地要太祖多分一點金銀財寶下凡間。

IMG_6011 IMG_6012 IMG_6017

在公廨內外,小林村民們拈香與太祖對話。向頭劉國和,此刻是太祖老君與小林村民溝通的媒介。

IMG_6018
由於太祖老君有七個兄弟姊妹,所有祭品都要有七份。

「請問太祖……」「現在是老君喔!」旁人提醒負責發問的村民,由於太祖與老君有七個兄弟姐妹,每次會換不同人出來與眾弟子對話,一不小心便會叫錯。

「歹勢老君,請問還有什麼其它要注意的嗎?」

「……去了那邊(新公廨)要注意乾淨,每天都要打掃,打掃的掃帚要分開……」老君慎重地交代。

「不是我不是我,我都有分開!是不是妳?」「歹勢,是我……」打掃過公廨的村民不好意思地自首。「哈哈哈,被老君抓到了!」「下次要注意,掃裡面跟掃外面的要分開!」眾人毫不留情地嘲笑她。

「老君不要喝太多,他(指向頭本人)膝蓋不好,快要痛風了。」有村民這樣反映。老君不答話,卻固執地用右手的香束指向左手的空酒碗,示意「還要再喝」。

「好啦好啦,老君歡喜嘛!讓他喝讓他喝!」所有的小林村民再度大笑,將酒碗注滿米酒。

「老君,還有什麼要跟我們交代的?」村民邦龍景這樣發問。

「我也沒有要求你們什麼,今天看到你們都來了,很歡喜。」老君吐出了一句台灣長輩時常講的台詞。

「是,老君,我們雖然遇到那種事情,人變得比較少,但今天大家都到了,都在你面前。現在可不可以請老君跟我們一起跳舞(牽曲),教我們怎麼跳?」

牽曲是一種由族人共同參與,眾人赤腳,雙手交叉牽圍成圈,配合簡單的二進一退舞步,邊演唱古語,邊跳舞步的祭儀,是西拉雅族太祖祭典中不可或缺的一項儀式。今天,太祖與老君要藉著向頭的身軀,跟大家一起練習牽曲。

「看太祖的、看太祖的喔!」眾人互相提醒,謹慎地練習牽曲舞步,太祖在隊伍前端,牽著大家的手,與大家一同練習。

「老君,我們現在要唱搭母落,你來旁邊聽我們唱,看我們有沒有唱錯。」牽曲練習結束,大家紛紛鼓掌,並進行「搭母落」歌唱練習。

「搭母落的意思,就是跟太祖說,我們今天很歡喜,請太祖一起來同樂,這裡有香菸,這裡有檳榔,這裡有米酒,請太祖跟我們一起來。」小林村民潘淑卿解釋:「村民分男生一邊,女生一邊,兩邊輪流對唱。」

IMG_6052

在太祖的引領之下,大家赤腳練習牽曲。

IMG_6069
男生一邊、女生一邊,練習演唱搭母落。

唱及一半,老君突然起身,說起一些眾人聽不懂的古語。眾人不解:「你說白話啦!阮聽沒!」沒想到老君又一一拉眾人起身,跳起方才已經練過的牽曲。村民紛紛竊笑:「他很想要跳舞的樣子,沒有要唱歌。」

「太祖老君七個兄弟姊妹裡面,有一個年紀比較小,很喜歡跳舞,應該又是他跑出來要跳舞。」邦龍景這樣揣測。

再跳一次牽曲後,老君才彷彿突然想起什麼事情,跟眾人交代:「剛剛搭母落裡面有一項祭品,今年沒有,沒有的不用唱。」大家才恍然大悟,向彼此提醒:「沒有的祭品不用唱喔!」

搭母落的歌詞為平埔族古語,居民多半不瞭解內容,人手一張歌詞,認真練唱。但太祖與老君們自然是聽得懂古語的,因此出言糾正。「這些古語的歌詞,本來已經失傳了,是有學校的教授到日本去,在東京帝大裡面發現1930年代的人類學筆記,把小林夜祭的歌詞都抄下來,我們才用注音去拼,去唱。」潘淑卿解釋。

小林村在災前原為南部平埔文化重鎮,莫拉克風災發生後,曾有人憂心「小林滅村,平埔文化恐失傳」。但小林人在災後不滿兩月的2009年11月2日,便堅持舉辦當年的夜祭;2010年也在梅姬颱風的風雨中順利舉辦第二次的夜祭,今年是小林人在莫拉克災後第三次舉辦夜祭。分居三地的小林人由四面八方趕回五里埔參與練習,太祖與老君也輪流來到,生者與逝者在公廨前,一同為夜祭做最後的準備。

「去年在組合屋,太祖一出來,看到大家,就哭得很慘,哭得非常傷心。今年好一點了,只說看到我們很歡喜。」不知是誰這樣說。

IMG_6110
應老君的要求,大家再跳一次牽曲。

3 回應 to “小林村夜祭練習,太祖指示:「你們都來了,我很歡喜。」”

  1. 曾麗雲 說道:

    看到村民們走出來,心裡真是充滿歡喜又有點激動,真心感謝遠道而來的朋友一路陪伴。

  2. 邦龍景 說道:

    感謝莫拉克的兩位新聞記者,2年來的夜祭如此的關心,雖然我了解的也不多,但真的很感謝妳們,希望明年妳們也能夠來參加我們的夜祭,把我們文化記錄起來並推廣。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