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部落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文/李孟霖 - 27 三月 2011 -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已關閉迴響。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造成高士永久屋進度落後的主因,是基地位於山頂稜線,加上氣候影響,使得施工的困難度及成本大增,目前僅完成整地及公共設施的建設,而援建的世界展望會則已將預算用罄,不得不請求公部門的挹注。

禮納里部落 (9)紥芭蒂細:每天都會想以前那個房子

文/柯亞璇 - 23 三月 2011 - 2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 (9)紥芭蒂細:每天都會想以前那個房子

紥芭蒂細表示,「繡十字繡,最難的就是一定要按著格子繡。因為,如果錯了一格,那就會一直錯下去。」遷村規劃與繡十字繡的順序有著共同邏輯。在規劃的第一步就錯了,後續也就一直錯下去!






越域引水是否準備復工?

文/鄭淳毅 - 22 三月 2011 - 2 篇回應

越域引水是否準備復工?

「曾文越域引水」工程被視為莫拉克災情慘重的禍首之一,總統馬英九做出「無限期停工」承諾。但在那瑪夏區的工程現場仍持續有工程人員進出,近日更向台電申請接電,立起了電線杆,居民質疑是否將為復工做準備。






拉拉吉咖啡:大雨來時,首當其「沖」就是我!

文/柯亞璇 - 22 三月 2011 - 拉拉吉咖啡:大雨來時,首當其「沖」就是我! 已關閉迴響。

拉拉吉咖啡:大雨來時,首當其「沖」就是我!

如果阿里山鄒族人隨著部落遷村下山,在山上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咖啡該怎麼辦?部落產業是原住民族人的經濟命脈,遷下山後,沒有土地種植咖啡,族人又要靠什麼收入來維持山下的生活?






「紙風車」戲劇宣導防避災 災區學童朗朗上口

文/李孟霖 - 13 三月 2011 - 「紙風車」戲劇宣導防避災 災區學童朗朗上口 已關閉迴響。

「紙風車」戲劇宣導防避災 災區學童朗朗上口

「望、聞、看、查」,紙風車劇團以簡單的背景,誇張趣味的表演方式,將如何防預防土石流災害的口訣以RAP的方式,讓每個孩子都能輕易的熟記,連一旁的家長老師也看的津津有味。






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文/柯亞璇 - 12 三月 2011 - 4 篇回應

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汪明輝表示:鄒族人想要回到傳統領域,可是那邊被非法侵佔了。「非鄒人」又透過各個民意代表及有力人士來封殺,表面上政府說可以,到最後都不可以。我們原住民永遠都是被騙,那政府永遠都是騙人的。






禮納里部落(8)長榮百合小學動土典禮儀式

文/柯亞璇 - 28 二月 2011 - 1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8)長榮百合小學動土典禮儀式

長榮百合國小第一屆校長陳世聰表示,禮納里是個充滿期待與希望的部落,也感謝在地的族人,未來希望能接受其他非原住民族群的其他小朋友來這邊學習,一起來感受這樣多元文化的教育場所。






禮納里系列(7)好茶村:生活該是回復平靜的時候了。

文/柯亞璇 - 16 二月 2011 - 5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7)好茶村:生活該是回復平靜的時候了。

好茶族人表示,生活該是回復平靜的時候了。經過這麼長的時間與政府溝通遷村的問題,現在好不容易來到新的環境,希望可以重新開始一個全新的生活。






禮納里系列(5)入住一個月的生活

文/鄭淳毅 - 30 一月 2011 - 8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5)入住一個月的生活

老人家如何適應新環境,需要持續關注;而青壯年人則很快的開始考量實際上的生活問題。手腳頗快的大社居民,已幾乎在每條巷子都開起了商店,小吃、麵攤、飲料、檳榔……不一而足。






重回舊好茶(2):見到曾經那樣美麗的舊好茶,都值得了。

文/柯亞璇 - 28 一月 2011 - 4 篇回應

重回舊好茶(2):見到曾經那樣美麗的舊好茶,都值得了。

爬上舊好茶部落的葉巧雯說:「跋涉過南隘寮溪河床,走在過往的新好茶上,攀爬陡峻北大武山道,回家的路是這麼的艱辛。身體要這麼的貼近土地,但見到曾經那樣美麗的舊好茶,都值得了。」






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文/柯亞璇 - 27 一月 2011 - 46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5) 第二期永久屋基地土地變更計畫協商破裂?!

長治百合園區第二期原預定在今年6月完工,卻在部落說明會前夕,接到屏東縣政府要求,變更規劃設計,教堂空間憑空消失,縣府並要求要有保留「第三期用地」,援建單位與建築師十分不滿,霧台鄉長表示不解:「哪有那麼多災民?」






縣市合併,苦了災區?

文/何欣潔 - 22 一月 2011 - 1 篇回應

縣市合併,苦了災區?

縣市合併是台灣行政區劃變革的重要事件,落實到基層鄉鎮之後,是否能使鄉民真正感受到自己成為市民?尤其在莫拉克重建災區,基層與市府若溝通不良,小則產業繼續凋敝,大則可能影響明年汛期的防災與救難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