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高雄桃源/茂林

颱風天的「鼠」─擋路偷木頭

文/柳琬玲 - 25 八月 2012 - 3 篇回應

颱風天的「鼠」─擋路偷木頭

每當颱風過後,道路尚未開通,就可以看見一群大型怪手在河床上格外忙碌;它們並非忙於疏浚,而是趁著風災後道路尚未開通的其間,搶著撿拾上游沖刷下來的好木頭,就地挖坑掩埋,等到過幾日道路通了,再用貨車遮遮 掩掩運下山。

「深呼吸,就來吧!」─天秤颱風下的高雄桃源各部落

文/柳琬玲 - 24 八月 2012 - 2 篇回應

「深呼吸,就來吧!」─天秤颱風下的高雄桃源各部落

天秤颱風過境,高雄桃源各部落先前已進行預防性撤離,留在原鄉的情形也還算順利。不過,高中里的活動中心持續克難沒有改善,拉芙蘭的加油站從六月後就停止運作,而區公所忘了將準備的油料分發至最遠的梅山部落,導致有發電機卻無油的情形。






「即使我們已經破碎,仍要彼此相愛」─以佛朗明歌舞安慰桃源山林

文/柳琬玲 - 16 八月 2012 - 1 篇回應

「即使我們已經破碎,仍要彼此相愛」─以佛朗明歌舞安慰桃源山林

自從六月豪雨重創南橫桃源山區,原鄉在泥濘與隨處可見的落石景象中更為凋敝,更多族人不得不外流打工支持家用;但是這一晚,難得的藝術下鄉,專業燈光、舞台、優美的音樂與舞蹈,大人暫時拋開種種的煩憂,小孩爭大好奇的 雙眼,享受這場自家孩子參與演出的舞蹈饗宴。






6月豪雨安遷救助金資格爭議,族人表示:政府傷到我們的自尊了

文/柳琬玲 - 8 八月 2012 - 2 篇回應

6月豪雨安遷救助金資格爭議,族人表示:政府傷到我們的自尊了

對於申請六一一災損的安遷救助一波三折,杜耀順Tama表示,「已經跟太太孩子們商量,算了不要了,我們窮也要有志氣,不要好像自己死命在跟人家要錢、要房子」。他不諱言,在原鄉,搬遷到永久屋的族人,很像是被列入背叛自己族人之列,權益不受關心。






蘇拉颱風過境,南橫桃源各部落情況

文/柳琬玲 - 2 八月 2012 - 蘇拉颱風過境,南橫桃源各部落情況 已關閉迴響。

蘇拉颱風過境,南橫桃源各部落情況

族人表示,台20線84K處,隨著雨量逐漸累積,再度土石大量崩塌而造成交 通中斷;造成寶來往高中路斷。桃源里往勤和里中間的樂農橋,也因為引道的土方再度掏空而岌岌可危。至於接通勤和往復興之間,關係著復興、拉芙蘭、梅山三里一千餘戶聯外需求的玉穗維生聯絡道,因安全因素也已暫時封路。






玉穗農路難通行:人當怪手搬石頭,走溪床險躲土石流

文/柳琬玲 - 27 七月 2012 - 玉穗農路難通行:人當怪手搬石頭,走溪床險躲土石流 已關閉迴響。

玉穗農路難通行:人當怪手搬石頭,走溪床險躲土石流

芒果季節將至,玉穗農路難行,族人徒手搬開大石,冒險走溪床險遇土石流,族人說:「輪子被土石流蓋過去了不會動,門打不開,還好年輕人跑得快」。高華德里長說:「還好是布農族人動作快,要是平地人早就被土石流吃掉了」。






沒電快40天生活倒退50年,桃源族人下山拉白布條抗議台電

文/柳琬玲 - 18 七月 2012 - 3 篇回應

沒電快40天生活倒退50年,桃源族人下山拉白布條抗議台電

族人表示:「復興以上沒有電,形同恢復50年代的部落生活;送物資摔死的老議員,就是為了沒有電不方便才暫住桃源丈人家;如今也因為沒有電無法送回拉芙蘭安葬。摔死在南橫公路126K崩塌處的梅山里民,也因為使用發電機功率不良,大體不堪高熱長蛆,草草埋葬」。






死亡意外,竟是南橫沿線部落之常態?又一位布農族人喪命於玉穗農路

文/柳琬玲 - 14 七月 2012 - 4 篇回應

死亡意外,竟是南橫沿線部落之常態?又一位布農族人喪命於玉穗農路

與土地共生的部落人,每一年都承受壞路、斷橋、邊坡落石造成的人命犧牲與風險;對族人而言,這就是人生!但是政府的不作為(放任河床高於村落)、亂作為(原鄉豆腐渣工程、逼人下山的永久屋政策),卻造成部落偏鄉難以彌補的行政災與二度、三度傷害。






在組合屋想家─豪雨災後31天,復興里水災戶暫時安置杉林組合屋

文/柳琬玲 - 12 七月 2012 - 6 篇回應

在組合屋想家─豪雨災後31天,復興里水災戶暫時安置杉林組合屋

雖然才剛搬進山下組合屋,但族人希望可以加快回鄉腳步。自救會副會長杜耀順說「大家搬下來舟車勞頓又花錢,住這邊越久傷害越大,開支大得受不了」。建議桃源區長「考慮孩子上課以及金煌芒果、愛玉採收問題,九月份之前能否就把山上組合屋作好?」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下)

文/柳琬玲 - 9 七月 2012 - 2 篇回應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下)

桃源地區族人觀察,這次611大雨之後, 復興村與勤和村都顯示跟河床距離得太近,部分路段甚至直接從路跳進河床也不會受傷。Chiang認為:「整個南橫都需要找新的路廊。復興應當遷往Tamahu,勤和應當遷往勤和平台;拉芙蘭還好,雖然教會後方掉土,但是往部 落上下兩側跑,沒有直接衝擊到部落」。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文/柳琬玲 - 9 七月 2012 - 1 篇回應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勤和端往玉穗溪谷是最陡的部份,坡度都在70度~80度之間,令人幾乎心臟病發作,通車第二天緊急再修一條「比較不陡急」的路,差強人意,族人不免抱怨:「我們這裡沒有營區啊,為何要做一條給戰車走的路呢?官員們請你們將心比心,不然請你們自己開車上去,才能體會原住民的心聲」。






「擺明不安全,就是不疏浚」─桃源復興部落控訴 611水災為重大人為疏失

文/柳琬玲 - 6 七月 2012 - 4 篇回應

「擺明不安全,就是不疏浚」─桃源復興部落控訴 611水災為重大人為疏失

復興下部落族人認為611水災因人為工程疏失,導致部落巨大損失,遭質疑的該項工程是由水保局台南分局委託高雄市政府發包施作,但水保局僅指派一名工程師到場,回應「因經費問題僅能做此層級工程」,並坦承拉庫斯溪上方有1000萬土方,這兩年來只有清疏13萬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