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雅里:我們相信政府專家,結果呢?

本文摘要:那瑪夏區機關重建,災後668天,在市政府拍板定案之後,區內依然對定案的方式持不同看法,同時部落之間的對立加上對公部門的不信任也使得問題持續發酵,機關重建是否能塵埃落定,仍有待沉澱與觀察。 ( 圖/ 劉瑋婷。那瑪夏鄉公所舊址(攝於凡那比風災時) )

瑪雅里:我們相信政府專家,結果呢?

前言:

那瑪夏區行政機關重建,在市政府拍板定案之後,區內三個里(南沙魯、瑪雅、達卡奴娃)依然對定案的方式持不同看法,同時部落之間的對立加上對公部門的不信任也使得問題持續發酵,機關重建是否能塵埃落定,仍有待沉澱與觀察。

瑪雅里陳情,認為區公所為他里護航

那瑪夏行政機關在高雄市政府拍板定案後,瑪雅里居民日前到市府向市長陳菊表達里內的看法,里長林義山提到,未來的行政機關若分設兩處,將影響機關的辦事效率,更直言在行政機關遷建的過程中,區公所並未秉持行政中立的立場,使得區內為了此事鬧得沸沸揚揚,同時強調瑪雅平台的腹地足夠容納所有機關。

DSC08582
高雄市政府邀請專家學者針對機關用地進行初步分析

高雄市政府重建會執行長古秀妃表示,目前行政機關的遷建將著手進行兩處基地的探勘作業,也沒有要變更原本定案的計畫,「除非這兩個基地當中有安全的疑慮」,古秀妃強調,市府的首要的考量是安全,同時慮及分散風險的因素,因而將四處行政機關分散於兩處興建。

此外,那瑪夏區圖書館也在上周提出遷建的意願,希望未來能與區公所興建在同一地點,古秀妃說明,那瑪夏區圖書館由佛光山協助援建,但土地取得、興辦事業計畫、水保計畫等相關作業經費都無著落,加上館方認為若與公所興建於同一地點,也能提供居民們服務,因而提出共同興建的需求,但古秀妃也提到,雖然目前圖書館「偏向放民生里」,但是也要考慮到基地是否足夠以及是否符合需求。

瑪雅里長林義山對於市府的說明則有諸多不滿,他首先提到,區長白樣處處為達卡努娃(民生)里護航,「當初民生提出加油站那塊地就已經不適合,結果又找了民生國小對面(即目前區公所、戶政事務所預定地),但是這個腹地又太小,這樣下去根本就沒完沒了!國小對面那塊地,那時候蓋國中也有考量過,結果也沒有用啊!」區公所並未保持行政中立,使得區內的部落相互對立,林義山說:「當初讓區長來這邊,現在事實證明他的表現不如預期,到底那瑪夏出了什麼問題?」

林義山提到,行政機關應該要集中才有便民的效果,「全台灣有30個山地鄉,我們先不要提蘭嶼,其他29個山地鄉的行政機關,不是放在出入口,就是放在中間點,你看茂林有三個里,他們的行政機關就放在出入口的茂林,桃源區有八個里,行政機關是放在中心點的桃源,沒有人會想到要放在最裡面!」

對於市政府提出的分散風險的思維,林義山也痛批,「這根本就是摸摸頭,就像當初楊秋興的時代,民生里出來爭國中,所以就出現了蓋分校在民生的做法,就是給你這個餅,但是教育的品質一定會因為這樣受到影響!現在的行政機關也一樣!」

林義山強調,民生里的行政機關預定地兩邊都有山溝,「市政府又說山區沒有絕對的安全,放在民權平台,它(市府)只要把路處理好就好,民生那邊是山溝,腹地又小!」

DSC08586
針對行政中西基地,學者提出意見:山區的土地是沒有絕對的安全,是需要很多工法才能重建

對於區內行政機關遷建的風風雨雨,林義山說,「我們相信政府,相信專家,結果呢?當初市長上來的時候,區長瞞著我們兩個里,把市長帶到民生去,這代表什麼?現在說要探勘,如果民生的那塊地探勘不過,是不是民生又要再提出一塊地,一切又還要再來一次嗎?」

談及圖書館遷建的問題,瑪雅里居民林民傑則直言,「區長也沒有跟鄉民講啊!就直接說到民生。」一名達卡努瓦里的居民也說,「我聽區長說,圖書館要放在民生啊!」

災後兩年未能定案,部落間對立更加嚴重

南沙魯里長李惠民認為,「我們市府團隊的行政效率差到不行,連原鄉最基本的行政機關的問題都搞不定!我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行政機關興建的遊戲規則到底是怎麼訂的?是要以人多呢?還是要以安全?還是便民?我會覺得,我們所謂的專家學者,市府團隊好像也不是很確定聘請的專家學者是不是可信的?專家學者一定是選擇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怎麼會是以分散風險的方式?」

「如果要這樣分的話,應該南沙魯的民族平台也會分到一個,如果照市府說的分散風險來看,專家學者也認定民族平台是安全的地方,為什麼沒有選在這邊?我認為衛生所一定要擺在南沙魯平台上,因為沒有一個患者是往愈偏僻、愈深山的地方去送,你看病患光是送上去再送下來,這個路程就可以到甲仙了,開快一點可能都可以到旗山!」

3月29日高雄市副市長劉世芳曾邀請專家學者針對機關用地等重建工程提出建議,市府也在其後邀請那瑪夏三里長到市府開會,李惠民舉出會議中專家學者提出的書面建議:

「山區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而是需要用很多的工法才可以在原鄉做重建工作,如果大家尊重專家學者的意見的話,在這樣的前提下,用地就不用考慮了,因為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就舊地重建嘛!你說南沙魯不安全,那我相信公權力早就驅離我們了,我不知道公部門在怕什麼,分駐所的建物沒有損壞,現在卻浪費人民的納稅錢去租用民宅,我就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在這裡?而且也可以不用浪費多餘的錢在分駐所的重建上!包含衛生所也是,如果說在原地重建,這個早就好了啊!原本之前那瑪夏國中也是要遷建,但經過我們專家所謂的很多適合的工法來治理之後,它也可以繼續在原地修繕,相信我們南沙魯部落也就是ok的啊!」

「其實任何一個地方,領導者做事如果刻意偏向一方的話,大家就會互相不信任、也會加深對立,相信這件事會沒完沒了,也會加速這個地方的瓦解,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認為自家的事還是讓自家人來解決會比較好。上週我在區公所外碰到佛光山的師父,他們告訴我是上山來找領導者看圖書館的用地,我身為一個小小的里長,地方上的建設像是圖書館定案了,我們都是從旁人口中得知。」李惠民說道。

那瑪夏區機關重建,災後668天,在市政府拍板定案之後,區內依然對定案的方式持不同看法,同時部落之間的對立加上對公部門的不信任也使得問題持續發酵,機關重建是否能塵埃落定,仍有待沉澱與觀察。

DSC00847
那瑪夏鄉公所舊址(攝於凡那比風災時)

7 回應 to “瑪雅里:我們相信政府專家,結果呢?”

  1. 勤和人 說道:

    一場天災,加上人禍,還有一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的鬧劇-縣市合併,將人性中最原始的貪婪與傲慢,逐漸的揭露出來!

    莫拉克風災,已經快要二週年了,問題還是層出不窮,直到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是各說各話!

    政府有關單位及反對陣營,汲汲營營的是想著明年的總統及立委選舉,創造出美麗的數字,看者災區的問題無力也無能、更無所思微,只想著官場的位子來來去去,遺憾。

    歸納起來,88受災以來的問題:
    1.災變突來,規模太大、太深、太廣,使人措手不及。
    2.政府應變能力不足,政策導向錯誤。
    3.部分NGO挾其雄厚資源,以其固執偏狹之理念,強勢介入主導條件交換式之重建。
    4.藍綠惡鬥,民粹橫行。
    5.媒體嗜血,塑造焦點明星災區。
    6.國人心態,5分鐘熱度,理盲濫情。
    7.人性貪欲、傲慢,過度依賴、主觀。

    還有:重建條例是惡法,永久屋及其後之土地劃訂特定區域及後來推動的「國土保育法」未經深思熟慮及與災民甚至全體相關國民充分溝通討論。

    又,災難多發生在原本弱勢之原鄉、偏鄉,當地意見領袖素質參差,對於未來沒有遠見!

    尤其是其中牽涉到侵害原住民的「原住民族基本法」及「原住民族自治」議題,更是有關單位的長期傲慢、忽視、冷漠及有意無意的操弄所造成!

    天助自助者,希望所有受災族人、夥伴擦亮眼睛,自己站起來,不要讓人只看到我們手心向上。

    天災是一時的,受災是我們所不願意碰到的,但是,在這些一連串的過程中,我們學習到什麼?

    想想我們的先祖為我們的生存所付出的努力!

    也的想想我們將留下什麼給予後代子孫!

    想一想,人和人、和大自然、和上帝之間的聯結和關係!

    用謙卑的心、好好的想一想,畢竟,年底…….
    選舉又將來臨了…..

  2. Owen 說道:

    看來,瑪雅里還是不相信政府,自己說的才有理.

  3. 不到成功千萬不要相信政府 說道:

    瑪雅里現在是跟當初的達卡奴娃里一樣(當初行政機關都是要蓋在民權平台)
    都不相信政府
    都一樣 一個半斤 一個八兩

    重點還是市政府無能
    沒有辦法整合意見

  4. 孔効平 說道:

    1.那瑪夏區行政機關重建,在市政府拍板定案之後—–達卡努瓦里民接受市政府歷經民主過程而明睿的決定。
    2.未來的行政機關若分設兩處,將影響機關的辦事效率—-分駐所.衛生所.區公所.戶政所各自獨立.怎麼說會影響機關的辦事效率。
    3.民權平台,它(市府)只要把路處理好就好—-原民會辦理瑪雅至民生一村道路復建規劃設計說明會瑪雅里沒有一人前往關心聆聽。
    4.瑪雅里—–圍遠打點以障眼法方式戰找地天池,最終目標是民權平台。

    • 為何而爭 說道:

      如果今天行政機關是都放在瑪雅里,大概民生的人也會說公部門黑箱作業吧!
      這場行政機關爭奪戰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縣市合併之前,那瑪夏的問題就已經在公部門裡蓄膿了,
      合併之後,膿沒有被擠乾淨,反倒是惡化成蜂窩性組織炎,
      這樣的爭奪真的對那瑪夏有幫助嗎?

      遊客不想上山、行銷走不出台21線,
      就算總統府蓋在那瑪夏裡,也沒有意義。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