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埋河谷的客醉山莊

本文摘要:第一次見到傅花女,很難想像眼前這位平靜地跟我們解說災情的VuVu(排灣族對老人家的尊稱),她經營了將近卅年的「客醉山莊」,已被這次的八八風災完全摧毀,深埋在來義鄉大後溪的河谷中。( 圖/ 郭恆成 )

深埋河谷的客醉山莊

第一次見到傅花女,很難想像眼前這位平靜地跟我們解說災情的VuVu(排灣族對老人家的尊稱),她經營了將近卅年的「客醉山莊」,已被這次的八八風災完全摧毀,深埋在來義鄉大後溪的河谷中。

image001
原客醉山莊地點,以深埋於大後河谷中。

幸好,雖然山莊已毀,但無人傷亡。VuVu講起八月五號到八號的經歷,語氣中仍帶有驚訝與不捨。

她回憶五號晚上要離開山莊前,心裡仍惦記著明早要準備採收自家耕種的龍鬚菜,因為父親節即將到來,是山莊最忙的節日之一,平地的客人上山,總要嚐嚐美味的土雞野饈,下山時也會順便買些生薑、樹豆及芋頭等山產。

到了六號,VuVu見雨勢仍未轉弱,於是將食材先載出山莊,暫放於位在大後部落的家中。誰知道,到了八號當天,同樣經營山莊生意的「南太武山莊」,告知VuVu客醉山莊已被大水淹沒,勉強搶救也是枉然,VuVu得知後仍試圖冒險進入,但無奈山莊前的道路均斷裂、淹水,無法前往;九號再次嘗試進入,見到原山莊地點已埋於土石雜木之下,便折返至家人居住的泰武鄉佳興村。

image003
通往客醉山莊的道路,路基掏空並斷裂。圖中站立者為傅明枝。

VuVu的弟弟,前來義鄉公所財經課課長傅明枝也對八八風災的摧毀力感到無奈,「因為父親節,我們冰箱準備很多的食材。禮拜六(8/8)準備上來服務客人,結果沒辦法(都埋在下面)…」,

回憶起風災前山莊的熱鬧景象,傅明枝與VuVu帶著些許的驕傲,緩緩地說:「(平常)禮拜六禮拜天,很多人過來這裡,大概一、二百個人,因為客醉山莊可以溯溪……而且我們這邊有自己種的山蘇、野菜,可以現炒,還有一些有機的蔬菜,很受遊客歡迎啊。」

傅明枝拿出風災之前的山莊照片,一邊比對現已被填平的大後溪床,一邊解釋地景的劇烈變化。原本山莊設計有兩層,一層闢為停車場,另一層則是露營區,風災過後,這些分層全被厚重的土石掩埋。站在昔日山莊所在地,不管從那個角度往四周看去,都是巨石夾雜著漂流木,荒涼的景觀讓外人很難想像此地曾擁有的熱鬧。

image005
傅明枝拿出風災前的山莊入口照片比對,如今面目全非。

風災過後,除了地景的毀壞需要時間修補,排灣族人面對山林崩壞的茫然,同樣需要時間回復。「我們好幾個人靠這個地方生活,孩子們成婚後也在這邊養育小孩,沒有工作時也到這邊(工作);包含我,有時候也來這裡打工」傅明枝說出山莊扮演他們生活中的經濟來源。

溫情的關懷面縱然值得給予矚目,但是實質的政策面也不應遺忘,原住民族與政府官員如何就這次風災得到的經驗,共同在開發山林以及生態平衡間找到新支點,可能才是避免家破、人亡再次發生的關鍵。

(作者為台大新聞研究所同學,義務協助報導)

2 回應 to “深埋河谷的客醉山莊”

  1. 淑芬 說道:

    感謝作者對現場的報導,但是我有一個部分,有點好奇,是作者在最後一段提到:

    「溫情的關懷面縱然值得給予矚目,但是實質的政策面也不應遺忘,原住民族與政府官員如何就這次風災得到的經驗,共同在開發山林以及生態平衡間找到新支點,可能才是避免家破、人亡再次發生的關鍵。」

    因為文章中提到,這個山莊已經開了近30年,表示選址與開發方式應該是安全的,但是看到作者寫下結語那一段化,提到必須在開發山林以及生態平衡間找到支點,似乎意味著,居民開發山林造成危害?

    因此想要請教作者,您是否在現場觀察到山林過度開發的情形?或者還有其他例子,讓您做了這樣的結語呢?

    不好意思,因為看了文章後,對於忽然出現這樣的結語感到意外,所以想在多請教一點,感謝您!

    • 恆成 說道:

      淑芬您好,感謝您的回覆。

      當初寫這段話,是想藉由客醉山莊的經營故事,可能可以引導關切88後續議題的民眾,思考更多有關「山林開發」以及「山林政策」兩者間的關係。並非指客醉山莊的經營是過度開發山莊。

      在結尾突然迸出這兩行話,真的有點突兀;但我個人認為,如果我這篇報導只有描述客醉的現況,而沒有一點對現行體制的反省,可能就只是「又」一篇的災情報導。

      不好意思造成您解讀上的出入,我自己也在持續瞭解這次災情的各項議題,希望能對災情的現象與成因,能有更全面的解讀。

      謝謝您的指教。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