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莫拉克颱風

大愛生活系列(26)未被規劃的多元信仰空間

文/鄭淳毅 - 24 六月 2011 - 大愛生活系列(26)未被規劃的多元信仰空間 已關閉迴響。

大愛生活系列(26)未被規劃的多元信仰空間

來自桃源的天主教信徒指出:「沒有教會,都只能在信徒家輪流做禮拜,人多的時候擠都擠不下。」也有來自六龜的阿嬤,抱怨沒有像平常漢人聚落隨處可見的廟口,做為信仰寄託,以及讓居民交流、聊天、散步的場所。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文/鄭淳毅 - 22 六月 2011 -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已關閉迴響。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從「民族國小」到「民族大愛國小」,對部落族人來說,形成情感上的「斷裂面」:「國小重建過程,有很多的意氣之爭,但是大家都忘了,它是一群人共同的、很深的情感。這也是重建中很重要的部分,卻沒有被考慮進去」






沿海防汛準備 家扶宣導發救難包

文/李孟霖 - 19 六月 2011 - 沿海防汛準備 家扶宣導發救難包 已關閉迴響。

沿海防汛準備 家扶宣導發救難包

今年70歲的塭豐村民廖李玉來回憶,八八水災時被困三天,小孩子餓到冒冷汗,她只好在房子周圍抓蝦子,烤來給孩子們充饑。她認為家扶中心發的救難包相當實用,「尤其是手套和繩子,可以從二樓下來搭膠筏出去。」






部落應該是很單純的,為什麼現在部落會失去這些東西?!

文/柯亞璇。 - 18 六月 2011 - 5 篇回應

部落應該是很單純的,為什麼現在部落會失去這些東西?!

夏林清表示,「學校制度所教的東西,不止跟部落文化的關係是斷裂的,有時候也讓我們蓋了很多的被子,讓原住民整個很挫折,因為這都不是原來生活的一部份。」






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文/柯亞璇 - 16 六月 2011 - 1 篇回應

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高正治醫師說:「原住民活在當下的世界觀與資本社會主義本來就是在不同的社會架構中。所以當原住民部落遇到助人的工作時,不但要填表,還要問你結婚幾次?然後問你有沒有自己的房子?有沒有自己的地?」






觀摩產業再造 林邊居民赴台南取經

文/李孟霖 - 15 六月 2011 - 2 篇回應

觀摩產業再造 林邊居民赴台南取經

林邊及佳冬的社區幹部前往台南市七堵區的十份社區及篤加社區觀摩取經,該兩社區與林邊佳冬的天然環境相類似,參與人員皆表示獲益良多,對地方的發展,尤其是魚塭轉型再造,注入許多可能性。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文/鄭淳毅 - 13 六月 2011 -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已關閉迴響。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寶山里地形陡峭,八八之後,部落裡多處民宅出現裂隙,部分地基也有滑動之虞,整治不易。但民眾與工程單位間缺乏有效溝通,則讓整治工程陷入了「做與不做都被罵」、「越做越糟糕」的尷尬境況。






長治百合部落 (18)一半的谷川部落

文/柯亞璇 - 12 六月 2011 - 長治百合部落 (18)一半的谷川部落 已關閉迴響。

長治百合部落 (18)一半的谷川部落

災後部落手工藝銷售的情況無法回到往日水準,再加上部落現在住在永久屋以及住在山上的族人比例各占一半,呂靜花表示,部落許多事務的討論常常是山上山下兩邊分開討論的方式進行。






瑪雅里:我們相信政府專家,結果呢?

文/劉瑋婷 - 11 六月 2011 - 7 篇回應

瑪雅里:我們相信政府專家,結果呢?

那瑪夏區機關重建,災後668天,在市政府拍板定案之後,區內依然對定案的方式持不同看法,同時部落之間的對立加上對公部門的不信任也使得問題持續發酵,機關重建是否能塵埃落定,仍有待沉澱與觀察。






高士永久屋「遷村型」無著 縣府:不會放棄

文/李孟霖 - 9 六月 2011 - 8 篇回應

高士永久屋「遷村型」無著 縣府:不會放棄

延宕多時的高士永久屋興建工程,今年4月復工,目前完成近五成,但僅適用莫拉克特別條例的22戶,另以「集體遷村屋方案」申請永久屋的20戶,目前仍無著落,居民擔心莫拉克特別條例到期後該何去何從。






大後部落「無毒龍鬚菜」勾勒部落產業的遠景

文/李孟霖 - 7 六月 2011 - 2 篇回應

大後部落「無毒龍鬚菜」勾勒部落產業的遠景

大後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劉秀英表示,來義的天然條件佳,可種出品質優良的蔬菜,目前約六位居民參與,栽種面積約一甲多,未來可望在部落內推廣,成為災後的新產業。






嘉蘭重建:「道德勸說」的氛圍,被徵收的地主不敢講話!

文/柯亞璇 - 6 六月 2011 - 1 篇回應

嘉蘭重建:「道德勸說」的氛圍,被徵收的地主不敢講話!

長期記錄台東災區變化的「嘉蘭報告」李三沖表示,嘉蘭災區氛圍是,「你應該體諒災民,變成一種『道德勸說』的氣氛。」以至於被徵收的地主連「就留一小塊給我蓋房子,這樣就好。」這樣卑微的請求都不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