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溫泉的日子:重建六龜,努力發展觀光特色

本文摘要:擅長書法的王坤煌,想將六龜的龜王傳說製作成「龜王御守」,並以六龜農特產梅子、鳳梨、芒果等鮮果發展不同的主題御守,讓遊客前來蒐集、收藏,形成另類的伴手禮。 ( 圖/ 何欣潔。荖濃溪畔除了溫泉,還有許多豐富的自然、人文資源,等待有創意的六龜居民發掘。 )

沒有溫泉的日子:重建六龜,努力發展觀光特色

六龜溫泉事業經歷了「江部長失言」風波,終於要重新開啟溫泉合法化的進度,一步步往重建之路邁進。但在走過莫拉克災後六百多個「沒有溫泉的日子」之後,部分六龜人也開始重新思考:除了溫泉,我們還能帶給遊客什麼樣的地方特色?

在莫拉克風災後的近兩年內,由於六龜、新發兩座大橋遭荖濃溪水沖斷,通往不老與寶來溫泉區的駕駛人必須駛過兩段溪底便道,不但飽受路面坑疤顛簸之苦,災後土石橫流的景色也讓人怵目驚心,導致遊客人數銳減,至今雖然緩慢回溫,卻尚未回到災前水準。寶來溫泉業者坦言,一直到2011年五月底,自己的飯店才「第一天客滿」,經營得相當辛苦。

溫泉業低迷,依賴觀光為生的相關產業如山產店、雜貨店、水果特產等業者亦會受到影響,另外,替溫泉飯店打掃房間的清潔工、修剪草皮與水電的師傅等大小產業也受到衝擊。在莫拉克災後的這兩年之內,在地經商打工的六龜人即便沒有直接受災,也多多少少瘦了荷包,各家皆有苦難言。

原為家庭主婦,莫拉克災後擔任六龜社區發展協會秘書的張淑菁便表示,過去六龜的產業相當依賴溫泉,以及其所帶來的人潮,「現在我們也在想,六龜的特色到底是什麼?好像不能一直依賴溫泉啊!像我們的龜王岩、老車站都很有特色,能不能讓外地人來六龜,也對這些東西有印象?」

雖然尚在發想階段,張淑菁已經開始思考社區的觀光潛力點與人文歷史資源是否能夠作為新的觀光吸引點。無獨有偶地,六龜「悠遊山城」兼產銷班班長王坤煌也開始思考類似的問題。擅長書法的王坤煌,想將六龜的龜王傳說製作成「龜王御守」,並以六龜農特產梅子、鳳梨、芒果等鮮果發展不同的主題御守,讓遊客前來蒐集、收藏,形成另類的伴手禮。「梅子可以代表戀愛御守,芒果可以代表萬事如意,鳳梨,就當做求財吧!」

IMG_4835
王坤煌為六龜龜王御守設計的草圖。

「我一直在想,外地人要怎麼樣才算進來了六龜?泡過溫泉就算嗎?如果我們的在地認同都流失了,怎麼可能吸引人家再進來?」在災後重建工作中相當活躍、亦替六龜媒合了許多外來資源的王坤煌,一直在思考這嚴肅的問題。

「六龜的歷史有伐木產業,在產業之中也有許多婦女身影,在中興村路邊也有生態溼地……這些都是資源。倚靠溫泉做為單一觀光資源是非常危險的,將地方人文歷史結合在地農特產,是我努力的目標。」

距離溫泉較遠的社區不斷思考六龜出路,本身持續復建溫泉的寶來社區也同樣用心開發多元觀光路線。六龜觀光休閒協會秘書王怡雯便表示,今年春天開始嚐試帶遊客上山看白梅盛開,遊客反應相當不錯,也會發展生態觀光步道。「不過溫泉復建當然還是我們很重要的努力目標,只是說讓大家來寶來,除了泡溫泉以外也能有其它的享受。」

一向自許為「大高雄後花園」的六龜,向來以寶來、不老溫泉區作為主要的觀光號召。但在莫拉克風災中,寶來飽受堰塞湖潰堤之苦,不老溫泉區亦因土石流而道路中斷,嚴重影響六龜整體產業發展。於受苦之餘,堅韌的六龜人開始思考出路,輔以重建工作中學到的社區營造觀念,逐步摸索「新觀光路線」的可能性。是否能帶給遊客全新的感受,洗去「除了泡溫泉以外,沒什麼好玩」的刻板印象?就必須倚賴六龜在地的努力,以及外界的支持鼓勵了。
IMG_5370-600
荖濃溪畔除了溫泉,還有許多豐富的自然、人文資源,等待有創意的六龜居民發掘。

一篇回應 to “沒有溫泉的日子:重建六龜,努力發展觀光特色”

  1. 王坤煌 說道:

    TO。欣潔:
    那個龜王平安御守的發想是我跟工作夥伴一同討論的。
    當時有幾位年輕的書法界朋友來,其中得過全國第一名比賽的蔡長煌同學正好選修過符咒相關的課程。
    所以當下就創作了這個以龜王、六龜的意向平安符。
    不是在下寫的啦。(這點要澄清,不能掠人之美^^“)。
    昨天行經十八羅漢山,雖然還在整修拓寬。
    但是給人美麗寬廣的視覺與休閒平靜的感覺。
    一路上都美,才是未來的觀光趨勢。
    資源不要只集中在一個村里。應該注重均衡而且多樣化的發展才是。

    其實,自從路與橋漸漸恢復之後,我們也慢慢看到未來。
    一個更多可能性的未來。
    十八羅漢山、彩蝶谷、扇平、藤枝、南橫。。。都是無可取代的觀光資源。
    農業也在轉型中,社區也漸漸活絡。
    我想,陳菊市長說的:建設六龜成為大高雄的後花園。
    我們在未來應該可以看見。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