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人,在平地,點燭光

本文摘要:災後至今100天。從14日晚間到15日清晨,受災的原住民在高雄縣鳳凌廣場跨夜靜坐燭光祈福晚會,這個晚上,有災民,也有外界關注的朋友,點燭光,紀念這段沒有山上可以回家的日子。( 圖/ 土豆。20091105 )

山上的人,在平地,點燭光

2009年8月8日發生莫拉克風災,至2009年11月15日,整整100天。

從14日晚間6點到15日清晨,受災的原住民在高雄縣鳳凌廣場跨夜靜坐燭光祈福晚會,為逝去的親友祈福,也為活著的朋友爭取人道的權益。

這個晚上,有災民,也有外界關注的朋友,點燭光,紀念這段沒有山上可以回家的日子。記者與旗美社大工作者在現場,側寫晚會過程,也邀請參與者留下一小段話,送給自己以及這個災難。

「一百天了,我們心裡沒有忘記,我們的行動沒有間斷

我們要繼續100天、100天的點下去

只要有人,只要有火,只要我們仍在一起

我們就有希望

困難會繼續的來

我們要繼續面對

我們一天一天抗爭

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希望就在我們當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請大家繼續

希望就在腳步的前面 」

阿肥 於20091113高雄縣百日跨夜靜坐燭光祈福之夜

DSC_6044
本文內圖片攝影,均為旗美社大工作人員─土豆。

在莫拉克風災後第99天深夜,跨進第100天的夜晚,風災後安置在營區與租屋在外的原住民團體,以南方部落重建聯盟(以下簡稱「南盟」)與部落婦女帶頭,共聚高雄縣鳳凌廣場,共同跨夜、祈福,守著燭光依偎。

以影片、以演說、以各族古調新音演唱,將災後至今的心情、徬徨與苦痛,娓娓互訴;專程前來聲援的有阿里山鄉鄒族、屏東魯凱族、台中泰雅族的原住民兄弟姐妹。

DSC_5380

一開場,由來自特富野巫師先開始一段傳統儀式慰弔亡靈,接著來自那瑪夏民生村的Kanakanavu(卡納卡那富)族老以古調為風災的山上故鄉祈福。接著放映馬耀‧比吼災後短片【Kulumah想回家】【Pepe年糕】【留在山上】【路通】之後,進行災後100天生活回顧:

.「住在營區,有三餐,88臨工方案叫我們一直掃地,好像原住民只會掃地嗎?」

.「一間(營區房間)好幾戶,夫妻不方便晚上『做功課』」。

.「有的孩子父母在山上,在營區學會自立,自己找飯吃,自己找床睡」。

.「營區沒有隔間,用衣櫃隔」。

.「孩子去醫院,醫生問孩子家在哪裡,孩子說:C211室」。

.「奶奶(布農):我在平地一直生病,我想回去喝山上的水;我想回去吃山上的菜;我要回去吃我們自己做的傳統食物」。

.「這麼倉促地下山,跟族人『同居』,常常和先生吵架,和夥伴意見不合」。

.「大家都說我們勇敢,這麼大的災難,怎麼還能這樣嘻嘻哈哈?可是我們還可以怎樣?我們唯一有的本錢,就是要一直樂觀、勇敢。已經這麼苦了,還要垂頭喪氣,會更苦啊!」

DSC_5463

災後倉促的軍營安置作法,百日下來,讓那瑪夏純真的孩子,搞不清楚應該稱呼哪裡為家;讓本有一技之長的青壯年,多數僅能貢獻如掃地等去技術性的勞動;讓老人家日夜感到孤寂無聊,因為走出去到處是管制的阿兵哥,不似故鄉可日常走街串巷訪親戚。

而歸鄉的路,何時修通?目前政府只要便道搶通便要求鄉民回家的作法,卻又引發更多的問題:包括農路不通,回鄉無法耕種,吃什麼?

也包括對於大眾運輸系統、醫療體系依賴較深的老弱婦孺,因為原鄉各種生活機能尚未恢復,而充滿疑慮。布農婦女黟布說:「我真的很想回家,但是,一下雨,可能又斷路斷橋、停水斷電。孩子就學、老人就醫的問題,怎麼辦?」

DSC_5460

現場播放公視的談話節目,聽到行政院重建會的羅姓大官說,讓原住民災民安置在平地,屆時「家裡一個男人當臨時工,就可以養活全家人」。真是不可思議啊,原來這就是漢人官員的思維,這位羅姓大官自己家中是高雄望族兼某私校董事長,大概不會清楚,現在市場上的臨時工行情,大約一兩萬塊出頭,根本養活不了一家人。

何況,讓原住民住到漢人鄉鎮,可能連到鄉公所辦事都有困難;多數流落都市的原住民只能淪落社會底層的宿命,屆時原鄉又已經不能回去耕作、居住,將何去何從?

DSC_5916

地球公民協會李根政說:「台灣90%的原生林都被國民政府砍掉,上游的原始林幾乎都被砍完了…造林的費用,漢人掮客拿走了大部分,保留地的地主其實拿到很少」。

dsc_5615-360.jpg
李根政老師

風災浩劫後,以生態保育之名祭出的「國土重建計劃」草案,在規劃裡是要以強制命令杜絕山上濫墾濫伐的問題,但是第一線首當其衝的祭品又是在山上的原住民,為了微薄收入作工的人被指成了破山壞水的原兇,為政府的失職、漢人的貪婪扛罪。

這一次風災沖下山的多半是山上的林木,難道首要檢討的不該是林務局行之有年引人詬病的人造林政策?難道不是毀山炸動切割山林的越域引水工程?當然,原住民與山水共存的傳統智慧,在這個找替死鬼遊戲裡不會被考慮聞問。

DSC_5788 DSC_5823

DSC_5798

夜深了,凌晨跨入第一百天的倒數,大家傳遞燭火,在秋夜的涼意中,守候風中搖曳的一點溫暖,以及「中繼部落」、「我要回家」、「部落自主」、「原民自治」的卑微基本期待。

DSC_5916

DSC_6094
Danihu老師(布農):回到部落才有重生的機會。土地就像是我們的孩子,我們思念的人,應該要回到我們的身邊。

DSC_5637
阿肥老師(漢人):災民有權講話、有權決定。

DSC_5459
霧台愛鄉協會代表(魯凱):我們原住民不能再等待,是面對國民政府的時候了,我們的祖先在天上看著,為我們流淚。

DSC_5657
屏東大武鄉平和社區發展協會楊江英(漢人):路斷了、房子變形了,是人禍;那麼多不當工程,一直在繼續。

DSC_5661
狼煙行動聯盟Mateli(卑南族):請聽在地人的聲音,不要蠻幹。

DSC_5729
勤和自救會劉行健(漢人):原住民在平地永遠是弱勢。

DSC_5691
好茶部落Laucu(魯凱):我是山上的孩子,我要自己的傳統領域。

DSC_5767
Binalraw(魯凱):唯有靠自己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DSC_5852
陳建治(泰雅,圖左):我從九二一學到的經驗是,慢慢來,比較快。

DSC_6108
阿布娪(Kanakanavu):在這裡,大家有沒有感覺到,來到部落的風,來到部落山林厚實的能量,100天了,我們依然樂觀,我們仍在努力。

DSC_6105

2 回應 to “山上的人,在平地,點燭光”

  1. 嘉蘭報告 說道:

    一場具有重要意義的活動
    一篇圖文並茂的感人報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