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疏濬困境難解,土石淤積恐再釀災

本文摘要:新開部落重建協會理事長潘星貝表示:「今年汛期都已經開始了,疏浚也來不及了。其實,他們要A錢我們完全無所謂,只要有辦事就好。問題是現在錢拿走,河床還是這麼高,叫我們這些住在荖濃溪旁邊的怎麼辦?」 ( 圖/ 何欣潔。六龜隧道附近的河床,同時進行路基路面拓寬工程與河川疏濬。 )

災後疏濬困境難解,土石淤積恐再釀災

連日降雨,雖稍解南部乾旱,但莫拉克重建區民眾仍然十分擔憂,荖濃溪上游疏濬工程進度緩慢,居民擔心大雨又會衝破堤防、淹過河床,將一年半以來的重建工作盡數歸零。

上游淤積未清,專家警告:危險

位於荖濃溪沿岸的新開部落,曾在莫拉克風災中飽受土石流與河川氾濫之苦,格外關心荖濃溪上游疏濬工作的進度,但結果卻令人失望。新開部落重建協會理事長潘星貝表示:「我們現在土石累積仍然有20公尺高,幾乎都沒什麼改變。我上次跟重建會陳振川副執行長說,以前從寶來二號橋跳下去,不死也去半條命,現在從寶來二號橋往下跳喔,頂多斷一條腿啦!淤積這麼嚴重,是幸好去年雨量不多,要是今年來一個颱風,不用太大,莫拉克的一半就好,我看還是一樣完蛋。」

除了地方以常民智慧指出河川疏濬情形不盡理想,台大地質系陳宏宇教授所帶領的國科會研究團隊也指出,旗山溪和荖濃溪各支流的土石堆積量仍超過原來的60%以上,集水區的坡度還變得更為陡峭,平均增加了6.9度,而且高屏溪的輸砂量超過了2億噸,是過去年平均值的4倍以上。種種跡象顯示,只要有強颱再次侵襲,荖濃溪沿線居民的生命安全仍然堪虞。

疏濬黑箱何時解?兩岸居民無奈等

在以往,河川疏濬工作與土石利益往往糾纏不清,台灣人民雖然說不清楚中間的確切理路,卻基本擁有一個共識:河川疏濬牽涉的砂石利益太大,非常複雜。也正因為這樣的社會共識,近年來政府在砂石採購制度上設計有許多防弊措施,往往必須花費較多的時間才能走完行政流程。

有鑑於此,經濟部水利署曾經頒布「莫拉克颱風災區申請河川疏濬簡化程序規定」,許可縣市政府自辦疏濬,並規定得選擇以「採售合一」或「採售分離」之方式辦理,僅於第四條第七項規定「經許可使用及相關管制規定完成前,不得外運土石」以資防弊。

為避免再遭外界批評「河川疏濬是假,盜採砂石是真」(註1),更特別規定「疏濬所得土石優先平價供應災區,所得經費並專案提撥做為重建避災工作之用。」乍看之下制度設計十分完美,至今卻仍未解決荖濃溪上游土石淤積之問題,荖濃溪沿線各項軟硬體重建進度亦十分緩慢,看不出砂石專款挹注之痕跡。

究竟災區河川疏濬與砂石採售的關係為何,公部門又應該採取怎麼樣的策略兼顧清淤與防弊?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即便找到一些答案與線索,也難以證明兩者之間必定有因果關係,而官方對於這些指控的態度自是一概否認,我們只能旁敲側擊、試圖逼近真相。

一說:砂石供過於求,價格偏低,影響廠商意願

莫拉克風災之後在六龜鄉間一直都有耳語,云「砂石價格太低,廠商才不願意進場疏濬。」此說是否為真?經濟部礦務局土石管理組指出,在行政院核定「加強河川野溪及水庫疏濬方案」之後,99年度疏濬量為6,500萬立方公尺,數量為近3年平均河川疏濬量3倍之多。於經濟部礦務局土石管理組2010年2月的資料顯示,台灣南部的砂石價格為每立方公尺543元,與2009年2月同期相較下降了22%。按此價格趨勢看來,此說似乎有其道理。

對於砂石價格波動之現象,政府並非毫無對策。按採售分離規定之內涵,即為「獲准申購廠商與該疏濬工程得標廠商不得為同一家公司、行號或同一代表人、負責人,如經發現獲准申購之廠商,有上述情形時,執行機關應予駁回申購。」為的就是避免平抑砂石價格、避免價格波動妨害廠商進場疏濬河川的動力。

對此,經濟部礦務局則表示:「政府為平抑砂石價格,經濟部砂石供需問題專案小組業於98年4月23日會議決議將河川疏濬砂石採售分離之標售方式,視情況及需要將原統一標價申購抽籤方式,彈性改採多數平均價決標方式辦理,實施迄今效果尚佳。」可見政府的確將採售分離當做平抑砂石價格的手段之一。但以高雄地區2011年2月的砂石價格而言,每立方公尺約在340~350元之間,比去年同期更加「下降」,也許做到了平抑價格的效果,卻不能解決廠商競標興趣缺缺的問題。

二說:災後土石無利可圖,運輸成本又高,廠商不願採

除了價格過低缺乏誘因,土方的地質、成份、雜質多寡亦影響廠商開採的意願。潘星貝直指,法規的修正是否影響疏濬工作的進行,他不得而知,但河川局之所以疏濬不力,完全是因為「無利可圖」。

曾任六龜鄉民代表會主席的潘星貝指出:「中上游這些淤積是因為土石流產生的,含砂量過多,屬於劣質砂石,所以他們才不要採。他們採取土石還很挑,只要好的,不要壞的!我們兩岸居民的安全完全被犧牲。」砂石業者私下透露,在土方採集的過程中,俗稱烏金的卵礫石的價值較高,「不必花太多洗石子的工夫,就可以當級配料賣錢。」而雜質過高的災後土方,「的確是比較難處理,成本比較高一點。」

「八八風災之後路這麼差,運輸成本高,砂石又不好,誰要來做?」潘星貝進一步指出,即便已經成功發包的疏濬工程,施工品質仍受砂石材質的影響,以致損害居民利益:「你看河床上已經在辦疏濬的,為什麼一個洞一個洞?就是因為那些坑洞裡面的土方價格比較好,其它比較差,所以業者只願意挖那些洞。」

站在潘星貝的立場,這種疏濬方法完全沒有用。「在我看來,就是要在河床上挖一條疏洪道讓水去跑,這樣挖一個洞一個洞有什麼用!這樣子挖不但沒用,還會危及六龜大橋的橋樑安全。」疏濬成果不佳,砂石車卻仍每日往返,造成六龜交通品質低落、居民怨氣沖天,甚至曾經發生居民持石塊攻擊砂石車的事件。「我們河底便道本來是做給砂石車走的,他們都不走,都愛走上面,非常危險。疏濬也沒辦好,砂石車還天天過。」潘星貝無奈地表示。

IMG_4901

過度採取砂石,會導致橋樑結構損害。圖為新完工的六龜大橋。

土方銀行為對策?難解今年燃眉急

「河川清淤-土石暴利」搭配著「砂石車與民爭道」的惡性循環,日日在南部災區上演,中央政府似乎也並非完全不知情。早在2010年7月,行政院長吳敦義在行政院會聽取經濟部所提「河川野溪水庫疏濬及土方銀行建置執行情形」報告時便表示,因南部河川上游集水區仍有大量土石,遇雨就有可能沖刷而下,為持續辦理疏濬,並調節國內土石市場供需及穩定價格,當場指示經濟部必須加速建置高屏溪流域土石儲備中心(土石銀行)。土石銀行之議在台灣討論超過十年,是否能借莫拉克風災機會設置成功,解決以上惡性循環?

「不管怎麼樣,今年汛期都已經開始了,說這些都是來不及了。其實,他們要A錢我們完全無所謂,只要拿了錢有辦事就好。問題是現在錢拿走,河床還是這麼高,叫我們這些住在荖濃溪旁邊的怎麼辦?這是兩岸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問題啊!」潘星貝的發言,應該也是高屏溪流域居民共同的心聲。無論再有效的政策,都已經不能改變沿岸居民必須在今年獨自面對汛期暴雨與河川淤積雙重威脅的事實,居民只能暗自祈禱老天保佑。


註1: 2008年9月18日聯合報民意論壇。

2 回應 to “災後疏濬困境難解,土石淤積恐再釀災”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