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魯凱族

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文/柯亞璇 - 27 一月 2011 - 46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長治百合園區第二期原預定在今年6月完工,卻在部落說明會前夕,接到屏東縣政府要求,變更規劃設計,教堂空間憑空消失,縣府並要求要有保留「第三期用地」,援建單位與建築師十分不滿,霧台鄉長表示不解:「哪有那麼多災民?」

重回舊好茶(1):沿著土石流回家

文/柯亞璇 - 26 一月 2011 - 1 篇回應

重回舊好茶(1):沿著土石流回家

魯凱族人杜義雄表示,非常感謝風災之後協助舊好茶部落,不斷協助支援繩索以及修復道路的登山朋友們。他表示,「若不是這群登山朋友的幫忙,靠他一個人也無法完成這段回家的路」。






認識部落:從聽故事開始

文/柯亞璇 - 19 一月 2011 - 4 篇回應

認識部落:從聽故事開始

他說,「其實那個過程與土地的關係,是我最想要透過攝影紀錄去呈現出來的。」王友邦總是透過一個過程、一個過程然後再回頭過去慢慢回到部落跟老人家請教,請部落耆老提供意見並且把錯誤的訊息修正。






舊好茶部落:心中永遠的「家」

文/柯亞璇 - 17 一月 2011 - 3 篇回應

舊好茶部落:心中永遠的「家」

舊好茶部落是好茶村魯凱族人心中永遠的「家」,但是要維護家屋的永續使用,除非與好茶的小獵人夫婦一樣,往返奔坡,才有可能完成這樣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但有多少人可以這樣照顧山上的「家」?






長治百合系列(14)十幾年後,傳統編織再度延續

文/柯亞璇 - 9 一月 2011 - 1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4)十幾年後,傳統編織再度延續

霧台鄉公所曾於十幾年前經辦理月桃編織的課程,卻不知為何中斷了十幾年,直到八八風災後,面臨到山下產業的問題,開始構想如何為部落找出路,才把月桃編織的傳統產業重新翻出來展開教學。






大武部落:順應風災,然後藉著這個危機把部落重新營造起來。

文/柯亞璇 - 6 一月 2011 - 大武部落:順應風災,然後藉著這個危機把部落重新營造起來。 已關閉迴響。

大武部落:順應風災,然後藉著這個危機把部落重新營造起來。

彭玉花村長表示,「沒有這個風災,我們也不可能重新的開始,很多事情不能去改革它。就是因為這個風災,我們可以順應風災,然後藉著這個危機把部落重新營造起來。」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文/古秀惠 - 28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旱季來臨,我們回家了,帶著簡單的家當,五金工具、貓、狗、鴨鴨,還有人。這幾天,媽媽總是三不五時用一種魯凱特有的悲腔,詠唱她對家園變故的情懷。孩子們聽了,搖頭吭鼻有點不以為然,小聲苛責著吶!這就是代溝吧。






禮納里系列(4)部落入住儀式:出發的第一步

文/何欣潔 - 26 十二月 2010 - 4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4)部落入住儀式:出發的第一步

終於能夠離開營區或賃屋而居的生活,來到正常的房屋居住,是生活重建的路途上相當重要的里程碑。對於三個部落的居民來講,禮納里是全新的家屋,也是重要的喘息空間。






阿禮部落生態旅遊:這個夢想剛要開始

文/柯亞璇。 - 24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阿禮部落生態旅遊:這個夢想剛要開始

阿禮部落族人部分選擇留在山上放棄入住永久屋,山上的生態夢想才剛起步,住處卻尚無著落。對於山下避難空間無解的狀態,要如何解決?「不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屏東縣政府又將如何解套?






禮納里系列(3)律師:拿起原子筆,刪除永久屋契約爭議條文!

文/何欣潔 - 20 十二月 2010 - 6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3)律師:拿起原子筆,刪除永久屋契約爭議條文!

林三加律師提醒族人,可以把自己不願意接受的條文用筆仔仔細細地、一字一句地劃掉,契約的簽訂本來就應該在雙方你情我願的狀況下進行,這是人民受法律保障的權利。






禮納里部落系列(1)Rinari,一起走吧!瑪家農場永久屋

文/何欣潔 - 17 十二月 2010 - 17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系列(1)Rinari,一起走吧!瑪家農場永久屋

位於瑪家農場的永久屋,即將完工入住,經部落與各界討論,命名為「禮納里Rinari部落」,安置好茶、大社、北葉、瑪家四部落居民。我們將持續記錄此區永久屋的生活變化,與其他永久屋聚落互相參照。






長治百合系列(12)園區爭議多 陳振川:屏縣府無整體規劃

文/李孟霖 - 15 十二月 2010 - 5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2)園區爭議多 陳振川:屏縣府無整體規劃

「對長治百合太吝嗇了」台邦‧撒沙勒表示,搬進長治百合園區都是屬於過去生活在中高海拔的魯凱族,他未來所面的社會環境的衝擊,會比瑪家農場的部落來得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