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其他

小米工坊新年新希望-創造出來的價值再回饋到部落!

文/柯亞璇 - 30 一月 2012 - 小米工坊新年新希望-創造出來的價值再回饋到部落! 已關閉迴響。

小米工坊新年新希望-創造出來的價值再回饋到部落!

小米工坊進駐史前館,成為部落文化對外展示的窗口。魏溥辰提到,未來會創造讓參訪者有機會學習這些部落食材如何運用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飲食。因為這個觀念提供的價值不只是吃的本身,而是吃的背後那些部落的東西。

勿讓豐年祭成為瘋年祭─戴明雄牧師談部落產業發展經驗

文/柯亞璇 - 15 十一月 2011 - 6 篇回應

勿讓豐年祭成為瘋年祭─戴明雄牧師談部落產業發展經驗

在多年的部落工作經驗的戴明雄表示,不要讓豐年祭變成「瘋年祭」!他更指出,「若只為求得經濟發展,忽略了與上天的感恩與對人的敬重時,部落產業發展的精神及意義就毫無價值了。 」






拉勞蘭青年會交接: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文/柯亞璇 - 22 四月 2011 - 1 篇回應

拉勞蘭青年會交接: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不要等政府」,是台東在地組織行動的一個默契。背後所隱藏的核心問題,是外界對原住民或是部落觀感的「自我主觀意識」壓迫到部落自主發展的協調性。族人表示:「台灣社會需要被改變,我們才真正有生存空間」。






部落之為何有青年?!

文/柯亞璇 - 13 四月 2011 - 部落之為何有青年?! 已關閉迴響。

部落之為何有青年?!

雖然部落青年組織之「戰備位置」隨著時代而改變,但在現今歷經多次颱風災害的原住民族部落青年組織卻在一次又一次的「災害」中,找到自己在部落的「戰備位置」。






見面囉!魯拉克斯日曬健康黃豆

文/陳芬瑜 - 14 二月 2011 - 7 篇回應

見面囉!魯拉克斯日曬健康黃豆

剛結束的2010年是歷坵部落特別的一年,友善環境耕作的努力在歷坵田野上展開,七月公田無毒小米收成,十二月黃豆順利收成。如果說種小米是部落文化的重要連結,這一批黃豆對部落也有著多重的意義。






凡那比颱風中的愛國蒲部落:土石流進家園

文/朱正勇 - 25 九月 2010 - 凡那比颱風中的愛國蒲部落:土石流進家園 已關閉迴響。

凡那比颱風中的愛國蒲部落:土石流進家園

周德坤是八八風災受災戶,這次凡那比颱風又有土石流進家中,他表示,雖然部落都有堆沙包,不過功能有限,土石流發生時,不用一個小時,堆積的高度就會超過沙包,所以堆沙包高度一定要超過六十公分。






大雨下不停要不要撤村?土坂部落的經驗

文/朱正勇 - 17 九月 2010 - 大雨下不停要不要撤村?土坂部落的經驗 已關閉迴響。

大雨下不停要不要撤村?土坂部落的經驗

經過廣播後,土坂立即召集部落青年開會並且組成自救隊,組成各小隊輪班注意野溪的水量,土石流的情況,要撤離到活動中心時也 要協助族人撤離,這是有關部落及族人安全的問題,所有人都繃緊神經要看顧家園。






拉勞蘭部落:風災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更加堅強。

文/柯亞璇 - 12 九月 2010 - 拉勞蘭部落:風災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更加堅強。 已關閉迴響。

拉勞蘭部落:風災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更加堅強。

我們是台南女中台灣文化隊,五年前,文化隊開始學習爬樹,我們在部落學習分享,學習開闊心胸、學習與土地的親密關係、學習人最完整的樣子、學習愛。






便橋又斷了 土坂村新興社聯外道路難行

文/朱正勇 - 3 九月 2010 - 便橋又斷了 土坂村新興社聯外道路難行 已關閉迴響。

便橋又斷了 土坂村新興社聯外道路難行

達仁鄉土坂村通往新興社部落的臨時便道,因大水衝擊,便橋底部支撐的貨櫃,在九月二日早上十點半左右突然塌陷,上午緊急封閉,約60位部落居民受困。






汛期來臨,漂流木僅能焚燒處理?

文/朱正勇 - 21 六月 2010 - 2 篇回應

汛期來臨,漂流木僅能焚燒處理?

縣政府公告可以到河床上撿拾的漂流木,早就沒有價值,甚至拿來雕刻可能都有困難。畢竟,雕刻的木頭一定要堅硬耐用, 現在漂流木的數量還是很多,為什麼鄉公所不與在地的文化工作者、雕刻師討論,合作解決漂流木呢?






哀哉,天災人禍杉原灣

文/鐘聖雄 - 2 五月 2010 - 哀哉,天災人禍杉原灣 已關閉迴響。

哀哉,天災人禍杉原灣

杉原灣也有非常多的受災戶,大部分都在風災過後半個月內陸續死去,而且不可能會有中繼安置,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離鄉;這些受災戶,就是海洋的珍貴資產 – 珊瑚。






災後208天,還是沒有自來水?

文/朱正勇 - 4 三月 2010 - 災後208天,還是沒有自來水? 已關閉迴響。

災後208天,還是沒有自來水?

部落常常面臨沒有水的情況,而且還很嚴重,有時要等到每天的晚間十點後,自來水才會從水龍頭流出,有時卻苦等一個晚上到早上時打開水龍頭還是沒有等到水的窘境。很多族人開始抱怨,這樣還要持續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