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的「汛期人生」何時殺青?

本文摘要:通車兩個月就斷了三次的削山便道,已經支離破碎。開發削山便道的原是為了取代河床路,讓居民汛期有路可走,但顯然成效不彰。居民表示,這次便道比719馬鞍颱風垮得更嚴重,不知還能再撐幾次強風豪雨?新來的年輕老師被路況嚇到,能待多久? ( 圖/ 鄭淳毅。道路搶通中,居民背負日用品步行回家。 )

部落的「汛期人生」何時殺青?

「今年中秋節,我們想說小孩子沒有月餅吃了,結果路又通了。」拉芙蘭的婦女Ibu笑著說。不過,路通了可以去買月餅,趁著中秋放假的親戚們,卻仍不見得會像往年一樣,回山上與家人相聚,「他們(親戚)都不想上來,他們怕那個路萬一又斷掉,他們回不去。他們叫我們下去,問題我們也怕路斷掉啊!」

八月底南瑪都颱風過境,造成桃源區削山便道第三度中斷。輿論壓力中,公路局趕在日前下午(9月7日),初步搶通了道路。但道路的即時搶通,無法改變每當雨季來臨,原鄉道路就會有長達半年時光遇雨即斷的事實,部落也越來越習慣過著不斷反覆的「汛期人生」。

1 2
通車兩個月就斷了三次的削山便道,已經支離破碎。開發削山便道的原是為了取代河床路,讓居民汛期有路可走,但顯然成效不彰。居民表示,這次便道比719馬鞍颱風垮得更嚴重,不知還能再撐幾次強風豪雨?

汛期備糧,要注意營養

住在拉芙蘭里邊陲的阿其巴部落,Ibu說:「這次(南瑪都)整個拉芙蘭只有我們第一鄰有撤離,第一鄰也就是我們家啦!」

阿其巴部落本來人口不多,八八災後多數居民也遷居永久屋,Ibu的房屋未毀,是極少數的留居戶,一家七口,養得狗都比人還多。每當大雨,就必須徹離到指定的避難所——村子的活動中心。避難生活當然不太舒服,Ibu說:「活動中心也還是太低了,水還是會進來,我們就靠邊邊睡,又沒有電視,很無聊。」

避難處吃住不便,只要大雨稍停,Ibu就帶著孩子跑回家開伙。身為媽媽,她已經很習慣在家備糧了。「每次要下雨之前,我就會下去買很多肉啊、菜啊,放起來。雖然有發物資啦,但都是泡麵、礦泉水,小孩子在發育,會營養不良啊。」

Ibu的姪媳婦也帶著一雙年幼兒女暫到Ibu家吃飯。「他們是梅山的,家裡沒有東西吃,剩下泡麵,我叫她們過來吃飯,比較好。」

便橋斷太快,來不及避難

和Ibu一家隔著一條河的對面,也還有幾個留居族人,其中也有老人家。曾因為沒有便橋,常靠步行出入補給物資,因此發生老人家摔下河谷喪命的事故。這一次南瑪都,據當地人表示,阿其巴便橋在降雨20毫米左右就沖斷,創下了耐災力的新低紀錄。幾位族人都留在原地,所幸目前糧食無虞。

這幾人也是Ibu的親戚。她說:「(橋斷得)太快了啦,他們來不及撤。不過有電話聯絡,他們都很好。」

8 5 6
(左)阿其巴部落的Ibu一家。(右)住在復興里的Cina Aping一家。Cina Aping十多人,每次颱風前就下山,四散依親,一家分住在台南、桃園等地。這次為了國中開學,帶孩子回山上拿行李。國中的孩子要自行走回山上,準備行李,第二天再走下山開學。大人們目睹孩子在工程車和沙塵中走遠後,才驅車離開。

國中生走路開學

削山便道在9/7下午搶通,但當天上午,有痛風宿疾的Ibu難耐痛楚,經由危險的產業道路下山就醫。「很痛啊,沒有路,又沒有藥,每天一直吃普拿疼耶。」看完病,她順道去探望在桃源國中住宿的孩子。「問他習慣嗎?他說還好。」

南瑪都過境路斷,適逢開學季,桃源國中、樟山國小都被迫延後開學,Ibu家也有一個剛升國一的孩子。在道路搶通前一天,各村莊共19名國中生,集合在復興里,由老師看顧、居民接駁,步行下山復學,並住宿在學校。國中老師說:「我們國三的孩子,剛好從一年級開始遇到八八,之後每年都這樣,他們都很習慣,一到教室都自己鋪床什麼的。」

Ibu另一個就讀樟山國小的孩子,也在路通前一天開學。因為暑假期間校中無人,學校不及備糧。臨時上陣當代理廚工的Ibu,帶著家裡剩下的兩顆高麗菜,就著學校還剩下的米粉,張羅了學生們的午餐。「我以為會還有剩,結果吃光光,因為那天沒有早餐,學生很餓啊。」

希望有人幫孩子們理頭髮

不管是走路上學,還是因為缺糧而必須將就一餐,都已是山上孩子們的生活常態。關於開學,Ibu的心思放在另一件事情上:「應該要有那種慈善團體,免費來幫我們國小的小孩子理髮吼?現在理髮要去桃源、去寶來啊,他們又不喜歡老人家剪的樣子。開學嘛,要開開心心、整整齊齊,現在路不通,沒辦法幫他們買新衣服,應該可以有人來幫他們理個髮。反正我們樟山國小又沒多少人,加復興分班也才七十幾個吧。」

這一次樟山國小開學,都靠老師們步行走上山,居民再去接駁。Ibu說:「幾個年輕的新來的老師都嚇到了,一直問我們說,你們都不怕嗎?我說不會呀,我們都已經習慣了。」

生活上雖然習慣,但Ibu也煩惱說,偏鄉學校本來教師流動率高,八八之後道路時常不通、環境又危險,更留不住老師。「老師一直換,有時候上學期一個,下學期又一個,小朋友真的學不到什麼。」Ibu說的問題,也是很多山上的媽媽們共同的擔心。

9
八八當下沒有受災的部落,看來寧靜安好,不似「災區」,但每一年的道路問題,持續影響生活,讓居民怎樣也完成不了「重建」。

3 4
道路搶通前,居民紛紛走峭壁上「掛網植生工程」的網子下山。道路搶通中,居民背負日用品步行回家。

7
第一線的工程人員搶通道路中。有工程人員說,八八災後第一年,搶通道路花三天都被罵得要死,八八災後第二年,已經沒什麼居民在抗議了。第一線的工作雖危險又辛苦,但他們自我解嘲說:「至少我們一直有工作做啦!」

3 回應 to “部落的「汛期人生」何時殺青?”

  1. 番婆 說道:

    第一線的工作是危險又辛苦~~~為他們的付出加油!

  2. 再說 說道:

    9月15日這天,
    帶著我最小的弟弟/施敬國-專業美髮師,
    上山幫部落裡面的小朋友剪頭髮,
    第一站到彰山國小
    第二站到復興分校
    第三站到桃源國中
    大概幫將近60位小朋友,
    換了漂漂亮亮的髮型喔!^^
    真是辛苦啦!老弟!
    因為部落的小朋友們都比較害羞、靦腆,
    所以,在這裡替山上的小朋友說聲:
    [感謝你!]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261693640530572.72452.100000698146473#!/media/set/?set=a.261693640530572.72452.100000698146473&type=1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261693640530572.72452.100000698146473#!/andy.shi2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