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山便道無用,居民質疑公路局推卸責任

本文摘要:公路局今年五月聲稱完工的桃源區削山便道,本意做為南橫公路勤和—復興段的替代道路。然而六月才通車,七月中旬便因數十釐米的降雨,出現多處路段下陷龜裂,並於半個月內連續發生死亡事故,居民十分擔憂。 ( 圖/ 鄭淳毅。居民認為削山便道非常不安全。 )

削山便道無用,居民質疑公路局推卸責任

公路局於去年底趕工、今年五月聲稱完工的桃源區削山便道,本意在替代河床路,做為南橫公路勤和—復興段的替代道路。然而六月才通車,在七月中旬便因數十釐米的降雨,出現多處路段下陷龜裂,居民已在憂心不敵颱風豪雨。7/19馬鞍颱風過境,削山便道通往勤和路段便即崩塌,搶通不及,導致7/23一名婦人延誤送醫死亡。

8/3,又傳出有便道上的噴漿工人,因工安草率疏漏墜崖身亡。半個月內連續發生死亡事故,權責單位公路局在8/4趕來桃源區,向居民召開說明會。

然而在說明會上,公路局僅就南橫短、中、長期道路修復說明進度,但面對居民諸如削山便道的設計施工瑕疵、災難應變遲緩、更為安全穩固的永久性道路選線已完成卻遲不動工等質疑,公路局未正面回應,僅表示已盡力修路,但畢竟不敵這是天災,也對死者家屬感到十分遺憾。

面對公路局的「遺憾」,桃源居民沉痛的說:「聽到你們這麼說,我真的覺得很遺憾。你們的理由太充足了,我們輸給了你們。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每次我們督促,你們才要做一點?為什麼要說路已經通了這樣的話?明明就沒有通啊!」

3

公路局的掛網植生措施,不敵巨大落石。削山路是安全回家路嗎?

削山便道取代河床路?一樣遇雨即斷

八八災後,南橫公路受到重創,桃源區復興里以上道路全毀,居民有長達一年多的時間以遇雨即斷的河床便道出入,生活生計大受影響,遑論重建。公路局將南橫公路的復健,規劃為短、中、長三期工程,於去年底開始施做的削山便道,即為「中期工程」,意在取代河床便道,讓居民在汛期間有更穩定的聯外道路。

然而削山便道開挖險峻山壁,部分路段正對土石流衝擊區,在施工時已有居民擔憂,認為該便道的選線和施工方式沒有保障,雨季時可能面臨和河床路一樣中斷的命運。今年七月中旬,甫通車一個月的削山便道,就因數十毫米的降雨,出現多處陷落龜裂,當時往來的居民皆憂心表示:「恐怕撐不過颱風。」隨後7月19日馬鞍颱風過境,西南氣流帶來豐沛雨量,也讓削山便道從勤和通往復興路段,一夕斷絕,據當地居民指出,路斷當時,累計雨量其實不到三百毫米。

路斷後,困守山上、需要就醫的病患,在當地青壯年人的砍草闢路護送下,步行下山就醫。儘管居民及時發揮自救互助精神,卻仍不幸發生7月23日,復興里一名杜姓婦人突發昏迷,送醫不及、半途身亡的悲劇。居民指出,八八災後,因道路問題傷亡者所在多有,「前前後後,已經五六條人命。」削山便道的施作,並未阻止悲劇持續發生。

公路局:在我們的認知,削山便道算是成功

8月4日下午,公路局在桃源區公所召開南橫公路說明會,簡報上說明南橫公路短、中期修復進度,以及長期規劃。簡報中強調,削山便道是「加強版修復」的「過渡性公路」,並非永久復健工程,抗洪能力有限,公路局已經盡力。「只是這是天災。」

公路局第三養護工程處甲仙工務段段長徐文義認為:「原則上我們削山便道,我的認知是成功的啦!」他指稱,削山便道闢出八米的AC路面,開挖量非常大,其中路基占有六到七米寬度,因此「原則上對我來說是安全的。」

然而,居民指出,削山便道下方沒有挖到岩盤,路基根本就在鬆軟土石之上,「如果真的像公路局說的,路基有吃到六、七米,那我們真的會很高興了。」此外,道路上方陡坡軟土,沒有任何排水設施,「這樣只是在增加土石崩塌到荖濃溪河床。」

高中里長賴文德指出,「把這麼好一個山,削成這樣」,從選線到施工設計,都大有問題。對面的布唐布納斯溪沒有整治,讓便道直接正對土石流衝擊;沒有打到底盤,路基不穩;削山削出八十度峭壁,其實當地地質全部是風化石、軟土,會不斷被雨水沖刷,成為一條「上面弄不好,下面也弄不好」的道路。

面對居民在施工設計上的質疑,第三養工處處長鄧文廣表示,公路局的施工有一定步驟,「實際上」還沒有全部完工,「月灣以後我們會再做兩道順壩,像這些我們都會做。只是這次是來不及,做一半水就來了。但是我是想這次五、六百毫米(雨量)都可以撐到這樣,以後也可以繼續維持。」

1

在峭壁上的削山便道,居民質疑下方路基沒有挖道岩盤,上方土石鬆軟沒有防護和排水措施,形成「上下都弄不好 」的道路。劇烈削山也增加崩塌入河床的土石量。選線、設計、施工都遭居民質疑有瑕疵。

4

搶修太慢、延誤送醫?居民質疑應變不足

居民除了對削山便道的施工方式存疑,對於公路局的災難應變也提出質疑。

拉芙蘭里樟山部落居民張新華指出,公路局雖聲稱「每一處都有人(怪手)待命」,隨時搶修道路,然而實情是,「這次都沒有(待命)。怪手是我親眼看到,我們叫他們下來的時候挖一下土(順勢清出一條便道),他說不行,因為公路局沒有拍照,不知道該怎麼核銷。」張新華質疑,「這個不是應該要有開口合約嘛?」

居民也質疑,此次送命的杜姓婦人,是在7月23日突然昏迷,因路斷無法送醫,最後由當地人聯絡空警隊直升機協助送醫,半途在直升機上死亡,當天晚上道路才搶通。高中里長賴文德轉述,該婦人家屬認為公路局有疏失可能,有意提出國賠。「並不是我否認公路局的努力,但是搶修時機慢了,真的是搶修延誤。」

甲仙工務段段長徐文義卻強調,削山便道勤和段的路基流失,是在「7月20日晚上十一點半請廠商打通。」第三養工處處長鄧文廣也說,削山便道抗災能力有限,「五、六百毫米是非常大的雨量」,他表示:「對家屬,我們是感到有一點歉意,但這是天災啦。我們都搶修到十一點多到半夜,都很危險。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不然我們也可以到明天才搶修啊!」強調公路局已經盡力,不敵天災,但7月20日「確實搶通了道路」,只是因為道路還不夠完善,「所以我們沒有對外發布,但其實已經是通了,裡面山上的人都知道,一般車子已經可以過。」

面對里長轉述家屬有考慮提國賠,與公路局一同與會的行政院莫拉克重建會基礎建設處呂科長表示「尊重意願」之餘,也「提醒」家屬,「國賠有一定程序,不是你們說的。你們可以先去問問看市政府還是什麼的法律顧問,看這樣能不能提國賠,如果不能提,就不用還浪費這些(時間精力)。」

「你們的理由太充足了,我們輸給你們」

面對行政院莫拉克重建委員會和公路局對這次死亡事故的回應,桃源居民高德雄沉痛的說:「我聽到你們講話我覺得很遺憾,因為你們的理由太充足了,我們輸給你們。但是每一次,為什麼都是我們督促你們,才要做一點?」

他指稱,公路局強調7月20日晚間打通道路,根本是硬坳:「那時候我們打電話去公路局問,不知道誰接的電話,跟我們說通了。你們說通了,我們才叫救護車上去,結果不通,沒有路,救護車又下來,才叫飛機,人家已經沒呼吸了!你們為什麼要講『已經通了,只是不好意思跟大家說通了』這種話?為什麼這樣講?不通就是不通啊!」

高中里長賴文德也表示:「如果她沒有呼吸,飛機絕對不會載,是在飛機上斷氣。」如果一開始居民知道道路未通,直接連絡直升機,也許尚可挽回一條生命。

居民同時指出,公路局聲稱削山便道因為四、五百毫米的雨量,不敵天災,其實道路在7月19日中斷時,累計雨量不過兩百多毫米,「為什麼你們要講是四五百毫米?」

2

六月通車的便道,七月中旬因為數十厘米降雨,已發生多處下陷。

長期道路已選線,為何不動工?

公路局強調削山便道只是中期工程,並非永久性的長期道路,抗災力有限,唯有盡力。而削山便道確實也如同河床路一樣,遇雨即斷。對此,居民也提出疑問——削山便道既已完工,真正安全穩固的長期道路,選線也號稱已經敲定,何不盡快進行?

復興里長高華德說:「復興以上(削山)做完就該做長期,不要一直停在中期,很浪費政府的錢。」他指出,長期道路行經美秀台等平台,已經選線完成,里民都知道,卻為何不見政府單位開始設計發包?

對此,徐文義回應說:「里長的話也是很正確,只是我們38億的經費要執行三、四年……」他表示,長期工程從桃源—復興一段,就編列38億經費,所以短期內無法完成,「再過幾個月定稿就會設計了。」似乎表示選線完成後一直尚未著手設計。

而第三養工處處長鄧文廣更進一步說:「(美秀台)那是原民會權責,超出公路局權責。」

對於這樣的說法,會後有居民憤慨的說:「我們看他是長官給他們面子,他們越說越離譜!」高華德也表示不解,因為「美秀台」是公路局長期道路的選線,「選線已經都選線好了啊。」何以公路局竟聲稱那是原民會權責?

一位勤和居民會後也表示:「公路局說是原民會的範圍,根本是胡說八道,整個原鄉都是原民會的範圍啊,那難道公路局乾脆都不要進來嗎?」

「我們復興以上的人,感觸很深」

桃源區今年雨季,再度有居民因道路問題送命。已經完成選線的長期道路,又遲遲不見設計發包,在居民質疑之下,得到的只是公路局「那是屬於原民會權責」的回覆。

復興里長高華德感嘆表示:「道路沒有好,復興以上的人永遠站不起來。八八之後,我們的感觸真很深。桃源那邊可能沒有這麼深,他們的路都差不多好了,我們這邊的真的感觸很深,一到下雨就……」

高中里長賴文德也沉重指出,此次送命的杜姓婦人家境不佳,又連續意外,身為里長感到非常難過:「他們家已經連續走兩個人。她老公在她之前四天才走,之後是她。你想想看,一個家庭,到這個地步,絕對不是公路局說的表示遺憾而已。」

重建至此,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每年為天災所苦的桃源居民表示,今年八八兩周年,已決定北上發聲,希望相關單位正式原鄉因道路帶來的種種問題。

5

公路局表示長期道路的桃源到復興段,預算38億。但前來關心南橫會議的寶來重建協會黃理事長也詢問:「這38億現在在哪裡了?這裡的路,為什麼都是等快下雨了才要做? 」

P1245813-600

P1245813-600、南橫修了兩年修不好,當地居民說:「道路沒有好,復興以上的人永遠都站不起來。」而也有觀光產業相關人士前來關心:「我們要的是南橫公路全面暢通,不是要一個漂亮的橋。人家不會為了看一條橋上來。」南橫沿線休戚相關,串聯起居民的生活、生計、產業、重建。

14 回應 to “削山便道無用,居民質疑公路局推卸責任”

  1. 吳基福 說道: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通車,歷時4年4個月,施工期間大部分路段均為新闢道路,設計標準比照中部橫貫公路施作,均採用傳統人力方式修築開闢,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 <>

    我只想強調,舊時以人力鑿造,可以有如此規模的公路。放眼觀今,科技化,重機械,卻打造如此的公路,耗資38億的公帑只是再造一次的38億吧!
    搶通道路是必要之需,但安全呢?未來規劃呢?…總不能這條路(便道)代替之前南橫公路吧!
    公路局真愧對罹難前輩。
    別再拿天災來搪塞桃源鄉民了,我們已經面對一次政府所謂的"天災"(莫拉克)如今還要一次再一次的面對所謂的天災嗎?真的有那麼多的莫拉克天災嗎?

    未來…天災是無能的政府;人禍則是無能的官員。

  2. 休息生息 說道:

    不要修路

    讓山林得以休息生息.

    至少要讓地質穩定後, 再來談這些交通的問題.

    日本人時代, 沒有這些路, 大家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開發開發,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3. 劉行健 說道:

    不要建設

    讓都市得以休息生息.

    至少要讓地質穩定後, 再來談這些建設的問題.

    日本人時代, 沒有這些建設, 大家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休息生息.,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 盛穎 說道:

      同意,如果沒有都市過度開發,氣候會變成如此極端嗎?在這個已經是通通過度開發的時代,大家需要一起來互相解決問題,不要在呼籲單方面停止開發,這樣是不公平,而且無法解決問題!

      就像北半球不斷呼籲南半球要少砍雨林,但南半球為何要承擔地球綠肺的角色,同時縱容北半球浪費?

  4. Takiludun ANU忠德 說道:

    我要安全的回家,這樣卑微的要求會過份嗎?
    朋友啊!你真的了解問題嗎?你能親切感受嗎?
    道路是這樣興建的嗎?沿著河床或削山開路叫做重建嗎?
    再說,什麼都是用經濟效益或人口量化計算,
    難道原鄉的人就不是人嗎?
    朋友,我們只要一條安全的『南橫公路』而已。
    (休息生息的朋友)懇求您了。

  5. 吾愛吾鄉 說道:

    我想今天有這樣的問題.本區的公所責任也很大.桃源區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好像是事不關己的感覺.你們應該要為桃源區的任何工程建設把關.而不是只想從中獲利….可憐的桃源區子民…這些坐在辦公室吹冷氣的公務人員.小心吃錢吃太多蕙心肌梗塞的.若真的又一次像莫拉克風災一樣的颱風..請那些桃源區的公務人員要小心了.上天會有所懲罰的!!

  6. Takiludun ANU忠德 說道:

    『不遷村就等著成為孤島吧!』中央政府最高指導原則。
    台灣是很見忘的社會,時間再久一點,沒人關注,政府的責任就了結了。
    很哀怨啊!中外記者會政院首長『無痛呻吟』自認表現良好,
    沒有得到災區災民的認同與掌聲,很感傷是嗎?我們重災區的人民呢?
    這就是我的感受,是經過客觀觀察得到的結論。試問;同樣是災區災民,
    居住於原鄉的族人,沒有受到妥善的照顧也罷,卑微的請求
    『修復安全的南橫公路』,中央沒有編列預算,違背承諾。當雨季來臨時,
    沿著河床的便道輕易被沖走或破壞掉,這樣的結果,住在原鄉的族人,
    卻要承受浪費國家公帑的原罪,真是原住民的悲哀啊!主觀上,原民族的民意代表,
    理應要承擔責任與義務,結果呢?主流媒體也應追查真相!事實的報導!結果呢?
    桃源區族人啊!我們沒有得到憲法上生存權保障了,等於是沒有人權,被賤踏了,
    這樣不公不義的政府已經沒人或公益組織監督了,唯獨靠自己族人了,憤怒吧!
    唯有走上街頭,發動震撼性的重大社會事件,來凸顯事情嚴重性,這是不得已手段。
    憤怒中仍感謝『莫拉克獨立新聞網』記者 淳毅 所提供資訊平台,
    讓我哭訴著災區原鄉人卑微的要求,真是辛苦您了-記者。

  7. 劉行健 說道:

    To:Takiludun ANU忠德:
    「台灣是很健忘的社會,時間再久一點,沒人關注,政府的責任就了結了。」確實是如此!

    台北的友人跟我說政府說重建都完成98%了,總統去了災區82次了,怎麼你還要在八八爸爸節上街頭,自費,又熱,又要麻煩警察杯杯,浪費資源,吃飽了撐著……

    我才瞭解所謂〝台北人的觀點〞(我是台北人,在台北出生長大求學,但我現在是高雄原鄉人)

    請看看以下的心聲:

    永久屋是錯誤的政策,目的是要將:

    〝原鄉〞人們全部驅趕下山,好完成他們所謂的:

    讓台灣山林永久〝休養生息〞的假象實際上是:
    ⋯⋯
    消滅台灣原住民族的錯誤政策,這政策,主要制定者是:

    林中森,下令者是吳敦義,交給陳振川及重建會去執行!

    馬總統根本不懂重建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他以為:

    重建就是蓋房子給災民住,這就是他自以為的重建:沾沾自喜!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還可怕,配合某團體的〝休養生息〞假象,是別有居心的〝迫遷〞

    實際上得利的是有目的的團體…..

    不信的話:看看〝東埔溫泉、知本溫泉、花蓮台泥案、台東美麗灣〞…..等等的開發案,

    無一不是原住民族的血淚!

    愛台灣,關懷原住民,不是繞二句原住民的問候語,而是要跟他們一起坐下,謙卑學習….

    馬英九先生,真關心原住民,八八災民,請您到原鄉來看看吧,

    輕車簡從,不要排場,勿事先安排….帶著您的心來體會…

    再鄭重強調:
    蓋永久屋的政冊不是…..原鄉重建…不是重建….不是重建……

    您聽到了嗎?????

    • 蔡何新 說道:

      當年隨你參觀六龜育幼院,曾驚訝其雖處窮山惡水,尚有遺世孤芳之美,累累溪石不能阻止吾友阿斗奉獻的信念;當時就已十分敬佩.前些時候,看到楊恩典已能自立立人,卻不知幾乎同時,你卻正為你的族人土地奮鬥;….在一交友網站發現強強;….娃娃反而位處宗門要津,副教授兼系主任現服務於母校,她一定非常愛護她的學生….這情啊,愛啊;這群情義深重的人兒,可得有這樣的緣份再聚首?
      蔡何新 0937-066 779

  8. 劉行健 說道:

    政府從總統以降,應該為重建錯誤政策而道歉。

    特別是要向原住民道歉!!!!!

    配合馬英九視察? 桃花源永久屋被爆造假

    原文網址: 配合馬英九視察? 桃花源永久屋被爆造假 | 政治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11/08/19/301-2736367.htm#ixzz1VRIXm7xK

  9. Bunun ANU忠德 說道:

    沈默內歛的布農族(Bunun),趕快醒醒啊!凝聚思維,
    化悲痛為力量,政府原鄉重建是口號而已,不要寄望了,
    我們請願或抗議,政府仍是無動於衷啊!他們忙於選舉,
    什麼災區災民政府有責,全都是屁話啦!政策支票到處
    開,善良的原鄉人傻傻相信,結果呢?傷害的還是我們啊!
    範例:921中橫公路,經費21億,結果呢?10年尚未通啊!
    沈重的呼籲原鄉的好朋友,這是非常可怕的範例啊!
    如果我們再沈默,如視不關己,就等著看南橫公路成為古道了,
    到那個時候,邊陲化的結果是滅族。
    所以,馬英九用盡心機,82次的(災民無權利永久屋)休閒旅遊,
    沒有一次來到那瑪夏和桃源觀光,媒體不深入剖析報導,
    反而笨拙到被政府隱瞞事實,還大幅度讚賞,是腦殘了嗎?
    馬英九先生,可否安排十公里路跑活動,
    地點:台20線南橫公路95k~105k路段
    活動目的:親切感受,苦民所苦。

  10. 休養生息 說道:

    [[不信的話:看看〝東埔溫泉、知本溫泉、花蓮台泥案、台東美麗灣〞…..等等的開發案,

    無一不是原住民族的血淚!]]

    不去修路
    就不會有你說的這些原住民族的血淚!

    求求你!! 饒了台灣吧!!饒了台灣人吧!!

    不要去修這些路!! 恢復到日本人時代. 讓山林土地休息吧!!

    • 致..休養生息 說道:

      你不去譴責拿刀殺人的人,卻把罪怪給被害的人。相信真正的「台灣人」不會有你這種想法,只有走在雲端的人,才會把動不動就把「休養生息」冠到原住民頭上。「路」是他們進出、生活的機會,你要斬斷人家的機會,於心何忍?要不要把台北也恢復到日本時代?????

  11. Bunun ANU忠德 說道:

    朋友您誤會了,我們原鄉人也反對開發啊!
    您所說的開發案,那一件是原住民族推薦或設計的,
    我們原住民族沒有抗爭過嗎?利益被犧牲也就算了,
    還要背負破害國土的罪名,朋友啊!這樣公平合理嗎?
    難道您沒有責任或義務嗎?安全的道路與開發案是兩回事,
    我們要的只是基本生存的權利呢?
    開發案是原住民族計劃(測量’設計’發包’施工)的嗎?
    您說請饒了台灣吧!我的答案是問問漢民族吧!
    『休養生息』可以用在都會區嗎?不要再重劃城市了,
    您可以接受嗎?您家的道路壞了,水溝堵住了,處於危險中,
    您的感受如何?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