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民族村

我們如何共同避難(1):災後一年,南沙魯避難平台只有地基

文/何欣潔 - 27 七月 2010 - 6 篇回應

我們如何共同避難(1):災後一年,南沙魯避難平台只有地基

南沙魯避難屋在4月動工,三個月後只完成兩棟房舍地基的灌漿作業,台21線逢雨就斷,工程進度大幅落後,颱風季已開始,南沙魯居民仍無避難之處。

大愛生活系列(6)遊戲規則不明,自主管理未定990517

文/鄭淳毅。 - 17 五月 2010 - 123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6)遊戲規則不明,自主管理未定990517

縣府重建會、慈濟生活重建中心,都表示會輔導居民成立自主管理委員會,將園區事務交由居民自行決定和執行。自主管委會何時成立、成立後的工作、是否真能讓居民完全自主,值得外界持續關注。






原鄉重建在雲端─高雄縣府第九次重建會議內容整理

文/鄭淳毅 - 14 五月 2010 - 原鄉重建在雲端─高雄縣府第九次重建會議內容整理 已關閉迴響。

原鄉重建在雲端─高雄縣府第九次重建會議內容整理

高雄88災後的原鄉受災戶中,不到兩千人遷入永久屋居住,多數人回到原鄉,但重建會議對原鄉重建卻未多有著墨。雖定有「雲端計畫」協助扶持原鄉產業,但並未須輔以安居的避難屋、聯外道路,實際協助效應有待觀察。






Namasia的災後250天(4)巴拉卡夫:因為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文/劉瑋婷 - 5 五月 2010 - 2 篇回應

Namasia的災後250天(4)巴拉卡夫:因為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巴拉卡夫是南沙魯的布農族人,長期在外工作,八八災後於居住的社區募款,所有款項交由南沙魯作為重建之用,為了表示謝意,南沙魯村民們集體北上,在花園新城內舉行打耳祭,還有射箭、鋸木、揹柴等趣味競賽。






大愛生活系列(5)黃沙配飯菜的日子何時結束?990501

文/劉瑋婷 - 1 五月 2010 - 90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5)黃沙配飯菜的日子何時結束?990501

我住在小林附近的平埔族朋友說:他大嫂家門口有三根菸蒂,就被永久屋慈濟糾察隊罰錢;一個月只能在社區涼亭公開場合烤肉二次;現在大嫂說考慮要遷出永久屋,乾脆回到災區搭簡易工寮住好了,這樣比較自由吧!






Namasia災後250天(2)南沙魯─在雨中等待救援,在雨中重建家園

文/劉瑋婷 - 29 四月 2010 - 3 篇回應

Namasia災後250天(2)南沙魯─在雨中等待救援,在雨中重建家園

八八水災當時,南沙魯村民在這裡等待救援,該地也是過去民族的舊部落位址,民族部落兩次遷移,後因政府政策搬至目前的位置,水災後,選在這塊祖先的土地重建,族人表示:「可能是上帝希望我們回到祖先的土地上」。






卡在縣府的那瑪夏避難屋

文/輔大生命力新聞網記者許珈菁,區煦俐 - 17 三月 2010 - 3 篇回應

卡在縣府的那瑪夏避難屋

最近開始漂一些雨了,我們很擔心,現在都三月了,六月雨季就要來了。政府的錢都投入到大愛屋,好像我們這些回原鄉的就不是人,只會跟我們說雨季要來很危險,但避難屋卻還沒有下落。






靼虎‧犮拉菲先生談大愛園區規範

文/鐘聖雄 - 15 三月 2010 - 38 篇回應

靼虎‧犮拉菲先生談大愛園區規範

記者走訪大愛村,前往日前甫開幕的「慈濟生活重建中心」,詢問未來園區管理規範問題,訪談對象為靼虎‧犮拉菲,他視自己為三民鄉(那瑪夏鄉)入住大愛村者的對外發言人,部分南沙魯村民也稱他為「大愛先生」。






大愛落成系列 (5) 不同的哲學

文/范月華 - 11 二月 2010 - 19 篇回應

大愛落成系列 (5) 不同的哲學

老師:『我們在山上教堂唱的歌都跟這些藍衣服的人不一樣,還有我們這裡的教堂為什麼沒有牧師跟傳道了?是不是他們不能進來這裡?藍衣服的人為什麼不要禱告了?』






大愛落成系列 (2) 歡喜入厝南沙魯,原味消失了

文/范月華 - 10 二月 2010 - 72 篇回應

大愛落成系列 (2) 歡喜入厝南沙魯,原味消失了

常常被提醒不抽菸、不喝酒、不烤肉;這還是原住民的日常生活嗎?我們因為88水災遷居他鄉已經很痛苦了,還要遵守慈濟人的靜思進化生活,我有再一次被強迫「殖民」的痛苦。






大愛落成系列 (3) 山下有大愛,山上自己來?

文/鄭淳毅,鐘聖雄,許珈菁 - 10 二月 2010 - 8 篇回應

大愛落成系列 (3) 山下有大愛,山上自己來?

縣府對返鄉者提供協助有限,加上大愛村傳出續建二期工程消息,不少災民認為,縣長希望返鄉者知難而退,重新遷居山下。居民表示,選擇在山上的人,始終為了土地、文化、生活努力,「我們不是少數,對政府沒有期待,只希望社會大眾知道我們的心聲。」






南沙魯村兒童的寒假(2)對不起!我們可以握手了嗎?

文/范月華 - 4 二月 2010 - 1 篇回應

南沙魯村兒童的寒假(2)對不起!我們可以握手了嗎?

孩子們的世界是可愛的、單純的,他們勇敢的說出心中的喜怒哀樂,毫不掩飾;他們也許不明白因為土石流,而必須學習分離的抉擇,但是他們當下最在乎的還是,『對不起!我們可以握手了嗎?』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