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重建政策

保衛自己部落,聲援外地族人:來義古樓青年會狼煙行動

文/鄭淳毅 - 6 三月 2012 - 6 篇回應

保衛自己部落,聲援外地族人:來義古樓青年會狼煙行動

參與228狼煙行動的許多年輕人認為「很特別、很感動」,看見大家以這樣的行動表達願意為部落付出的心意。這也是古樓青年會第一次正式響應狼煙行動,未來也盼將行動力擴及到部落,影響更多族人一起捍衛部落生存權益。

吉露村:我們提出了「自立遷村模式」,政府卻堅持施捨式的「永久屋模式」

文/柯亞璇 - 25 二月 2012 - 1 篇回應

吉露村:我們提出了「自立遷村模式」,政府卻堅持施捨式的「永久屋模式」

吉露族人說,「你看,當時紅毛港的遷村已經是可以到這個樣子。然後,重點是低利的貸款,政府補助他們(紅毛港遷村)要買的這個房子是他的,房子的所有權是他的。為什麼我們不能這樣?」






希望的黃色手帕大作戰─籲請支持日本仙台荒濱災區原地重建

文/公視記者胡慕情 - 18 二月 2012 - 1 篇回應

希望的黃色手帕大作戰─籲請支持日本仙台荒濱災區原地重建

日本東北311大震災區宮城縣仙台市荒濱地區,是當時受海嘯侵襲最嚴重的區域。荒濱目前幸運地未受福島核災影響,卻遭到仙台政府強制遷村的命令。部分居民希望原地重建,發起「希望的黃色手帕大作戰」行動,呼籲台灣支持荒濱原地重建的民眾,加入聲援行列。






當台灣再次遭遇複合型的廣域災難,是否還有機會?

文/公視記者胡慕情 - 18 二月 2012 - 1 篇回應

當台灣再次遭遇複合型的廣域災難,是否還有機會?

和日本地理條件相似、更有集中型核電廠威脅的台灣,在莫拉克風災及發生至今,並未建立起全面、跨領域、由下而上的救災、防災與重建機制。面對目前日本政府還很頭痛的核災問題,台灣政府依然堅持核能發展政策。當台灣再次遭遇複合型的廣域災難,是否還有機會?






「相芋在來義」,遇見的問題

文/鄭淳毅 - 16 二月 2012 - 2 篇回應

「相芋在來義」,遇見的問題

來義村村長洪嘉明曾表示,部落持續推展舊部落的觀光,一直希望還是將產業帶回山上。「我們的土地談土地不值錢,談文化就值錢。政府一直想說把資源擺在永久屋,其實遊客真正有興趣的,還是山上。擺在永久屋,好像說有點一廂情願,不知道這樣講對不對。」






「安全堪虞」如果安全了呢!?

文/柯亞璇 - 7 二月 2012 - 2 篇回應

「安全堪虞」如果安全了呢!?

「重建條例」沒有明文限制所謂「安全堪虞」等地區的原住民族的基本生存權,因此「看似」族人還是保有著 原來土地關係的所有權。但法扶基金會律師代表提出質疑表示,實際上「如果這個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權益如何被保障?






永久屋基地可行性評估,耗時三年未成? 阿里山鄒族監察院陳情

文/柳琬玲 - 4 二月 2012 - 117 篇回應

永久屋基地可行性評估,耗時三年未成? 阿里山鄒族監察院陳情

來吉村長陳有福表示,眼見災後九百多天了,針對來吉鄒族人希望遷居152林班地評估作業,至今還在初期可行性評估的水保審查階段。嘉義縣政府似乎打算讓來吉村鄒族同胞重建,也隋莫拉克條例結束,無聲無息地走入歷史?!






長治百合部落系列(27)沒有遊戲規則的核配

文/劉瑋婷 - 23 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系列(27)沒有遊戲規則的核配

唐毅表示,母親與大哥各自獨立為戶,並且是「在災前就已經分戶」,兩份戶口名簿上清楚寫著不同地址,當時雖然哥哥與媽媽各自用兩戶的戶籍去申請房子,但援建單位卻認定母親與大哥應該同住,因此在最終核配時是將哥哥與媽媽合併計數,僅核配14坪一棟。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7)由盼望到失望:達瓦蘭部落的「永久」屋

文/柯亞璇 - 9 十二月 2011 - 2 篇回應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7)由盼望到失望:達瓦蘭部落的「永久」屋

從自行擬定「重建計畫綱要」的自信,徒手搬石板建造瑪家農場永久屋的期待,到「溫水煮青蛙」的失望,最終以「垂死前的掙扎」形容搬進瑪家農場前夕的心情,達瓦蘭部落是永久屋政策另一特殊案例。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6)分居三地,小林自主重建行路難

文/何欣潔 - 27 十一月 2011 - 6 篇回應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6)分居三地,小林自主重建行路難

於風災中遭遇痛失親友、故鄉的小林人,在災後永久屋政策所發展出的各個部落難題中,雖然「倖免」於劃定特定區域,也得到了中繼安置,卻走上了一條特殊、孤獨而格外艱難的道路。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5)我們甚至失去了營區:可以不住永久屋嗎?

文/何欣潔 - 23 十一月 2011 - 1 篇回應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5)我們甚至失去了營區:可以不住永久屋嗎?

災後的第一個冬天,重災區居民若仍因為道路復原狀況不佳而無法回鄉重建,則連安身的簡陋營區都將被收活;若居民本身無力在外租屋、依親,唯一的選擇就是「住進永久屋」。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4)不劃定特定區域,影響永久屋?

文/何欣潔 - 17 十一月 2011 - 2 篇回應

災後兩年之永久屋政策回顧(4)不劃定特定區域,影響永久屋?

在「劃定特定區域」與「取得永久屋」政策掛勾的過程中,一開始災民還無法完全理解,但在災民漸漸明白劃定特定區域所產生的效果之後,「反對劃定特定區域」的聲浪便不曾停歇,各地均有居民以肉身封路、阻擋官員進行現勘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