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禮,傷心的一天

本文摘要:勘驗人員走了之後,我們回到家裡覺得極度惶恐不安,永久屋的美麗藍圖從來不曾激起我們兩人對它的憧憬,生命如果只是在集體秩序中日復一日的追求「柴米油鹽」,那,大自然又為誰而存在呢?離開阿禮,我們還能擁有甚麼快樂的元素?( 圖/ 古秀惠,阿禮下部落的族人打包準備離開 )

阿禮,傷心的一天

今天(11月15日),莫拉克重建委員會來了7個組員做部落安全勘驗的復勘工作,大約花了一個半小時走完上下兩部落,我方在場人員只有村長、泰德和我。

下部落明顯的災情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上部落不同於上次的勘驗結果,也被列入不安全區域,讓我們難以接受,泰德更是又急又氣的當場抗議,攔住他們理論及要求更精確的勘驗。

當下也對鄉公所派來陪同勘驗的公共工程技正暴起衝突,泰德在落井下石的言語嘲諷下不再克制自己對這位大漢人技正的反擊〈大概是八八水災不久前泰德到衙門抗議部落排水工程設計有問題而冒犯了他吧。〉,真不知道要佩服泰德的勇氣好呢?還是要持著一貫對衙門小吏敬畏的心態好?

勘驗人員走了之後,我們回到家裡覺得極度惶恐不安,我們會被強制遷離不能再居住在部落。泰德語無倫次的對我發表他自己對上部落的安全認知,直到晚上還無法跳脫「安全」、「不安全」的思維裡悲哀的嚇唬自己。

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思慮著我們要何去何從?模擬各種與政策對峙的溝通方法,想著殺出重圍的可能。我們也在重建委員會的決議書面記錄中找到一絲有利的模糊空間,我告訴泰德不要那麼悲觀,事情不是如想像中那麼糟。

永久屋的美麗藍圖從來不曾激起我們兩人對它的憧憬,生命如果只是在集體秩序中日復一日的追求「柴米油鹽」,那,大自然又為誰而存在呢?離開阿禮我們還能擁有甚麼快樂的元素?

安置以來,我們一直樂觀的朝著回部落重建去規劃未來的生活,今天的勘驗說明讓我們亂了方寸,我總是感受其他村民對永久屋的期待,有著對家人在平地租屋謀生及求學的考量背景反射在遷村的決擇上,我要泰德看事情不要太一廂情願的感情用事,多多尊重別人的立場。

天將亮泰德好不容易的睡著了,看著他糾結的眉頭回想著餐桌上,他直視我久久的拼出一句:「秀慧,妳會不會後悔來山上?」

當然不後悔,這七年來是我出社會以來最豐富的時光,也是扭轉我對人生價值持負面觀感的地方,我們絕不輕言放棄。

1-1562683960
下部落的居民打包準備離開傷心地。
2-1562683961
下部落的勘驗。

3-1562683967
就像這兩隻野放的豬仔一樣,在山上自在度日。

(本文轉載自「sumuku’s blog」)

3 回應 to “阿禮,傷心的一天”

  1. 葉秋 說道:

    “就像這兩隻野放的豬仔一樣,在山上自在度日。"

    這樣竟然如此難?????

  2. 淑芳 說道:

    看了那兩隻豬,更覺得傷心了,災後,好像真是人不如豬…..

  3. Elenge Abaliwsu 說道:

    加油!!
    「只要想回家,一定可以找到方法」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