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魯凱族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文/柯亞璇 - 8 十二月 2010 -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已關閉迴響。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住了三年多的隘寮營區安置所的好茶部落居民終於要在12月遷居到瑪家農場,部落族人也希望遷居到瑪家農場之後,所有的生活條件可以慢慢改善。

長治百合系列(11)可尋找空地耕作,但有違安全的違建要拆

文/柯亞璇 - 5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1)可尋找空地耕作,但有違安全的違建要拆

「嚴格說起來,上面不准我們去耕種」公所坦誠表示,但是因為目前無地可種,可以暫時通融居民耕種農作物,但鄉長也表示,為避免造成各部落紛爭,須做整體的重新分配,並且面積分配要公平。






多納黑米祭─找更多的路

文/鄭淳毅 - 23 十一月 2010 - 多納黑米祭─找更多的路 已關閉迴響。

多納黑米祭─找更多的路

失去了仰賴深重的溫泉資源,對多納部落固然是重大打擊,但當年社造所埋下的種子,在災難的考驗下,卻持續生長著,為多納的產業重建,帶來溫泉之外的更多想像。






你說這要怎麼競爭?中國半成品VS純手工十字繡

文/柯亞璇 - 12 十一月 2010 - 6 篇回應

你說這要怎麼競爭?中國半成品VS純手工十字繡

面對矛盾的競爭環境原住民傳統工藝的特色,如何凸顯或是繼續生存?還是只能無奈的面對大陸手工低廉且人口數眾多的「壓倒性」勝利?!






谷川部落:我們也只能等待,雖然不知道要等什麼?

文/柯亞璇 - 8 十一月 2010 - 2 篇回應

谷川部落:我們也只能等待,雖然不知道要等什麼?

在居住安全以及生計問題的雙重的生存困境之下,即將離開安置中心返鄉的谷川部落,未來如何發展?感到不被關心的谷川部落族人表示,「我們也只能等待,雖然不知道要等什麼?」






長治百合系列(8)媽媽,那以後我們要回哪裡?

文/柯亞璇 - 23 十月 2010 - 2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8)媽媽,那以後我們要回哪裡?

顏秀美家是吉露部落第一個蓋國民住宅的住戶,可是卻沒有核配到永久屋。她說:「我們的部落已經不能居住,為什麼我們不能核配到,我也表示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怎麼知道政府在規定什麼東西?」






長治百合系列(7)吉露村:我們是遷村,為什麼要限制我們?

文/柯亞璇 - 13 十月 2010 - 6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7)吉露村:我們是遷村,為什麼要限制我們?

雖然是集體遷村,但吉露村卻仍有許多族人至今流浪在外,申請不到永久屋,也無法回山上的家。至於坪數部分,如果是「長治百合園區第一期」,核配坪數則有大有小,並不像好茶遷村每戶都有32坪。






保護牙齒,重建家園─來自一位莫拉克受災魯凱人的心聲

文/藍寶 - 9 十月 2010 - 1 篇回應

保護牙齒,重建家園─來自一位莫拉克受災魯凱人的心聲

各位族人,雖然現在我們要面對許多的挑戰,但是千萬要記得 ,身體別累壞了~尤其是自已的牙齒,最好不要有蛀牙,一定要先保護好,免得無法…" 咬 緊 牙 根 “….






長治百合系列(6)永久屋核配爭議,如何才能落幕?

文/鄭淳毅 - 6 十月 2010 - 33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6)永久屋核配爭議,如何才能落幕?

永久屋核配結果不符合住戶實際需求,出現問題卻又無從反應、求助無門的案例,遍佈長治園區兩鄉六個聚落。為何會有這麼多爭議,公部門是如何審核永久屋的呢?






我們的爸爸,就像一個巨人,一個永遠安全穩固的肩膀

文/巴秀英、巴良雄 - 5 十月 2010 - 2 篇回應

我們的爸爸,就像一個巨人,一個永遠安全穩固的肩膀

巴清二長老,在申請核配永久屋的過程中奔波等候,最後仍無家可歸,斷氣於醫院。巴清二病危期間,長女巴秀英將對父親的思念全部紀錄下來,文中對父親的思念是巴清二的孩子心中最想說的話,他們想要獻給在天上的父親。






長治百合系列(5)就在醫院讓父親斷氣就好,因為我們沒有家。

文/柯亞璇 - 4 十月 2010 - 53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5)就在醫院讓父親斷氣就好,因為我們沒有家。

當父親病情不行時,醫生建議先將父親帶回家,就算幾個小時也好。我難過的說,「我們要去哪裡?我們沒有家。」醫生又問說,「那斷氣怎麼辦?」家裡人表示「在醫院讓父親斷氣就好,因為我們沒有家。」






長治百合系列(4)佳暮:我們能作的就先作

文/劉瑋婷 - 27 九月 2010 - 長治百合系列(4)佳暮:我們能作的就先作 已關閉迴響。

長治百合系列(4)佳暮:我們能作的就先作

相較於公部門許多有待釐清協商的問題,佳暮社區發展協會有好多工作事項,包含母語教唱、自來水進度管制會議…等,Bunden笑著說:「我們想要大一點的黑板,因為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好多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