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民族

溫宗義:和這些人在一起 是我最大的快樂

文/劉瑋婷 - 8 二月 2011 - 6 篇回應

溫宗義:和這些人在一起 是我最大的快樂

面對正要起步的重建路途,對村莊,溫宗義說「委身在村莊,才能體會真正的愛人如己,看事情也會更廣闊,想得更遠。」而在災後部落的紛紛擾擾,他肯定地說:「我盡力去做,不管別人怎麼說,和民族這些人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樂。」

陳菊:首重安全、尊重部落自主

文/劉瑋婷 - 25 一月 2011 - 10 篇回應

陳菊:首重安全、尊重部落自主

高雄市長陳菊23日率領市府團隊至那瑪夏區視察,她表示,那瑪夏區的重建首重安全,同時也尊重部落自主性,也相信居民長期居住當地,必然清楚地理環境。






吉娜工作室:一個爸爸六個媽

文/劉瑋婷 - 21 一月 2011 - 5 篇回應

吉娜工作室:一個爸爸六個媽

隨著住在山下的時間愈來愈久,加上政府提供的各項工作陸續結束,生活上的壓力也與日俱增,於是,在大愛村中,有一群媽媽互相鼓勵彼此走出家門,嘗試合作成立工作室,讓大家看到這股「媽媽的力量」。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3)我的名字是Alang

文/劉瑋婷 - 5 一月 2011 - 2 篇回應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3)我的名字是Alang

2011年的第一天,改制後的那瑪夏區南沙魯里在跨越了去年的風風雨雨後,在這一天迎接了新成員,這位新成員對南沙魯人並不陌生,他是紀錄片工作者─鄭澤文。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2)一年以後,第二個聖誕節

文/劉瑋婷 - 28 十二月 2010 - 5 篇回應

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2)一年以後,第二個聖誕節

聖誕夜晚上,部落青年在球場舉行「Live演唱會」,部落青年架起投影機與銀幕,播放災後五百天以來,南沙魯的點點滴滴,有在平台上的無奈、在直升機上的茫然、在瑪雅村親手寫下「可能的死亡名單」時的沉重。






縣市合併後 新科里長的山上山下

文/劉瑋婷 - 16 十二月 2010 - 11 篇回應

縣市合併後 新科里長的山上山下

三位新科里長均表示,目前最需要釐清的是,縣市合併之後,鄉內的重建、計畫應該與哪一個單位聯繫?對於目前部落最迫切問題,里長坦言:「就是道路,水蜜桃的產季又要到了,路 如果沒有好,東西很難送下山。」






南沙魯,Mal-uang

文/劉瑋婷 - 11 十二月 2010 - 4 篇回應

南沙魯,Mal-uang

有時候他們會幽自己一默:「我們南沙魯,真的很愛吃飯!如果有人上來,會覺得我們怎麼吃這麼好?」玩笑話背後是不願再被稱為「災民」的無奈,災後一年,沒人想再聽到「你們這裡不是死了很多人嗎?怎麼還住這邊?」






Savi,妳回來啦!

文/Aping - 4 十二月 2010 - 34 篇回應

Savi,妳回來啦!

對部落而言,五都選舉的意涵不僅是縣市合併,還有很多難以言喻的傷痛。莫 拉克之後,部落一分為二,南沙魯的山上山下都有自己的憂愁與悲傷,一位返鄉投票的村民說:「從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每四年,就要分裂部落一次。」






劉林惠珍:積極 肯作 才會有生活

文/劉瑋婷 - 1 十二月 2010 - 6 篇回應

劉林惠珍:積極 肯作 才會有生活

劉林惠珍說:「以前在山上,我是作餐飲的,那個我ok,下來之後,第一次擺攤我會怕,碰到平地人的時候,我也怕被殺價、被懷疑,因為我沒有信心,我現在是邊走邊學,再怎麼累,還是要學、要作」






南沙魯,花都開好了

文/Aping - 4 十一月 2010 - 3 篇回應

南沙魯,花都開好了

如果說,莫拉克讓南沙魯成了一片荒土,災後一年,這裡已經開出花朵,不嬌不艷,而是一種堅毅而勇敢的美,尤其,當他們告訴我:「我們的作品入選花博了!」






南沙魯:避難屋很好,我們都很好

文/「家,在南沙魯」部落格 - 20 九月 2010 - 3 篇回應

南沙魯:避難屋很好,我們都很好

七點左右,颱風尾的威力展現,打在身上的風和雨又冷又痛,一起吃完晚餐,大家拿著蠟燭、水準備回避難屋,外邊雨勢又大又急,但避難屋的屋頂隔音效果很好,打害老師說:「這個雨聲聽起來很柔和。」






那瑪夏:我們還在期待救護車什麼時候來

文/劉瑋婷 - 15 九月 2010 - 14 篇回應

那瑪夏:我們還在期待救護車什麼時候來

關於那瑪夏山區已有四輪傳動救護車一事,感謝中央重建會張恒裕處長細心解說其處理細節,除釐清目前那瑪夏鄉的救護車配備外,希望大家能夠持續關注這個議題,讓原鄉與偏遠地區的醫療服務能夠再向前一步,避免延誤就醫的憾事再次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