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魯凱族

食物與小農(7)祈納福:傳統美食把福氣納進來!

文/柯亞璇 - 17 八月 2011 - 2 篇回應

食物與小農(7)祈納福:傳統美食把福氣納進來!

「祈納福」吃了營養成分清楚的部落食材就能夠把福氣納進來!魯凱族人盧惠美表示,八八災後,我們如何更懂得利用部落的食材,當物資進不來的時候,部落裡是可以自給自足的;同時,也透過創新,讓族人吃的更健康。

滅村是人禍!? 好茶部落正式提出國賠請求

文/章雅喬 - 5 八月 2011 - 1 篇回應

滅村是人禍!? 好茶部落正式提出國賠請求

「部落遷到新好茶後,就是夢魘的開始。」鄉代表李金龍說。「我們今天提出國賠,不是要國家的錢,我們要的是一個遲來的公平正義。希望公部門在處理原鄉的災害的部份,有比較具體的作為才可以保障族人的生命財產安全。」






好茶族人:「依法行政」,這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對話。

文/柯亞璇 - 23 七月 2011 - 2 篇回應

好茶族人:「依法行政」,這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對話。

好茶族人柯連登表示,我們好茶部落是一個滅村的!我們看到的是瑪家村、大社村的族人還可以回家拿財產。對於好茶村便宜行事的「遷村」,他也表示,請不要再跟我們說一切「依法行政」,這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對話。






長治百合部落(20)魯凱日:吉露部落小米祭精神,另一個全新的出發!

文/柯亞璇 - 16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20)魯凱日:吉露部落小米祭精神,另一個全新的出發!

對吉露村來講,今年在山下的祭典是新環境的另一個開始,更是吉露村小米祭精神另一個全新的出發!雖然儀式有改變,但魯凱族人仍非常重視背後的精神!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文/柯亞璇 - 10 七月 2011 -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已關閉迴響。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因對風災嚴重受損,迫使阿禮部分族人不得不遷村的狀態下,選擇留居部落的的阿良說,「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至於遷居山下卻思念部落的魯凱族人,將來會用什麼方式遷回到屬於自己的家?






禮納里部落(15)新好茶村的一個大囍之日

文/柯亞璇 - 4 七月 2011 - 3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15)新好茶村的一個大囍之日

好茶村族人表示,遷入禮納里之後,部落裡雖有平坦的空地,但都極為狹小,只有在住家前的馬路才有較平坦的空間可供使用,其它較大的空地都是「十字路口」,婚禮都得去外面借場地。






災難發生時:為什麼要原住民『附帶條件』的被安置?!

文/柯亞璇 - 3 五月 2011 - 5 篇回應

災難發生時:為什麼要原住民『附帶條件』的被安置?!

對於大武村不接受政府的安排,愛鄉發展協會勒斯樂絲也表示,「的確,屏東縣政府釋出善意表示中繼屋可以是合法的。不過,我們要的中繼空間是以一個家庭為單位的,是有隱私的,是被視為是『人』的那種安置條件。」






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文/柯亞璇 - 23 四月 2011 - 4 篇回應

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遷村」與「安置」混淆,讓沒有原鄉部落可回的好茶村魯凱族人,陷入現實生活與政策矛盾之中!居民表示:「我們像是實驗品,被匆促做出決定!」






「不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只是要有一個合法的避難屋,為什麼不行?

文/柯亞璇 - 17 四月 2011 - 2 篇回應

「不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只是要有一個合法的避難屋,為什麼不行?

族人想要回去繼續維護山林的美好,卻因政策矛盾與溝通誤解遇到百般阻擾。「沒有申請永久屋」的阿禮部落4戶族人,想回原鄉生活,卻被劃定在無人可以擔保的「特定區域條例」中。






長治百合部落(17)第二期永久屋即將動土

文/柯亞璇 - 16 四月 2011 - 5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17)第二期永久屋即將動土

部落族人所期待的「重建生活」,在山下處處受限,問題核心與「土地」更是脫離不了關係,土地不是自己的,所以「家屋」不能任意改建,耕地不是自己的,所以只能獲得「廉價勞工」的工作機會。






禮納里部落(12)馬秀幸老師:族語教學不是一個課程

文/柯亞璇 - 6 四月 2011 - 禮納里部落(12)馬秀幸老師:族語教學不是一個課程 已關閉迴響。

禮納里部落(12)馬秀幸老師:族語教學不是一個課程

在禮納里部落中,排灣族跟魯凱族這麼接近,文化上會不會有什麼影響?馬秀幸表示,她在美園部落居住的經驗,那邊的魯凱族跟鄰近的排灣族在長期同一個生活圈環境,有一些生活方式已開始在改變。






好茶村盧長老的春天:「成就感」就是你的手!

文/柯亞璇 - 31 三月 2011 - 1 篇回應

好茶村盧長老的春天:「成就感」就是你的手!

年輕奔波在外,最後回部落享受退休創作生活,盧啟村在禮納里部落開啟他繪畫創作的春天,他表示,「永久屋」全部完工了,才叫我們住進來,「那種沒有流汗的事情去得到,也不是那麼舒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