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世界展望會

[集體遷村方案]不是[遷村]?中間路部落半數居民無法核配永久屋

文/鄭淳毅 - 6 一月 2012 - 6 篇回應

[集體遷村方案]不是[遷村]?中間路部落半數居民無法核配永久屋

行政人員按「以戶為單位」的申請基準,以八八風災前登記在冊的45戶名冊為依據,蓋了45棟永久屋,如今卻有三 分之一空置,當初在戶籍中的族人因資格不符無法入住,颱風來時需自覓安身場所,同時永久屋卻荒廢閒置,十分可惜。

禮納里系列(18)漏水的普羅旺斯:滲漏和龜裂的永久屋

文/章雅喬 - 31 八月 2011 - 2 篇回應

禮納里系列(18)漏水的普羅旺斯:滲漏和龜裂的永久屋

阿坊安認為,日後修房屋的錢,也許都足夠自己蓋一間房子。「最可惜就是我們不被允許自己拆掉自己的永久屋在原地重新蓋一個更堅固的,因為『永久屋政策』要我們只能住在被援建的房子裡。」






禮納里部落(11) 房屋瑕疵猶可修補,文化裂痕何時痊癒?

文/何欣潔 - 1 四月 2011 - 10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11) 房屋瑕疵猶可修補,文化裂痕何時痊癒?

經歷了天災、又被迫遷離傳統領域,在他人土地流浪的心情,加上災後至今的艱苦重建,茫然不安的大社族人,終於在永久屋出現瑕疵的時候將心中的不滿一次爆發出來。






「普力姆部落」誕生─中間路永久屋落成入厝

文/李孟霖 - 30 十一月 2010 - 5 篇回應

「普力姆部落」誕生─中間路永久屋落成入厝

屏東縣牡丹鄉中間路部落永久屋,在公部門協調、世界展望會協力興建及英業達集團的贊助下,共興建45戶,每戶32坪。日前舉行永久屋入住典禮,並以當地地名「普力姆puljimu」作為新部落的名字。






高士永久屋完工無期 災民等待也無期

文/李孟霖 - 7 十一月 2010 - 7 篇回應

高士永久屋完工無期 災民等待也無期

永久屋遙遙無期,收容所環境不佳,部分災民已回到變成危樓的房子居住,待下雨時才回到收容所。另有少數災民依賴賑濟物資,終日喝酒無所事事,生活毫無盼望,有居民看不過去,認為在這裡「過著沒有明天的日子」。






規畫「長治久安」的家,用現有人口數計算是不合理的。

文/洪明裕口述/柯亞璇整理。 - 11 十月 2010 - 3 篇回應

規畫「長治久安」的家,用現有人口數計算是不合理的。

瑪家農場進駐的部落意見也是支持大家都一樣大小,每戶都是32坪。對縣府來講這樣是比較為難,後來就用一個「但書」來解套,就是「在捐助人同意的條件下」授權我們興建相同坪數的房子。






中央山脈尾稜的啜泣 高士災民等不到家

文/李孟霖 - 21 九月 2010 - 16 篇回應

中央山脈尾稜的啜泣 高士災民等不到家

高士村長李德福呼籲政府正視高士村避難空間不足的問題,他說,永久屋目前進度緩慢,加上受災區域逐漸增大的趨勢,目前族人暫居之所狀況很糟,真的不是人過的生活。






南沙魯:避難屋很好,我們都很好

文/「家,在南沙魯」部落格 - 20 九月 2010 - 3 篇回應

南沙魯:避難屋很好,我們都很好

七點左右,颱風尾的威力展現,打在身上的風和雨又冷又痛,一起吃完晚餐,大家拿著蠟燭、水準備回避難屋,外邊雨勢又大又急,但避難屋的屋頂隔音效果很好,打害老師說:「這個雨聲聽起來很柔和。」






瑪家農場:是部落不瞭解政府善意,還是政府不懂部落的明白?

文/柯亞璇 - 14 九月 2010 - 7 篇回應

瑪家農場:是部落不瞭解政府善意,還是政府不懂部落的明白?

一出家門口就直接撞到馬路,好茶族人表示,「新好茶部落的房子在莫拉克的時候被淹沒了,現在連搬到瑪家農場又被設計不良的道路給淹沒,真的是走到哪裡都被淹沒。」






長治百合系列(1)新生活如何開始?

文/柯亞璇 鄭淳毅 劉瑋婷 - 23 八月 2010 - 28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1)新生活如何開始?

屏東長治百合園區,由慈濟基金會完成第一階段援建工作,慈濟目前已經撤離長治百合園區,第二期永久屋的援建將由長老教會與紅十字會共同協助。在第一批居民進住之後,生活是否已經步入正軌?






剪頭髮的人與落跑雞:大社生活重建計畫兩案例

文/柯亞璇 - 16 七月 2010 - 剪頭髮的人與落跑雞:大社生活重建計畫兩案例 已關閉迴響。

剪頭髮的人與落跑雞:大社生活重建計畫兩案例

政府於災後推動的「生活重建中心」,在屏東排灣部落由世界展望會負責執行,這些計畫對部落帶來的效益有多大?什麼樣的計畫是真的對族人有幫助?






蒙上神秘面紗的瑪雅村自力造屋

文/劉瑋婷 - 10 七月 2010 - 1 篇回應

蒙上神秘面紗的瑪雅村自力造屋

那瑪夏鄉瑪雅村的原鄉災後重建,採取「自力造屋」模式,但是進行方式與經費來源均不斷改變,連是否適用莫拉克條例都不能確定,至今已經蒙上神秘面紗,居民無所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