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家園重建遷村

在舊社遺址上蓋永久屋-嘉蘭重建政策爭議不斷(2)

文/蘇雅婷,楊程宇 - 28 六月 2011 - 在舊社遺址上蓋永久屋-嘉蘭重建政策爭議不斷(2) 已關閉迴響。

在舊社遺址上蓋永久屋-嘉蘭重建政策爭議不斷(2)

台東縣公有土地佔八成以上,想要尋覓安置受災戶的公有土地並非難事,「離災不離村」雖然是許多受災戶主觀的理想,惟需考量安全性與土地配套的取得,以免枉費政府及民間資源,甚至造成二次的災難。

在舊社遺址上蓋永久屋-嘉蘭重建政策爭議不斷(1)

文/蘇雅婷、楊程宇 - 27 六月 2011 - 在舊社遺址上蓋永久屋-嘉蘭重建政策爭議不斷(1) 已關閉迴響。

在舊社遺址上蓋永久屋-嘉蘭重建政策爭議不斷(1)

本文為嘉蘭永久屋強制徵收完整過程記錄,原刊登於今年三月份的「部落‧活出來」雙月刊第四期,對嘉蘭永久屋土地爭議有完整的報導與分析。因原文較長,分成系列3篇刊登,亦有完整PDF檔,可下載完整閱讀。






永久屋三方契約 官民的共同難題

文/劉瑋婷 - 25 六月 2011 - 13 篇回應

永久屋三方契約 官民的共同難題

近日居民收到公文,要求受贈永久屋者,依規定應遷離原居住地並不得再回原居住地,引起爭議。高雄市重建會於6月27日回應,近日內將釐清「回原居地居住」與「使用原居地」的內涵差異,以免造成災民困擾。






嘉蘭重建:「道德勸說」的氛圍,被徵收的地主不敢講話!

文/柯亞璇 - 6 六月 2011 - 1 篇回應

嘉蘭重建:「道德勸說」的氛圍,被徵收的地主不敢講話!

長期記錄台東災區變化的「嘉蘭報告」李三沖表示,嘉蘭災區氛圍是,「你應該體諒災民,變成一種『道德勸說』的氣氛。」以至於被徵收的地主連「就留一小塊給我蓋房子,這樣就好。」這樣卑微的請求都不敢說。






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文/柯亞璇 - 23 四月 2011 - 4 篇回應

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到後來「全部都離開」!

「遷村」與「安置」混淆,讓沒有原鄉部落可回的好茶村魯凱族人,陷入現實生活與政策矛盾之中!居民表示:「我們像是實驗品,被匆促做出決定!」






禮納里部落(11) 房屋瑕疵猶可修補,文化裂痕何時痊癒?

文/何欣潔 - 1 四月 2011 - 10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11) 房屋瑕疵猶可修補,文化裂痕何時痊癒?

經歷了天災、又被迫遷離傳統領域,在他人土地流浪的心情,加上災後至今的艱苦重建,茫然不安的大社族人,終於在永久屋出現瑕疵的時候將心中的不滿一次爆發出來。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文/李孟霖 - 27 三月 2011 -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已關閉迴響。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造成高士永久屋進度落後的主因,是基地位於山頂稜線,加上氣候影響,使得施工的困難度及成本大增,目前僅完成整地及公共設施的建設,而援建的世界展望會則已將預算用罄,不得不請求公部門的挹注。






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文/柯亞璇 - 12 三月 2011 - 4 篇回應

鄒族重建:政府很坦誠的騙我們!

汪明輝表示:鄒族人想要回到傳統領域,可是那邊被非法侵佔了。「非鄒人」又透過各個民意代表及有力人士來封殺,表面上政府說可以,到最後都不可以。我們原住民永遠都是被騙,那政府永遠都是騙人的。






嘉蘭報告63–搶救遺址全面停工/嘉蘭原鄉重建土地取得爭議(十二)

文/嘉蘭報告 - 8 三月 2011 - 嘉蘭報告63–搶救遺址全面停工/嘉蘭原鄉重建土地取得爭議(十二) 已關閉迴響。

嘉蘭報告63–搶救遺址全面停工/嘉蘭原鄉重建土地取得爭議(十二)

嘉蘭永久屋基地動工,不但未避開不願被徵收的土地,甚至破壞重要文化遺址,3月7日早上,史前博物館考古學者前來勘查。






嘉蘭報告60–狼煙行動/嘉蘭原鄉重建的土地取得爭議(九)

文/嘉蘭報告 - 4 三月 2011 - 1 篇回應

嘉蘭報告60–狼煙行動/嘉蘭原鄉重建的土地取得爭議(九)

2011年2月28日, 嘉蘭村民在自己的土地上升起狼煙,抗議政府為了蓋八八水災永久屋,而強制徵收他們的土地。






推土機終究開了進來….撕裂部落的永久屋政策

文/楊念湘 校正/三三 - 23 二月 2011 - 4 篇回應

推土機終究開了進來….撕裂部落的永久屋政策

土地被強制徵收來興建嘉蘭永久屋的地主,準備進行法律訴訟,若官司打贏了,難道屆時已經住進去東側永久屋的受災戶,又得離開嗎?那真的是更加傷害兩邊村民的感情,政府也得繼續面對這個問題。






溫宗義:和這些人在一起 是我最大的快樂

文/劉瑋婷 - 8 二月 2011 - 6 篇回應

溫宗義:和這些人在一起 是我最大的快樂

面對正要起步的重建路途,對村莊,溫宗義說「委身在村莊,才能體會真正的愛人如己,看事情也會更廣闊,想得更遠。」而在災後部落的紛紛擾擾,他肯定地說:「我盡力去做,不管別人怎麼說,和民族這些人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