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高雄甲仙/杉林

高市府拒絕依法協議,小林村國賠進法院審理

文/何欣潔 - 30 九月 2011 - 6 篇回應

高市府拒絕依法協議,小林村國賠進法院審理

八八水災兩週年過去,共有高雄小林、高雄南沙魯、屏東好茶、台東嘉蘭四個部落向政府提出國家賠償之訴訟。如今最具指標性的小林國賠案遭高雄市政府拒絕協議,直接進入訴訟程序,不只小林村民憤慨,其他部落也感到相當遺憾。

從以淚洗面到社區志工─小林社區媽媽之感觸

文/陳美香(山豬婆) - 25 九月 2011 - 1 篇回應

從以淚洗面到社區志工─小林社區媽媽之感觸

我的親人,二等親、三等親、四等親、五等親都不見了,五十年的感情不是說忘就能忘,只能用眼淚洗臉。三個月前遇見華瑛老師,她讓我找回自信心。她說:「來啊!阿香妳來學做門牌」就是這樣,我開始在小林社區當志工。






我營造社區,還是社區營造了我?

文/甲仙關山社區王麗娟 - 21 九月 2011 - 4 篇回應

我營造社區,還是社區營造了我?

關山社區營造員王麗娟說:「從一年多前的一本舊甲仙鄉誌開始了牽掛,到現在我看到社區在這段時間的轉變,一直帶給我感動,雖然在幾次沮喪挫折中,萌生放棄念頭,但是那份牽掛還是讓人難割捨,最終仍想說服自己再試著堅持一下。」






食物與小農(2)甲仙新米苦等圳路,發揮創意「以功代金」

文/何欣潔 - 9 八月 2011 - 3 篇回應

食物與小農(2)甲仙新米苦等圳路,發揮創意「以功代金」

由一開始單純的公田復耕,發展為在地子弟共同體驗農事活動,現在更發揮創意,與中元普渡的新式祭祀方法結合,令人讚嘆。「真的很希望圳路修好,耕作比較方便!」這是甲仙農民最想完成的心願之一。






災後兩年,食物與小農(1)蔗肥糖香,有機重建

文/何欣潔 - 8 八月 2011 - 14 篇回應

災後兩年,食物與小農(1)蔗肥糖香,有機重建

災後重建的路途上,百廢待舉。直至今日,仍然有許多令人不滿意的地方,需要被抗議、爭取、改進。但除此之外,有許多重建區的朋友不約而同地以「食物」–這個再平凡不過、每個人每天都需要面對的項目–做為災後重建生活與產業的第一步。






記取教訓,人命無價:小林罹難者家屬提起國賠

文/何欣潔 - 31 七月 2011 - 7 篇回應

記取教訓,人命無價:小林罹難者家屬提起國賠

蔡松諭強調:「重建會提起這個訴訟,是為了公道和正義。希望政府能夠承認越域引水工程的錯誤、承認莫拉克風災的疏失。未來能夠建立完善的防救災制度與預警機制,譬如日本的地震預警簡訊機制一樣,不要再讓悲劇重演。」






大愛生活系列(29)大愛村中獨立國:小林小愛

文/何欣潔 - 29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9)大愛村中獨立國:小林小愛

住在大愛園區內的小林居民,稱呼自己「小林小愛村」,夾在兩大永久屋之間,小愛村在大愛村中佔有單一族群、單一村落的優勢,準備推動街道改名,組織自己的管委會,一步一步地營造自己的公共生活空間。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文/何欣潔 - 13 七月 2011 - 6 篇回應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甲仙愛鄉協會理事長陳敬忠表示,公田插秧學習活動已經進入第三期,後面兩期的活動分別與寶隆國小、甲仙國小合作進行,「讓小孩子知道做農是怎麼一回事,讓做農成為他們人生的一種選擇。」






「我這樣,還是很專情的吶」:五里埔居民潘建誌專訪

文/何欣潔 - 3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我這樣,還是很專情的吶」:五里埔居民潘建誌專訪

潘建誌露出一個經典的、男生談起七仔的經典笑容。「我要找七仔,要找就有啊。可是怎麼說呢,我還是很想念我老婆耶。結婚一輩子,這麼久喔,莫拉克才過去兩年,我還是很不能習慣,很想念她。」






五里埔慶端午,憂就業回鄉難

文/何欣潔 - 28 六月 2011 - 五里埔慶端午,憂就業回鄉難 已關閉迴響。

五里埔慶端午,憂就業回鄉難

五里埔永久屋入住近半年,平日入住率始終未達五成。大多數的居民較常在週末或重要節慶返鄉,其餘時間在外工作。居民雖然有回鄉之心,卻囿於經濟壓力而難以長期定居,亟待高雄市政府與居民共同商討、積極解決。






「不做紅葉少棒第二!」:甲仙鄉親募款支持拔河隊

文/何欣潔 - 10 六月 2011 - 7 篇回應

「不做紅葉少棒第二!」:甲仙鄉親募款支持拔河隊

「有很多人勸我們去找立委、議員,或者是郭台銘幫忙,但我想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錢並不真正是問題,是地方凝聚的氣勢要起來,地方人心有動才是重點。」甲仙人要以自己的力量與連年不斷的天災拔河,穩穩地站在土地上。






重回小林遺址定居,全因難請永久屋?

文/何欣潔 - 11 五月 2011 - 6 篇回應

重回小林遺址定居,全因難請永久屋?

當逃過大難的小林村民多半進住五里埔永久屋,或在杉林組合屋等待二村落成時,倖存者姚先生卻因為永久屋核配爭議而選擇回到小林遺址「太子宮」居住,成為莫拉克風災後回到小林遺址定居的第一名住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