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台村風災後的務農生活:感謝上帝,這邊的田還可以用。

本文摘要:長年住在山上的盧光明表示,道路系統的建設增建以後,也影響大雨時期水流量的方向。他表示,「雨水本來都不會經過這一個地帶大量沖刷下來的。」 ( 圖/ 柯亞璇。霧台村有60年以上的石板小屋,現今還保存完好。 )

霧台村風災後的務農生活:感謝上帝,這邊的田還可以用。

前言:

屏東縣霧台鄉霧台村雖然沒有因為莫拉克颱風的迫害而遭受遷村之生活問題,但唯一的對外道路台24線因為地質的環境因素,族人仍需擔心雨季或颱風時期氣候影響所帶來的交通不便之苦。

在台24線尚未修復之前,回家的族人都是透過經過佳暮的溪底便道回家,而台24線也趕在今年過年前修復,讓魯凱族人能夠順利返家過年。

但長年在佳暮村務農住在霧台村神山社區的盧光明表示,自從山上的道路系統規劃後,改變雨水沖刷的流向,也都影響到附近農作地的耕作狀況。目前仍生活在霧台村的魯凱族人的生活現況,在八八之後,耕種環境又再次受到哪些影響?以下是相關整理報導。

完全不灑農藥的生產方式

盧光明很有自信的說著,從他過去的種植方式都是完全不灑農藥的生產方式,來種植平時生活所需的糧食,而他平常的耕種方式也只是來田裡除雜草跟澆水。

不過他也說,在傳統作物的種植中目前就屬種小米比較累也比較麻煩。他表示,種小米雖然約4個月後就可以收成。但另一方面他卻也表示,目前鄰近的田裡比較少人回來種植小米,這樣種植很難將小米照顧得很好。

他說,以前大範圍的種植都可以相互照顧田裡的小米,現在少人種植,到收成時小米幾乎都被鳥吃光了。

image013

將近6、70年的石板小屋,是盧光明以前與家人到佳暮田裡休憩的小工寮,至今依然保留原始搭建的原貌,幾乎沒有改變過。

image003
有60年以上的石板小屋,現今還保存完好。

image011
盧光明表示,圖中黑色種籽播種到田裡,3、4月時就會發芽,到時候在做翻土的動作,當作芋頭的肥料。

感謝上帝,這邊的田還可以用。

而對於莫拉克颱風之後也接續帶來的風災問題盧光明表示,過去颱風所帶來的雨水沖刷,將佳暮村的耕種環境沖刷的亂七八糟。他並且也說,「感謝上帝的就是八八水災跟凡那比颱風的時候,那個水都是往旁邊流,沒有直接沖到田裡來。」

他表示,去年凡那比颱風的時候,兩旁的土石被沖刷的更嚴重。還好以前就有砌石擋住從上方道路直沖下來的大量雨水,才得以保住現在的田繼續種植今年要食用的農作物。

長年住在山上的盧光明也表示,道路系統的建設增建了以後,也影響大雨時期水流量的方向。他表示,「雨水本來以前都不會經過這一個地帶大量沖刷下來的。」

以前道路還沒從上方切割出來時,雨水不會直接沖進田裡,但是規畫出這條道路後變得更容易集中下雨時的水流以及方向,而造成有可能沖刷掉族人本來耕種的農地。

道路的排水溝設計不良

國小畢業就幫助家裡農忙事務的盧光明,至今70歲了,小孩也在都市工作協助養家,但他仍舊沒有放下耕作的生活,白天都會開車到佳暮的田裡整理農作物。

跟著佳暮環境變化一起長大的他表示,新建道路設施後,反而要在農田上方的馬路邊坡疊砌石頭,以防大量的雨水將土壤沖刷到河谷。他說,「由於排水系統的設計不良,排放雨水的流向會直接沖刷到田裡,然後將更重的土壤一起沖刷掉。」

住在神山的盧光明回想起以前小時候耕作的記憶說,以前都是用走的到田裡。他說,「以前沒有感覺到很累,因為習慣了。」以前是習慣走路啊,現在要走路回霧台村可能沒辦法,會抽筋啊!他笑著說。

沿途在通往霧台村的台24線道路上隨處可見到處被沖刷的水泥塊以及硬體設施,隨著土石崩落到山谷下。其實,除了氣候變遷帶來環境迫害是影響環境的其中一個因素,但從盧光明佳暮田地環境的變因來看,人為的道路規劃也是其中一部分重要的破壞因素。

新增道路建設後,魯凱族人要另砌石牆以防雨水沖刷辛苦種植的農作物;接著八八風災後,魯凱族人更要學會在天氣異常時急速躲避災難。

然而工程設計的影響因素是否也開始隨著天候以及環境的問題,改變道路設計與施工的問題來減少各種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設計思維?八八風災後正在趕工興建的各項硬體工程設施,將會是什麼樣的嶄新面貌維護道路的交通安全與族人生活的環境,記者將繼續做後續相關報導。

image005
盧光明說,「感謝上帝的就是八八水災跟凡那比颱風的時候,那個水都是往旁邊流,沒有直接沖到田裡來。」

image007
盧光明表示,去年凡那比颱風的時候,兩旁的土石被沖刷的更嚴重。因為有砌石擋住從上方道路直沖下來的大量雨水,才得以保住現在的田繼續種植今年要食用的農作物。

image009
長年住在山上的盧光明也表示,道路系統的建設增建了以後,也影響大雨時期水流量的方向。他表示,「雨水本來以前都不會經過這一個地帶大量沖刷下來的。」(上圖為佳暮村沖刷的路段之一)

image015
工程設計的影響因素是否也開始隨著天候以及環境的問題,改變道路設計與施工的問題來減少各種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設計思維?

2 回應 to “霧台村風災後的務農生活:感謝上帝,這邊的田還可以用。”

  1. 孔効平 說道:

    因為農路未改善導致喪失農民–重建會長李福貴先生,掉落於懸崖死亡,請市政府關心原住民地區的生活命脈就是【農路】產業行銷完全看農路是否暢通

  2. 盧光明 說道:

    敬愛的主內姊姊愛蓮平安:
    怎麼世界這麼小阿!和我同名同姓的人,世上真難找,感謝主.若有機會我明年可能回台灣.再登門拜訪謝謝
    盧光明傳道敬上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