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八八風災

嘉蘭報告77-78嘉蘭芭伊工坊作陶土

文/嘉蘭報告 - 24 七月 2011 - 嘉蘭報告77-78嘉蘭芭伊工坊作陶土 已關閉迴響。

嘉蘭報告77-78嘉蘭芭伊工坊作陶土

嘉蘭的芭伊工坊是八八水災之後成立的一個製作傳統排灣族陶珠的婦女工坊。7月初,工坊開始嘗試自己生產製作陶珠的色土,朝著提高原材料的品質與降低生產成本的方向前進。

好茶族人:「依法行政」,這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對話。

文/柯亞璇 - 23 七月 2011 - 2 篇回應

好茶族人:「依法行政」,這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對話。

好茶族人柯連登表示,我們好茶部落是一個滅村的!我們看到的是瑪家村、大社村的族人還可以回家拿財產。對於好茶村便宜行事的「遷村」,他也表示,請不要再跟我們說一切「依法行政」,這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對話。






災後兩年,阿秋蓮霧日記

文/章雅喬 - 23 七月 2011 - 7 篇回應

災後兩年,阿秋蓮霧日記

阿秋姊把土全部翻過一次,讓野草長出來,蓮霧株也全部重新接,她說,不用藥,讓草自然去長才能徹底改善土質,種出來的蓮霧才會好吃。雖然前途艱難,三個孩子的學費必須全額貸款,阿秋姐只望老天賞臉,讓蓮霧能順利結果。






大愛生活系列(28) 一位長者過世之後:大愛村老人照護問題

文/何欣潔 - 21 七月 2011 - 4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8) 一位長者過世之後:大愛村老人照護問題

大愛村民來自不同的原籍社區,鄰里關係較一般鄉村薄弱,又受限於房屋坪數,子女無法同住,導致園區內有許多獨居老人。王明耀指出:「大愛村的確是一個老化的社區,過世的這位老人家,就是社會局列管的獨居老人之一。」






護岸做一半,復興居民憂豪雨成災

文/鄭淳毅 - 19 七月 2011 - 護岸做一半,復興居民憂豪雨成災 已關閉迴響。

護岸做一半,復興居民憂豪雨成災

始終不獲重視的復興護岸工程,在陳情兩年後,卻只得到「邊坡防護工程只做一半」的結果,居民質疑公務人員漠視當地人的生命財產安全,有瀆職之嫌。居民表示,公務人員都被包商牽著鼻子走。






六龜無毒金黃芒果─請您與山豬與猴子一起享用

文/農家小舖 - 17 七月 2011 - 六龜無毒金黃芒果─請您與山豬與猴子一起享用 已關閉迴響。

六龜無毒金黃芒果─請您與山豬與猴子一起享用

謝伯伯用災後重建的誠心來種作,無奈這兩萬斤芒果,卻因為皮裳(外表)的些許缺陷,無法進入正常通路。希望你能支持,與山豬、猴子一起享用六龜無毒金煌芒果!






長治百合部落(20)魯凱日:吉露部落小米祭精神,另一個全新的出發!

文/柯亞璇 - 16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20)魯凱日:吉露部落小米祭精神,另一個全新的出發!

對吉露村來講,今年在山下的祭典是新環境的另一個開始,更是吉露村小米祭精神另一個全新的出發!雖然儀式有改變,但魯凱族人仍非常重視背後的精神!






瑪雅個別重建進度:私設道路陷瓶頸

文/劉瑋婷 - 15 七月 2011 - 瑪雅個別重建進度:私設道路陷瓶頸 已關閉迴響。

瑪雅個別重建進度:私設道路陷瓶頸

瑪雅平台上的個別重建,雖有紅會及展望會協助,但在私有地上進行興建,面臨法源與經費補助問題,私設道路雖有善款用以規劃設計,但因法規限制受阻,高雄市府表示,將設法突破,希望此案能繼續執行。






「照顧服務」需求大 受災社區產業新選項

文/李孟霖 - 14 七月 2011 - 「照顧服務」需求大 受災社區產業新選項 已關閉迴響。

「照顧服務」需求大 受災社區產業新選項

繼井仔頭環保清潔勞動合作後,萬丹鄉生活重建中心計畫今年七月將成立照顧服務勞動合作社,希望藉由該合作社地成立,一方面使社區內長者的生活獲得妥善的照顧,也能增加農村的在地就業機會。






夏日豪雨侵襲,大愛村淹水及膝

文/何欣潔 - 13 七月 2011 - 夏日豪雨侵襲,大愛村淹水及膝 已關閉迴響。

夏日豪雨侵襲,大愛村淹水及膝

經常淹水的大愛村,昨日再度淹水及膝,居民無奈表示:「官方是有回一個公文給我們啦,說『已經有在改善排水設計』,但還沒發包也還沒施工啊。我是覺得,這種很迫切、很重要的事情,最好是快點解決比較好啦!」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文/何欣潔 - 13 七月 2011 - 6 篇回應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甲仙愛鄉協會理事長陳敬忠表示,公田插秧學習活動已經進入第三期,後面兩期的活動分別與寶隆國小、甲仙國小合作進行,「讓小孩子知道做農是怎麼一回事,讓做農成為他們人生的一種選擇。」






文化傳承:從「歸零」開始

文/柯亞璇 - 11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文化傳承:從「歸零」開始

儘管因為永久屋政策破碎了部落的情感,德文部落族人陳春花仍努力不懈的抱著與部落在一起的初衷,山上與山下來回奔波教授族人傳統繡法與服飾製做的各種技巧,將破碎的情感一塊塊縫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