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錯棋的邊緣災區重建

本文摘要:甲仙的班芝埔及滴水地區,可說是莫拉克颱風的棄嬰災區,當外界看到小林滅村消息而知道甲仙受災情況之際,卻也同時忽略了甲仙其他人煙稀少、土石卻鋪天蓋地的邊緣災區。他們的重建之路,也比小林村來得受官方擺佈。( 圖/ 溫炳原,20091117,甲仙鄉滴水溪河床與房屋同高。 )

走錯棋的邊緣災區重建

災後的第102天,我們探訪了甲仙的班芝埔及滴水地區,這兩處可說是莫拉克颱風的棄嬰災區,因為當外界因從媒體看到小林滅村消息而知道甲仙受災情況之際,卻也同時忽略了甲仙其他人煙稀少、土石卻鋪天蓋地的邊緣災區。

所幸,居民憑靠著自食其力與雞犬相鳴的互助力量,在大雨土石來襲當時暫時逃過了一劫。不過,幸運之神被未特別眷顧這些少到幾乎被遺忘的人,面對昔日桃花源變成窮山惡水的家園時,他們的重建之路卻比小林村來得受官方擺佈。

儘管莫拉克是台灣史上降雨最大的颱風,而對慘烈的災情,官方也多所推罪於此,但平心而論,天災之足以為害,還是得助於人禍。

導覽我們踏勘的游永福師兄,就指著盤沿班芝埔的油礦溪說,去年卡玫基颱風來襲時,油礦溪就已經受創嚴重,當時下游河段地區,更因水利設施設計不當,讓馬路宛如引水道,將大量的洪水排進甲仙市區。

事後游師兄甚至還自行勘查了一個多月,同時提出還地於河的呼籲,可惜相關單位就是聽之不聞、視之不見。今年莫拉克颱風再度侵襲此區,使得油礦溪上游的新、舊土石一併沖刷下移,將河床墊得幾乎與路齊高。

游永福師兄強調:「水,真的有自己的道路,不可拂逆。」而經過了這些教訓,崩坪坑住戶現在也終於知道不得不疏散,此時假如政府願意用合理的徵地或補償費,一方面還地於河,一方面協助居民遷居安頓,這樣就根本不必為了區區數十戶的住家,而需要年年耗費這麼多經費來治山防洪了。

可惜此地的重建就像一步走錯路的棋,在更深入山區的路邊,我們已經看見林務局豎立的班芝埔溪(即油礦溪上游)整治工程的告示,以及在溪床上猛挖土石的怪手。

並不是居民不相信工程治水,而是事實一再證明沒有全盤考量而急就章的工程,實際上是沒有用的,現在蓋設施花的錢,也只是等著下次被沖倒水裡而已。更何況此河川的疏濬、重建好像根本不關整個甲仙地區居民的事,官方的重建政策永遠不取經於人與溪相安相好的在地智識。

1-1806135440

另一頭滴水地區居民的情況則更無奈,走訪巧遇的幾戶人家都表示:現在只能先回來整理,至於接下來該怎麼辦,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陳金乾先生說目前已經在外租屋,也向公所申請永久屋,但由於房子未倒、沒有人傷亡,現在已經過了二個多月,問政府也說不知道會不會通過。

我們可以感受這些弱勢災民心忐忑不安的心,房子本身雖然是安全的,但外邊滴水溪河床高達一層樓高的土石,連棄置場所都很難找到,怎麼可能疏濬得完。

2-1806135441
房子好好的、沒有人傷亡,但外邊滴水溪河床高達一層樓高的土石,連棄置場所都很難找到,怎麼可能疏濬得完。

而當時容納附近住戶避難,位居地勢高穩且糧水算寬裕的游輝燃則表示:

最鬱卒的是災後外界都對我們不聞不問。我家裡地勢很穩固,但到市區街上一定要經過溪床,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叫我去排隊登記永久屋,家裡好好的,怎麼有臉去呢!我認為應該留下來給更需要的人住。

其實,除了小林村外,甲仙像班芝埔與滴水這樣的邊緣災區還真不少,一來是無法像小林重建會這麼夠力,能將災民聲音上達天聽,一來又因政府執行重建時,往往錯置資源、政策不明,更不符災區所需,也難怪災後百日各地災民紛紛起義。

我們在此呼籲政府,切莫輕忽這些走錯棋的邊緣災區重建,宜及時調整各單位的步調,避免不是盡信工程就是不聞不問的情況再度發生,而應確實做好對症下藥、因地制宜的災後重建。

(作者為旗美社大甲仙、茂林災區專案執行)(本文原刊載於「旗美社大部落格」)

一篇回應 to “走錯棋的邊緣災區重建”

  1. 大草 說道:

    油礦溪,事到如今真的已經是千瘡百孔,在這個地方住了一二十年,
    一個個的風災,一次次的怪手進駐,在這條溪上花的錢,
    由幾百萬到上千萬有了吧?包商賺飽了荷包了嗎?
    甲仙的財政支出不夠重嗎?
    雖然現在說再多也沒有用,但這條溪也算是鄉裡的上游,
    會擔心,因為失敗的治河方案,就算燒了再多的錢,
    甲仙鄉裡的人還能在這裡安居樂業多久?
    家沒了,是會心痛,
    但看到一次次燒錢卻只飽了包商的私囊,
    就更痛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