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部落

吉娜工作室:一個爸爸六個媽

文/劉瑋婷 - 21 一月 2011 - 5 篇回應

吉娜工作室:一個爸爸六個媽

隨著住在山下的時間愈來愈久,加上政府提供的各項工作陸續結束,生活上的壓力也與日俱增,於是,在大愛村中,有一群媽媽互相鼓勵彼此走出家門,嘗試合作成立工作室,讓大家看到這股「媽媽的力量」。

認識部落:從聽故事開始

文/柯亞璇 - 19 一月 2011 - 4 篇回應

認識部落:從聽故事開始

他說,「其實那個過程與土地的關係,是我最想要透過攝影紀錄去呈現出來的。」王友邦總是透過一個過程、一個過程然後再回頭過去慢慢回到部落跟老人家請教,請部落耆老提供意見並且把錯誤的訊息修正。






這是祖先留下來的土地

文/楊念湘,愛鄉‧巴伐伐隆 - 7 一月 2011 - 4 篇回應

這是祖先留下來的土地

台東縣政府為解決災民永久屋用地,擬強制徵收周邊其他排灣族人土地,地主王月理表示:「這是我的祖先辛苦下來的,也是我要留給小孩子的,如果政府真的要來,我一定喝農藥死在這裡。」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3)我的名字是Alang

文/劉瑋婷 - 5 一月 2011 - 2 篇回應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3)我的名字是Alang

2011年的第一天,改制後的那瑪夏區南沙魯里在跨越了去年的風風雨雨後,在這一天迎接了新成員,這位新成員對南沙魯人並不陌生,他是紀錄片工作者─鄭澤文。






杜絕山老鼠─來義往部落山口需管制

文/陳韋馨 - 4 一月 2011 - 2 篇回應

杜絕山老鼠─來義往部落山口需管制

來義分駐所檢查哨警員金帥國強表示,「加強山區的出入管理用意良好,但僅是登記出入車輛與人員,並無法有效杜絶山老鼠,但執行單位還是得依照上級指示辦事,還請入山的遊客多加配合。」






雖有爭議,仍十分期盼:桃源替代道路─削山便道

文/鄭淳毅 - 3 一月 2011 - 雖有爭議,仍十分期盼:桃源替代道路─削山便道 已關閉迴響。

雖有爭議,仍十分期盼:桃源替代道路─削山便道

居民希望取代南橫的削山便道能在汛期前完成,不要再發生去年農產嚴重損失的情況。究竟何時能完成?完成後是否果然安全穩固,足可維持通行?暫且只能如甲仙工務段段長所言:「就是盡力。」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2)一年以後,第二個聖誕節

文/劉瑋婷 - 28 十二月 2010 - 5 篇回應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2)一年以後,第二個聖誕節

聖誕夜晚上,部落青年在球場舉行「Live演唱會」,部落青年架起投影機與銀幕,播放災後五百天以來,南沙魯的點點滴滴,有在平台上的無奈、在直升機上的茫然、在瑪雅村親手寫下「可能的死亡名單」時的沉重。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文/古秀惠 - 28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親愛的朋友,阿禮見!

旱季來臨,我們回家了,帶著簡單的家當,五金工具、貓、狗、鴨鴨,還有人。這幾天,媽媽總是三不五時用一種魯凱特有的悲腔,詠唱她對家園變故的情懷。孩子們聽了,搖頭吭鼻有點不以為然,小聲苛責著吶!這就是代溝吧。






大愛生活系列(19)第一個聖誕節

文/鄭淳毅 - 27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9)第一個聖誕節

第一次在偌大園區裡報佳音,南沙魯人帶著音響上路。這一次用錄製的聖歌代替現場合唱,出動多位長老同時為多戶人家祝福。族人說,沒辦法,園區實在太大了,「每一個都唱會受不了。」






禮納里系列(4)部落入住儀式:出發的第一步

文/何欣潔 - 26 十二月 2010 - 4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4)部落入住儀式:出發的第一步

終於能夠離開營區或賃屋而居的生活,來到正常的房屋居住,是生活重建的路途上相當重要的里程碑。對於三個部落的居民來講,禮納里是全新的家屋,也是重要的喘息空間。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1)我們要把民族國小留下來

文/劉瑋婷 - 20 十二月 2010 - 48 篇回應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1)我們要把民族國小留下來

早期南沙魯尚無民族國小時,當時的學童都必須到瑪雅村內的民權國小上課,李長榮說:「我們以後要回來的族人,他們的小孩子要念哪裡?去民生嗎?去民權嗎?要回到以前的樣子嗎?」






禮納里系列(3)律師:拿起原子筆,刪除永久屋契約爭議條文!

文/何欣潔 - 20 十二月 2010 - 6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3)律師:拿起原子筆,刪除永久屋契約爭議條文!

林三加律師提醒族人,可以把自己不願意接受的條文用筆仔仔細細地、一字一句地劃掉,契約的簽訂本來就應該在雙方你情我願的狀況下進行,這是人民受法律保障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