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汛期

那瑪夏居民:年年都在通車典禮的台21線,請政府上來住一年體驗

文/劉瑋婷 - 22 五月 2013 - 6 篇回應

那瑪夏居民:年年都在通車典禮的台21線,請政府上來住一年體驗

上個月的清明連假,那瑪夏的聯外道路台21線因雨中斷,4月13日搶通之後,又在前幾天中斷了,目前正值水蜜桃、紅、黃肉李的產季,居民只得繞路運送農產下山,面對年年都重複發生的情形,部落居民說:「乾脆請他們來這邊住一年,看這樣的生活好不好過?」

夏日汛期挑戰正式來臨─來義的撤村廣播

文/鄭淳毅 - 10 六月 2012 - 1 篇回應

夏日汛期挑戰正式來臨─來義的撤村廣播

屏東縣來義村過去連續兩年遭受莫拉克、凡那比颱風侵襲,幾年來已習於每逢雨季常須撤離。在連續豪雨之下,來義、義林村在本日(6月10日)下午進行今年首次撤村,雖然雨勢已於晚間變小,但今日豪雨宣告汛期正式開始。






梅雨到 達卡努娃成孤島 一工程人員受困獲救

文/劉瑋婷 - 4 五月 2012 - 1 篇回應

梅雨到 達卡努娃成孤島 一工程人員受困獲救

連續兩日的梅雨,使得那瑪夏區達卡努娃里的聯外道路中斷,包含民生大橋正在進行橋梁工程,因而改走便道,同樣的,西安吊橋也因擴大橋面而重建,僅有一條施工便道,兩條涵管鋪設而成的道路皆中斷,亦有工程人員受困後獲救。






六龜汛期防災:基層努力,新市府仍須調適

文/何欣潔 - 21 四月 2011 - 1 篇回應

六龜汛期防災:基層努力,新市府仍須調適

汛期即將來臨,在莫拉克風災中損失慘重的高雄市六龜區各里莫不嚴陣以待,進行演練防救災演練。但近日卻傳出縣市合併後,新開部落該項計畫經費遭到刪除,使得積極準備防災的基層工作者感到十分挫折。






河床上的小米

文/鄭淳毅 - 2 二月 2011 - 4 篇回應

河床上的小米

八八災後,務農人家的生計愈形艱窘了。「救急賑濟」性質的八八零工已結束,農地流失、農路毀損……種種打擊不一而足,並持續發生。但與其鎮日荒閒,不如在僅有的土地上盡其所能耕耘,而對於收穫,似乎又一貫顯得隨時知命。






從災後救援到災前預防:六龜飛鷹大隊隊部建避難中心

文/何欣潔。 - 1 一月 2011 - 1 篇回應

從災後救援到災前預防:六龜飛鷹大隊隊部建避難中心

為防止莫拉克風災中各社區失聯、成為孤島、新開部落甚至必須以彈弓傳紙條來傳遞訊息的窘境,陳明華理事長也在隊部加裝天線,讓各社區聯繫能夠更快速、更安全。






莫拉克週年專題─重災區回顧(3):政策土石流 淹覆那瑪夏

文/PNN‧莫拉克獨立新聞網 - 6 八月 2010 - 4 篇回應

莫拉克週年專題─重災區回顧(3):政策土石流 淹覆那瑪夏

那瑪夏鄉是僅次於小林村的「明星災區」,分為南沙魯村、瑪雅村、達卡努娃村三大聚落。其中南沙魯村的重創,更被質疑與越域引水工程相關,但公共工程委員會否定工程不當對部落的災害,居民在悲憤中等待重建,但永久屋政策再次如土石流,摧毀著她們。






大雨大雨一直下(2):公部門與民間─計畫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文/劉瑋婷 - 23 七月 2010 - 8 篇回應

大雨大雨一直下(2):公部門與民間─計畫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在縣府要求鄉公所處理物資採購計畫後,公部門所採購的與居民的需求仍有落差,對於居民而言,發電系統與通訊設備才是最需要的,但在南沙魯,發電機卻直到七月份才送到村莊。






林邊今年淹不淹?鄉長:審慎樂觀

文/李孟霖 - 22 七月 2010 - 林邊今年淹不淹?鄉長:審慎樂觀 已關閉迴響。

林邊今年淹不淹?鄉長:審慎樂觀

災後將近一年的林邊鄉,無論是暫時搬離的,或是留下來的;無論是地方政府,或是平民百姓,大家都等待著一場賭盅的開闔─今年會不會再淹大水,押上得籌碼─僅有的財產與僅剩的信心。






災後林邊鄉的機會?與命運!

文/李孟霖 - 19 七月 2010 - 1 篇回應

災後林邊鄉的機會?與命運!

受災嚴重的林邊與佳冬鄉,不但重建課題多,還要償還向中央政府借的10億,這是當時緊急處理災情的經費,因未列入重建特別預算內核銷,因此需分期攤回給中央政府,加上各項工程尚未完成,貧瘠鄉鎮面臨空前考驗。






過河流籠-美蘭孩子的暑假

文/鄭淳毅 - 17 七月 2010 - 4 篇回應

過河流籠-美蘭孩子的暑假

八八風災後,美蘭部落連接高中村的吊橋遭掩埋,貨櫃搭的便橋也常被大雨沖走,大人小孩剩下一條簡易流籠。相較於大人,有些孩子覺得,流籠很好玩,沿途裸露的土石,是大人的擔心,但也是孩子山裡童年的一段記憶。






因應颱風,桃源鄉開會討論

文/柳琬玲 - 2 七月 2010 - 2 篇回應

因應颱風,桃源鄉開會討論

針對縣府將「強制撤離」的機制下放給鄉公所決定,鄉長表示,寶山村二集團村距離派出所路程過遠,難以即時求援;拉芙蘭村後山大片崩塌,前面包夾著抬高的河床,擔心村民遇險無處可逃,因此這兩村需強制遷離,其餘尊重村長決定。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