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高雄縣

夏日豪雨侵襲,大愛村淹水及膝

文/何欣潔 - 13 七月 2011 - 夏日豪雨侵襲,大愛村淹水及膝 已關閉迴響。

夏日豪雨侵襲,大愛村淹水及膝

經常淹水的大愛村,昨日再度淹水及膝,居民無奈表示:「官方是有回一個公文給我們啦,說『已經有在改善排水設計』,但還沒發包也還沒施工啊。我是覺得,這種很迫切、很重要的事情,最好是快點解決比較好啦!」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文/何欣潔 - 13 七月 2011 - 6 篇回應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甲仙愛鄉協會理事長陳敬忠表示,公田插秧學習活動已經進入第三期,後面兩期的活動分別與寶隆國小、甲仙國小合作進行,「讓小孩子知道做農是怎麼一回事,讓做農成為他們人生的一種選擇。」






市長來了(上)不在行程內的南沙魯

文/劉瑋婷 - 7 七月 2011 - 2 篇回應

市長來了(上)不在行程內的南沙魯

南沙魯的居民,希望高雄市政府教育局能立即提出那瑪夏區南沙魯部落國小復校計畫,並建議短期以『避難屋教室』課程規劃為主,長期朝『部落理念小學』為目標,讓山林的孩子找回與大自然呼吸的默契。






強制拆除房屋公文,再度引發爭議

文/鄭淳毅 - 5 七月 2011 - 5 篇回應

強制拆除房屋公文,再度引發爭議

居民表示:「市政府該來幫我們(原鄉)重建,為何反而拆房子?這是引起當地人的對立和衝突。現在搞得山下的人心惶惶,怕不能回原居住地,山上的人睡不好。天災比人禍不足,這到底是怎樣的重建?」






五里埔慶端午,憂就業回鄉難

文/何欣潔 - 28 六月 2011 - 五里埔慶端午,憂就業回鄉難 已關閉迴響。

五里埔慶端午,憂就業回鄉難

五里埔永久屋入住近半年,平日入住率始終未達五成。大多數的居民較常在週末或重要節慶返鄉,其餘時間在外工作。居民雖然有回鄉之心,卻囿於經濟壓力而難以長期定居,亟待高雄市政府與居民共同商討、積極解決。






永久屋三方契約 官民的共同難題

文/劉瑋婷 - 25 六月 2011 - 13 篇回應

永久屋三方契約 官民的共同難題

近日居民收到公文,要求受贈永久屋者,依規定應遷離原居住地並不得再回原居住地,引起爭議。高雄市重建會於6月27日回應,近日內將釐清「回原居地居住」與「使用原居地」的內涵差異,以免造成災民困擾。






台灣南部無好茶?專訪新發茶師劉文華

文/何欣潔 - 14 六月 2011 - 台灣南部無好茶?專訪新發茶師劉文華 已關閉迴響。

台灣南部無好茶?專訪新發茶師劉文華

「炒茶不是看經歷,是要看實力。有實力、懂得怎麼講解、以茶會友,才能重新讓六龜茶業起飛。」身為民國78年台灣省總決賽冠軍的劉文華茶師,要以半世紀所學專業,帶領新發茶業在莫拉克災後重新出發。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文/鄭淳毅 - 13 六月 2011 -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已關閉迴響。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寶山里地形陡峭,八八之後,部落裡多處民宅出現裂隙,部分地基也有滑動之虞,整治不易。但民眾與工程單位間缺乏有效溝通,則讓整治工程陷入了「做與不做都被罵」、「越做越糟糕」的尷尬境況。






新發大橋正式通車,美濃至寶來交通大致復原

文/何欣潔。 - 5 六月 2011 - 6 篇回應

新發大橋正式通車,美濃至寶來交通大致復原

莫拉克災後近兩年來,不論晴雨或長官蒞臨與否,荖濃溪畔的農友與工作者均認真地為了重建而摸索、努力著。新發大橋的通車既標誌著重建正式邁向新的階段,也意味著重建工作即將面臨更複雜的考驗。






沒有溫泉的日子:重建六龜,努力發展觀光特色

文/何欣潔 - 4 六月 2011 - 1 篇回應

沒有溫泉的日子:重建六龜,努力發展觀光特色

擅長書法的王坤煌,想將六龜的龜王傳說製作成「龜王御守」,並以六龜農特產梅子、鳳梨、芒果等鮮果發展不同的主題御守,讓遊客前來蒐集、收藏,形成另類的伴手禮。






來不來得及?李價低迷 農會進場共同運銷補破網

文/柳琬玲 - 3 六月 2011 - 3 篇回應

來不來得及?李價低迷 農會進場共同運銷補破網

農糧署孫主任表示,他接獲指示到山區了解紅肉李問題,開會前一天,甲仙農會邀集蜜餞公會理事長協商,公會表示紅肉李加工需求量不大,拒絕配合收購。但區長質疑,「公會不收,但仍有中盤收購每公斤6元,賣誰」?






大愛生活系列(24)沒有廚房的民族大愛小學

文/鄭淳毅 - 2 六月 2011 - 3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4)沒有廚房的民族大愛小學

「大愛園區一定會蓋國小」,是政府與援建單位慈濟基金會信誓旦旦的承諾。但一年多來,小學空有興建承諾,沒有興建事實。絕大多數的居民和家長,沒看過這所小學的設計藍圖,也沒有相關單位說明。動土後才發現,學校的規劃沒有廚房,也沒有圍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