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梅山

回家李日記(24)玉穗農路上的越野之旅20130529

文/章雅喬 - 5 六月 2013 - 2 篇回應

回家李日記(24)玉穗農路上的越野之旅20130529

玉穗農路為聯絡村莊到族人園子的產業道路,但因為台20線一直無法修好,溪底便道在汛期時容易中斷,當地人必須倚靠玉穗農路進出,但年久失修的農路使得居民進出更添風險,今年年初,區公所終於有經費好好地修補了玉穗農路,包括裝置護欄、鋪水泥等等,但玉穗農路的坡度非常陡峭,轉彎處狹窄,若車子沒有四輪傳動的裝置,根本沒有辦法在玉穗農路上行走。

回家李日記(22)路是部落裡「最重要的小事」。20130524

文/章雅喬 - 3 六月 2013 - 回家李日記(22)路是部落裡「最重要的小事」。20130524 已關閉迴響。

回家李日記(22)路是部落裡「最重要的小事」。20130524

「山上千瘡百孔的日常生活,在平地人眼中,真的像極了恐怖片。」我們認為再瘋狂的事情,在山上也成了非如此不可的理所當然,在水果的產季,道路不通等於是斷了族人的生產命脈,要是心臟不夠強壯的人,早就崩潰了。莫拉克災後,這樣的劇碼這三年來已反覆上演過好幾次。一條安全回家的路,恐怕真的是大家最熱切的,也是唯一的盼望了。






Lakus溪堤防工程遲未定案,復興族人:我們每天都很害怕

文/柳琬玲 - 18 三月 2013 - Lakus溪堤防工程遲未定案,復興族人:我們每天都很害怕 已關閉迴響。

Lakus溪堤防工程遲未定案,復興族人:我們每天都很害怕

去年飽受水患驚嚇到恐慌的Cina,站起來用不標準的國語懇切地說,我們每天面對性命的恐懼,每天都很害怕,一直期待你們什麼時候來給我們一個安全,精神壓力很大。會後,杜金葉Cina正要跨上她的野狼機車出門,看到我拿著照相機在照下部落房舍:「快點照,不然今年就沒有了」。






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5)永齡農場前員工:「壓力大,連生病都不好請假」

文/柳婉玲 - 6 十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5)永齡農場前員工:「壓力大,連生病都不好請假」

Mulas過去在山上做的多半是林班的工作,現在搬到平地,又離開永齡農場,做什麼工作呢?除了殺雞,Mulas盤算著十一月底要去雲林員長拔大蒜,因為有一位小叔家在二崙可以住,姪女當工頭。「這是算件的,可以一直做到清 明」。






玉穗農路難通行:人當怪手搬石頭,走溪床險躲土石流

文/柳琬玲 - 27 七月 2012 - 玉穗農路難通行:人當怪手搬石頭,走溪床險躲土石流 已關閉迴響。

玉穗農路難通行:人當怪手搬石頭,走溪床險躲土石流

芒果季節將至,玉穗農路難行,族人徒手搬開大石,冒險走溪床險遇土石流,族人說:「輪子被土石流蓋過去了不會動,門打不開,還好年輕人跑得快」。高華德里長說:「還好是布農族人動作快,要是平地人早就被土石流吃掉了」。






沒電快40天生活倒退50年,桃源族人下山拉白布條抗議台電

文/柳琬玲 - 18 七月 2012 - 3 篇回應

沒電快40天生活倒退50年,桃源族人下山拉白布條抗議台電

族人表示:「復興以上沒有電,形同恢復50年代的部落生活;送物資摔死的老議員,就是為了沒有電不方便才暫住桃源丈人家;如今也因為沒有電無法送回拉芙蘭安葬。摔死在南橫公路126K崩塌處的梅山里民,也因為使用發電機功率不良,大體不堪高熱長蛆,草草埋葬」。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文/柳琬玲 - 9 七月 2012 - 1 篇回應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勤和端往玉穗溪谷是最陡的部份,坡度都在70度~80度之間,令人幾乎心臟病發作,通車第二天緊急再修一條「比較不陡急」的路,差強人意,族人不免抱怨:「我們這裡沒有營區啊,為何要做一條給戰車走的路呢?官員們請你們將心比心,不然請你們自己開車上去,才能體會原住民的心聲」。






0702豪雨成災24天:桃源族人多數返鄉,部分路段重回八八災後原點

文/鄭淳毅 - 3 七月 2012 - 2 篇回應

0702豪雨成災24天:桃源族人多數返鄉,部分路段重回八八災後原點

八八之後,桃源布農族人的回家路總是迢遙險阻。河床路逢雨必斷、削山便道通車一年後就崩毀,唯一在汛期時可保通行的道路,則是陡峭險峻、屢傳傷亡意外的玉穗農路,但族人並不多說什麼。剛返家的復興婦女只是簡單的說:「回家的感覺真好,下面真的太熱了啦!」






農瘦猴肥:桃源李價奏悲歌

文/柳琬玲 - 24 五月 2011 - 9 篇回應

農瘦猴肥:桃源李價奏悲歌

憂心猴群肆虐,又聽聞即將有輕颱來襲的消息;今天,梅山的Tama Sinho找了那瑪夏的親人過來竿打採收,開啟紅肉李產季。但農會答應的紅肉李收購跳票,中盤商開出竿打每公斤六元的跳樓價,農人只能含淚採收。






河床上的小米

文/鄭淳毅 - 2 二月 2011 - 4 篇回應

河床上的小米

八八災後,務農人家的生計愈形艱窘了。「救急賑濟」性質的八八零工已結束,農地流失、農路毀損……種種打擊不一而足,並持續發生。但與其鎮日荒閒,不如在僅有的土地上盡其所能耕耘,而對於收穫,似乎又一貫顯得隨時知命。






過河流籠-美蘭孩子的暑假

文/鄭淳毅 - 17 七月 2010 - 4 篇回應

過河流籠-美蘭孩子的暑假

八八風災後,美蘭部落連接高中村的吊橋遭掩埋,貨櫃搭的便橋也常被大雨沖走,大人小孩剩下一條簡易流籠。相較於大人,有些孩子覺得,流籠很好玩,沿途裸露的土石,是大人的擔心,但也是孩子山裡童年的一段記憶。






苦中依然作樂,族人齊聚梅山嬰兒節

文/鄭淳毅 - 27 六月 2010 - 2 篇回應

苦中依然作樂,族人齊聚梅山嬰兒節

依照布農族傳統曆法,每年六月份出生的嬰兒都是這一年的新生兒,六月時族人都會擇一日,全村聚在一起,為今年的新生嬰兒祝福。與射耳祭的盛大不同,嬰兒節更像是部落延續傳統生活的「家常」祭典,樸實而意義深遠。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