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回鄉探勘,耆老的聲明

本文摘要:政府包括工程界與學術界用他們所學的專業在我們的土地上做事,但是我們不認為他們有智慧。這樣的環境異變其實已經好幾次了,並不是第一次發生,所以大家要先定下來,不要慌張急著要遷村。這次也是好事,讓政府看到山上林業的重要。( 圖/ 吳宜瑾,魯凱族人返鄉探勘 )

魯凱回鄉探勘,耆老的聲明

本文為魯凱青年與耆老返鄉探勘後,發表的聲明與感受。文章共有三個部分,有老人家的聲明,也有年輕人的感想,由輔大生命力新聞網柯珂、魯凱青年賓拿流共同完成,耆老聲明部分,則由族人協助翻譯,十分感謝!

年輕人回鄉探勘的所見感受

賓拿流口述/柯珂採訪記錄

八八風災後,政府透過空照圖及災害期間媒體拍攝的照片評估霧台鄉各部落安全情形,但霧台鄉居民認為,此種作法並無法深入了解部落真正受災情況,因為空照圖依舊有許多陰影地帶,且探勘必須與長期居住在當地的居民共同進行,才能真正了解部落。

因此,魯凱族的年輕人於十一月八日至十一日,主動回部落探勘,希望透過耆老的帶領,能深入了解部落過去與現在的不同,也希望透過此次的探勘,未來與政府溝通時能有所比對,互相對照。

這次上山的人總共八位,另外兩位是神山鄉的耆老。可以回到部落實際看看情況,很期待卻也很害怕,很害怕部落是否真的像外界所說得那麼不安全。部落真的改變很多,例如部分山脈、道路都有裂縫或崩塌。

部落的情形,讓我們的心情很複雜、很尷尬,這個區域是我們守護的地方,雖然說政府評定為不安全後,都無法接受,但現在事實似乎擺在眼前,包括政府的說法及自己所看到的,有一種很尷尬的感覺。

在出發前,我們舉行了行前會議,針對政府的初勘報告做了解,上山之後應該特別注意什麼地方等等。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去看,請老人家看看這塊土地,以前也有災難發生,為什麼沒事,但這次卻如此嚴重。

部落會在莫拉克風災後受創嚴重,並非全如外界所說的是天災與地質的關係,人為的現代工程進入也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如造林政策不適當、排水設施不確實,排水口沒有依照當地狀況而建,甚至偷工減料。之前地質探勘的結果,認為雨量集中,才會造成部落崩毀的情況,可是如果排水系統沒有問題,並不會有如此嚴重的傷害。

關於人為因素,媒體與外界都認為是原住民的濫墾濫伐,導致自食惡果,但是我們並沒有在不適當的土地種植經濟作物,這是我們畢生經營的地方,不會去傷害它。耆老說,更多的因素是由於部落的造景,災害是慢慢呈現的。

十三日十四日,我陪同官方人員前往谷川與佳暮進行再一次探勘,對於他們的講法很不能接受。官方人員完全以天災與地質關係處理,對於公共工程與人為設施的問題都未提及,也許他們有他們的考量,但災害的發生不能一味怪罪於天,不考慮人為因素,至少要調查公共工程的疏失。未來將會針對公共工程請專業技師評判,讓問題顯現,得到政府的重視。

好茶部落在兩年前八七水災時就已住在安置中心,呼吸了很久平地的空氣,到了山上之後,覺得那樣子的環境,還是適合我們魯凱族生活。

小杜神父曾經說,政府沒管我們的時候,災害還是很多,但我們還是可以在那裡茁壯。所以希望透過這次的探勘,提醒族人對於文化、部落的保存,應該盡更多自己的努力。不要一味屈就於政府的決策,最後消失的不只是土地,連自己都會消失。

上山探勘的老人家發表聲明

耆老 宋文臣 翻譯 宋文生

image001
攝影/吳宜瑾

一、傳統我們處理土地的工法,被公部門的工程徹底改變

政府包括工程界與學術界用他們所學的專業在我們的土地上做事,但是我們耆老都不認為他們有智慧。這樣的環境異變其實已經好幾次了,並不是第一次發生,所以大家要先定下來,不要慌張先急著要遷村。

二、這次的情況也是一件好事,

我們所面對的等於是看到現在所發生的事以及處理的方法,可以跟過去作一個對照比較。希望透過這次事件讓政府看到山上林業的重要性。

三、希望可以讓政府知道

關於山上的事包括林業復育跟野生動物保育等等,我們就是專家了,讓我們來做就好,政府不要再找別的專家進來,希望政府能夠認識到這一點。

四、山上是儲存冷空氣的倉庫,而山下是不斷製造熱空氣的倉庫,

這兩者之間的平衡關係已經被打破了,若不想辦法將這關係修補好的話,將不知道以後如何再作交流了。台灣不像國外,所以不要用外面的知識帶到台灣來,因為台灣山多且陡峭,希望政府放棄你們的知識,因為任何擋土牆都擋不住中央山脈沙石。

image002
攝影/吳宜瑾

年輕人會勘後的心情─重回部落 期待卻也害怕

文/賓拿流

在這次與耆老陪同勘查中,從中了解很多魯凱祖先傳下來的智慧,而這些智慧不是從書中可學習的,如同耆老說,我們在這土地上生活了幾千年,很了解大自然的規律,從這規律中得到與自然相處之道,而不是一昧的用抵擋的方式,對抗大自然.

像耆老說:搞不懂為何要有攔砂壩,河流自然會有疏濬與清砂的能力,這種畫蛇添足的作用,只會帶來更大的傷害,如果這次一一檢測有用工程治理的溪流,不難發現是比沒用工程時更大的慘況,

按照工程效用,應該會減低災害,卻事實不然,但專家卻一爾在載爾三的說,這是千年所見的大雨,更凸顯了他們在這次災害中,也是第一次,那既然的第一次,那他的知識就要從新去認知了;

一個千年來都在這領域生活的原住民,用生命體驗了每一塊土地,感受大自然所要運行的空間,這一代一代所經驗出來的生活,就是原住民所發展出的文化,而我們把這麼美的環境與文化呈現與新來的統治者中,卻否決了與土地連結的文化,讓這土地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傷害,

我們對照過去的福爾摩沙與現在的中華民國,它現在所呈現的不在是自身所發展出來的美,而是許多外來加諸的材料,淹住了原本的福爾摩沙。

在這塊土地上,要檢討不是住在哪裡安全,而是有沒有用心去體驗你所處的環境,不是在辦公室畫好的工程圖,然後施行在你未曾了解的環境中,這樣處理的程序,是否能經得起檢驗呢?

新舊佳暮之間的溪流 風災前花了大筆錢整治的溪流

image003
攝影/吳宜瑾

這是阿禮部落的上部落全景,部落下方用傳統的水土保持工程與耕作方法,這次大雨未見受損,但上部落內有現代專業的排水工程,卻造成了部落的塌陷。

image004
攝影/吳宜瑾

一篇回應 to “魯凱回鄉探勘,耆老的聲明”

  1. 陳來紅 說道:

    “山上是儲存冷空氣的倉庫,而山下是不斷製造熱空氣的倉庫"

    這是多麼有智慧話語ㄚ~~不愧為耆老!

    耆老還說:我們在這土地上生活了幾千年,很了解大自然的規律,從這規律中得到與自然相處之道,而不是一昧的用抵擋的方式,對抗大自然.

    真是太讚了!

    “阿禮部落下方用傳統的水土保持工程與耕作方法,這次大雨未見受損,
    但上部落內有現代專業的排水工程,卻造成了部落的塌陷。"

    傳統與現代 工法 孰優孰劣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