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大鳥

中繼帳篷:社會關係重建再造的一個平台

文/柯亞璇 - 8 五月 2011 - 5 篇回應

中繼帳篷:社會關係重建再造的一個平台

選擇以帳棚進行自我安置的大鳥部落,走出不一樣的災後經驗。工作者蘇雅婷表示,帳篷中繼的空間使得資訊能夠快速的流通,這對於一個部落的民主參與非常重要,也成為社會關係重建再造的一個平台。

大鳥部落婦女:我們還是要走出八八

文/柯亞璇 - 3 十一月 2010 - 6 篇回應

大鳥部落婦女:我們還是要走出八八

大鳥部落大部分婦女都會繡十字繡,但是卻沒有將十字繡設計成實用的生活用品。蘇菊瑛表示縫紉班讓部落有心學習的婦女有一個可以互相交流的學習空間,也可以把特色十字繡變成實用的包包,成為大鳥排灣族的一個新產業。






大鳥部落:如果遷村的話,部落還是部落嗎?

文/柯亞璇 - 1 十月 2010 - 5 篇回應

大鳥部落:如果遷村的話,部落還是部落嗎?

她說,「大鳥部落在太麻里鄉算是大部落,大鳥部落遷村分割開來,就變成是分家的型態,一個是去跟爸爸住,一個是跟媽媽住。分開之後,它就不是一個完整的部落。」






大雨不斷 大鳥族人撤村

文/朱正勇 - 2 九月 2010 - 8 篇回應

大雨不斷 大鳥族人撤村

輕度颱風萊羅克雨量大,為防萬一,大鳥部落全村撤離,有些部落耆老不願意離開,而且只願意聽從部落族人的話,幸好有多名青年留在部落裡,幫忙進行撤離的工作,一方面可以照顧老人家,一方面可以監視部落的情況。






風災後的反省─土石流與自己的路

文/朱正勇 - 20 四月 2010 - 風災後的反省─土石流與自己的路 已關閉迴響。

風災後的反省─土石流與自己的路

大鳥村青年會會長林志祥表示,風災過後,雖然對許多外面的資助表示感恩,但心中也一直存疑,如果外來資源不斷進駐,但部落裡如果沒有找到彼此的相處之道,部落裡的感情及凝聚力是否會面 臨重大的考驗?






大鳥村復建工程、防災避災及遷居安置計畫說明會

文/朱正勇 - 31 三月 2010 - 大鳥村復建工程、防災避災及遷居安置計畫說明會 已關閉迴響。

大鳥村復建工程、防災避災及遷居安置計畫說明會

當八八風災的陰影還在部落族人心中未消除時,一年當中的汛期又要即將到來,為了讓部落保障自己的生命財產安全,水保日前在大鳥村舉辦防災避災及遷居安置計畫說明會,同時說明八八風災後的復建工程進度。






堅持全體入住的大鳥中繼屋

文/朱正勇 - 24 二月 2010 - 3 篇回應

堅持全體入住的大鳥中繼屋

新年九天假期己經結束了,返回家鄉的族人也都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八八風災大武鄉大鳥村中繼屋過年前雖已交屋,因十四戶災民中有一戶不符入住資格,災民決定同進退。






最好的新年禮物─大鳥災民可全數入住中繼屋

文/王秀亭。轉載自自由時報 - 19 二月 2010 - 最好的新年禮物─大鳥災民可全數入住中繼屋 已關閉迴響。

最好的新年禮物─大鳥災民可全數入住中繼屋

八八風災大鳥村十四戶災民住在帳棚裡長達半年,大家堅持在家園附近生活,協助世展會興建中繼屋,原本有兩戶災民被縣府判定入住資格不符,但大家堅持集體入住,終於在漢人農曆年前爭取成功。






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互相協助重建

文/朱正勇 - 19 一月 2010 - 1 篇回應

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成立,互相協助重建

有鑑於台東災區重建工作一直無法正常運作,有些部落甚至找不到解決辦法,1月16日在大武鄉大鳥村,召集了東區各災區的代表來討論問題,也特別成立了「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結合各部落一起努力。






災區跨年,部落心情大不同

文/攝影/朱正勇 - 3 一月 2010 - 1 篇回應

災區跨年,部落心情大不同

98年對台東來說是一個難忘又傷痛的年份,因為八八風災帶來的創傷,讓很多族人無家可歸,必須暫住在安置所,而98年的最後一天,當大家還忙著歡樂渡過跨年晚會時,其實許多災區的部落族人卻有不同的心情。






不劃定特定區域,政府就不能做事嗎?大鳥居民的疑問

文/楊念湘/愛鄉‧巴伐伐勇 合撰 - 2 一月 2010 - 不劃定特定區域,政府就不能做事嗎?大鳥居民的疑問 已關閉迴響。

不劃定特定區域,政府就不能做事嗎?大鳥居民的疑問

12月23日,行政院中央重建委員會又來到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計畫劃定特定區域,並進行說明會。居民希望不要劃定,也有人希望先把村內工程做好再談,但官員表示,不劃定無法處理問題。






大鳥村官方劃定特定區域說明會,現場紀實

文/攝影/朱正勇 - 24 十二月 2009 - 7 篇回應

大鳥村官方劃定特定區域說明會,現場紀實

2 3日對大鳥村來說是一個重要抉擇的日子,因為就在今天族人們將針對莫拉克颱風過後,首次面對重建會及專家學者們的意見提出族人們自己的想法,但因族人對政策還不完全瞭解,所以並沒有進行具體協商,還要再整合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