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布農族

山上會斷水斷電嗎?高雄縣災後重建委員會第6次會議紀錄

文/莫拉克新聞網整理 - 3 十一月 2009 - 27 篇回應

山上會斷水斷電嗎?高雄縣災後重建委員會第6次會議紀錄

原本原民會對於永久屋分配的解釋是:「接受撤離獲配永久屋之民眾,仍可保有其原鄉土地所有權,惟不得住人,僅得作為部落共同文化資產,其用途得由部落討論決定。」但高雄縣府目前傾向,「凡是被劃入危險區內的部落,山上採取斷水斷電措施」。

勤和村:不投票的無聲抗議

文/柳琬玲 - 2 十一月 2009 - 3 篇回應

勤和村:不投票的無聲抗議

為了確認桃源鄉勤和村民的遷村意願,週日(11/01)下午於陸軍官校舉辦了一場關於「勤和村民遷村意願」的公民投票,在自救會幹部號召下,村民以拒絕領票與投票的實際行動,無聲地抵制了縣府希望村民集體遷居他鄉的既定政策。






那瑪夏大逃亡─奔逃的部落人生

文/munch - 1 十一月 2009 - 1 篇回應

那瑪夏大逃亡─奔逃的部落人生

跑回山區的那瑪夏大逃亡,不斷展開,政府該悟澈,山下無能遷村安置,就該將重心移回山上,開始去規劃協助山區的部落,找到安全的居住位置,進行永續和諧的山居型式,讓原住民不只是文化的代表,更是自然生活的世界楷模。






那瑪夏民族村:大家都睡不著

文/康椒媛,柳琬玲 - 31 十月 2009 - 那瑪夏民族村:大家都睡不著 已關閉迴響。

那瑪夏民族村:大家都睡不著

現在,整個民族村的重建陷入了僵局,想遷住永久屋的族人,礙於法令僅有40幾戶通過申請,還有100戶情況未明,想回山上的人,面臨政府不確定的各種政策動作,不知未來如何,造成不管想回家或想搬家的族人,大家都睡不著。






重建會新聞稿1028─那瑪夏返鄉討論會

文/重建委員會新聞稿 - 28 十月 2009 - 重建會新聞稿1028─那瑪夏返鄉討論會 已關閉迴響。

重建會新聞稿1028─那瑪夏返鄉討論會

莫拉克颱風重創高雄縣那瑪夏鄉,那瑪夏鄉公所被迫暫遷旗山鎮民眾服務社辦公。那瑪夏鄉長伊斯坦大.呼頌今天(28日)在「鄉公所返鄉計畫討論會」中,指鄉公所復建地未定及那瑪夏鄉聯外台21線道,降為「簡易修復」丙類道,山區又將降限影響農作,已引起災民疑慮不安。






人要像荖濃溪的魚─桃源鄉復興村民謝清蘭專訪

文/康椒媛 - 21 十月 2009 - 18 篇回應

人要像荖濃溪的魚─桃源鄉復興村民謝清蘭專訪

不要說我們想回家而已,魚也會想家,風災後,山上荖濃溪的魚被沖到下游去,最近水清的時候,看見他們逆游上來,有的一直沿著荖濃溪跳上去。我都告訴我的孩子,人的生活不要像葉子掉到水裡,隨波逐流,要像荖濃溪的魚,逆游而上,面對原來的生活。






民族的兩個世界─村長劉金和, 村民謝綺燕、李惠民專訪

文/劉金和、謝綺燕、李惠民、林春福口述,馮小非記錄整理 - 12 十月 2009 - 20 篇回應

民族的兩個世界─村長劉金和, 村民謝綺燕、李惠民專訪

為了討論要不要立刻簽署永久屋的意願書,民族部落內部紛爭不斷,缺乏政府部門說明永久屋附帶的權利義務的文件資訊,所有的訊息都以口傳的方式 在部落內流通,造成很大的信任危機與緊張關係。以下分別專訪民族村長與民族國小的老師謝綺燕,前者代表的是簽署意願書遷居永久屋的居民意見,後者為不準備遷居至大愛永久屋的居民,希望透過不同意見的表達,釐清問題面貌。






安全評估說明會記錄 (9)那瑪夏鄉三村

文/康椒媛 - 10 十月 2009 - 7 篇回應

安全評估說明會記錄 (9)那瑪夏鄉三村

那瑪夏鄉三個村落中,除民生村部分地區被評估為安全,其他地區多被列入不安全區,民族村目前有將近八成居民預計入住由慈濟興建的大愛屋,有兩成村民可能打算回山上。民權與民生村民對遷居或回鄉還沒有明確共識。另外,如果部落為劃入危險區內的房舍,若居民願意撤離,政府將提供永久屋,如不願撤離,政府應告知該地區不得供人居住,土地也必須降限使用。而獲配永久屋者,將不得回原居地建造房舍,可保留原鄉土地所有權,但不得居住,僅得作為部落共同文化資產。






家,你好嗎─那瑪夏青年安吾斯專訪

文/康椒媛 - 5 十月 2009 - 3 篇回應

家,你好嗎─那瑪夏青年安吾斯專訪

在部落裡長大的安吾斯,1987年生,住在那瑪夏鄉民權村,布農族裔。從小住在山上,國中以前在部落裡讀書,18歲前到達最遠的地方是就讀的旗山高中。即使在外地讀書,內心仍然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會回到部落生活。






我們如何看待溪流與疏浚?

文/胡慕情 - 30 九月 2009 - 我們如何看待溪流與疏浚? 已關閉迴響。

我們如何看待溪流與疏浚?

從前從前,當我們還不稱呼高屏溪流域之一的荖濃溪為荖濃溪時,她被布農族稱為「La-ku-la-ku」,也就是「兇猛、敬畏的河」。據自然步道協會理事 林淑英老師描述,布農族的生命經驗從不侵犯La-ku-la-ku,「他們相信溪流孕育所有的生命,刻畫出高山峻嶺和溪谷的美麗圖案,所以要非常尊崇。」但如今我們並不尊崇La-ku-la-ku,並進一步侵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