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重建政策

水保法傷害原住民保留地使用權益 部落族人串聯發聲

文/柳琬玲 - 8 五月 2012 - 17 篇回應

水保法傷害原住民保留地使用權益 部落族人串聯發聲

當族人為水保法問題傷腦筋的時候,又傳出營建署以國土保育之名要將山坡地劃歸森林區,這讓族人警覺到,國家的手要伸進原住民的土地了。族人感慨:「原住民無法選擇自主生活在自己的土地,國家卻可以自由取用、買賣、開發」。

永久屋回顧系列(12)大愛生活前四個月─規範不清,無所適從

文/何欣潔 - 7 五月 2012 - 2 篇回應

永久屋回顧系列(12)大愛生活前四個月─規範不清,無所適從

回顧大愛園區生活,自入住短短四個月以來,一紙以慈濟價值觀擬訂的「高雄杉林慈濟大愛園區住民生活承諾書」在園區中掀起許多大小爭執,這些細瑣的生活規範,早已造成居民與慈濟之間、居民彼此之間的猜忌與張力。






李鴻源「住錯地方」說, 部落居民反彈:「你還沒做官,我們就住在這裡了!」

文/劉瑋婷 - 29 四月 2012 - 12 篇回應

李鴻源「住錯地方」說, 部落居民反彈:「你還沒做官,我們就住在這裡了!」

溫宗義傳道說:「四千億?好啊,告訴他看看寶山那邊有一個八千萬的樓梯,完全不能踩,簡易自來水一千六百萬在哪裡?一滴水都沒有到二集團!什麼叫住在不應該的地方?他還沒有出生、當官的時候,我們就住在這邊了!」






永久屋政策回顧(11)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屏東篇(下)

文/何欣潔 - 25 四月 2012 - 永久屋政策回顧(11)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屏東篇(下) 已關閉迴響。

永久屋政策回顧(11)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屏東篇(下)

「很多原住民沒有在自己的小學畢業,也沒有在部落生活過,而我們一直鼓勵人才回到部落似乎有點緣木求魚,因為他沒有得到那邊土地的滋養,不可能對那裏有感情。」舊好茶國小最後一屆畢業生的台邦.撒沙勒,對部落文化與小學的關係感觸深刻。






林業用地變更為森林區?原鄉居民齊反彈

文/劉瑋婷 - 20 四月 2012 - 林業用地變更為森林區?原鄉居民齊反彈 已關閉迴響。

林業用地變更為森林區?原鄉居民齊反彈

部落接到公文,高雄原鄉地區共有將近7000公頃土地將被劃為森林區,居民們不擅閱讀文書,有里長透過母語簡單解釋:「部落一旦被劃為森林區之後,即由林務局管轄,政府可能會說這裡什麼都不能做,以後我們連要砍草都可能會犯法。」






永久屋政策回顧(9)何時能再走路上學?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高雄篇

文/何欣潔 - 16 四月 2012 - 1 篇回應

永久屋政策回顧(9)何時能再走路上學?永久屋基地小學專題─高雄篇

由民族國小到民族大愛國小的「遷校—廢校—建校」過程,宣告的並不只是一所學校的盛衰興亡,而是莫拉克災後族群被迫遷徙與文化斷層的問題。而拒絕入住大愛村的五里埔永久屋基地小林村居民,則幸運地重建了自己的小林國小。






永久屋政策回顧(8)清官難斷「家」務事:永久屋核配爭議。

文/何欣潔 - 13 四月 2012 - 1 篇回應

永久屋政策回顧(8)清官難斷「家」務事:永久屋核配爭議。

總體而言,慈濟基金會等NGO以「防止資源浪費」的心情,對於災民永久屋核配資格從嚴審查,到頭來卻出現「防民如防賊,真賊從窗入」的窘境,不但沒有杜絕永久屋資源浪費的弊端,反而讓部分亟需安置的民眾流離失所。






災難並未停止於政策定案的那一刻─高士村的等待與考驗

文/鄭淳毅 - 11 四月 2012 - 1 篇回應

災難並未停止於政策定案的那一刻─高士村的等待與考驗

李德福指出,隨著地滑擴大與每年的頻繁撤離,高士村的避災安置機制備受考驗;而族人對於「遷回舊部落」的期待,最後卻是六七鄰獲得安置,而非全村一同遷村,也逐漸開始討論此一問題,希望未來能全體回到安全的舊部落。






果樹與人的空氣─寶山部落38甲地遷村案回顧

文/馮小非 - 6 四月 2012 - 果樹與人的空氣─寶山部落38甲地遷村案回顧 已關閉迴響。

果樹與人的空氣─寶山部落38甲地遷村案回顧

Dama Lilu的果樹看起來很開心,住在海拔1200公尺的寶山部落裡,有霧氣,有流動的空氣。但部落的人很煩惱,因為從災後至今遷村案仍沒下文。婦女說:「茅草屋什麼都好,我們要的只是這裡的空氣」,這句話不知道政府懂不懂,但是果樹一定懂!






不能住的房子與土地,是否還要繳貸款?貸款優惠減免爭議釐清

文/何欣潔 - 5 四月 2012 - 不能住的房子與土地,是否還要繳貸款?貸款優惠減免爭議釐清 已關閉迴響。

不能住的房子與土地,是否還要繳貸款?貸款優惠減免爭議釐清

綜合法規並與中央重建會確認後,我們為「莫拉克風災中房屋毀損、土地未滅失」的居民歸納出以下結論:(1)房屋毀損而土地未流失,土地貸款仍要繳納,無法負擔貸款可讓政府徵收土地,即不用繼續繳貸款,或者申請政府負擔,但政府將取得該筆土地抵押權。






中間路部落族人戴葉碧銀感嘆:我們最早來到這裡,最後也是我們被留下來

文/鄭淳毅 - 18 三月 2012 - 中間路部落族人戴葉碧銀感嘆:我們最早來到這裡,最後也是我們被留下來 已關閉迴響。

中間路部落族人戴葉碧銀感嘆:我們最早來到這裡,最後也是我們被留下來

鄰長楊秋雄表示,過去的祖先為了尋找可耕地,從獅子鄉一帶輾轉遷徙至此。最早在此生根落戶的共有18戶人家,戴葉碧銀vuvu家族也在其中。沒想到88風災後,vuvu卻未能獲配永久屋,不能隨著部落遷徙,將被單獨遺留在原地。






中間路部落:啟動「集體遷村方案」,部落會議決議仍落空

文/鄭淳毅 - 17 三月 2012 - 2 篇回應

中間路部落:啟動「集體遷村方案」,部落會議決議仍落空

除了9戶永久屋核配問題之外,中間路族人也強調,部落期望的是「遷村」,在永久屋審查的重重門檻之下,有些族人不具獲配資格,卻也是部落的一份子, 族人說:「我們希望部落是完整的,沒有缺憾在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