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寶山

為了讓孩子回家,寶山國小回來了

文/柳琬玲 - 11 二月 2012 - 1 篇回應

為了讓孩子回家,寶山國小回來了

歷經多次陳情努力,寶山國小歷經波折,終於結束了九百多天客居六龜國小的日子,重回部落懷抱。雖然僅剩下七個學生,但曾國義主任這樣地勉勵小朋友們,「我們不會因為人數少就隨便上課,猴子山豬會看著我們上課的。」

與時間賽跑的藤枝三十八甲永久屋基地

文/柳琬玲。 - 21 一月 2012 - 2 篇回應

與時間賽跑的藤枝三十八甲永久屋基地

在杉林大愛二期、小林二村、六龜新開具落的永久屋基地以及寶來樂樂段等處陸續動工或完工之後,高雄地區僅剩寶山村要求的藤枝38甲地重行鑽探無期,去年12月8日寶山就地重建會召開臨時會議,請求市議員伊斯坦大貝亞夫召開協調會議,因而在1月17日召開「高雄市桃源區寶山里38甲永久屋基地暨重建協調會」。






災區首例:不願將戶籍遷出原鄉,居民正式放棄永久屋

文/鄭淳毅 - 22 十月 2011 - 7 篇回應

災區首例:不願將戶籍遷出原鄉,居民正式放棄永久屋

賴金龍指出:「很多人跟我一樣說要放棄永久屋回山上,但我是第一個付諸行動的」。雖然政府一直保證遷戶籍不會影響到居民的任何權益,但賴金龍認為:「政策是一直都變來變去的,我們怎麼知道以後會怎樣?」






流浪兩年,寶山國小終將復校

文/鄭淳毅 - 14 九月 2011 - 流浪兩年,寶山國小終將復校 已關閉迴響。

流浪兩年,寶山國小終將復校

雖然復校過程曲折,甚至險些被林務局規劃成停車場,但至少寶山國小確定復校,對部落族人有很大意義。從茅草屋到水泥建築,國小的命運與部落一直相繫,留在山上的老人家們,可望再度聽到部落孩子上學放學的鐘聲了。






拖延日久的「寶山38甲地」一案,出現重大轉機!

文/鄭淳毅 - 31 七月 2011 - 2 篇回應

拖延日久的「寶山38甲地」一案,出現重大轉機!

沉寂日久的寶山38甲地案,以「永久屋」為推行方針重現曙光,但寶山四個部落災況不同,所需重建方式不同。38甲地永久屋,對部分族人是欣慰的消息,也讓另一部分族人陷入重建的長考。






強制拆除房屋公文,再度引發爭議

文/鄭淳毅 - 5 七月 2011 - 5 篇回應

強制拆除房屋公文,再度引發爭議

居民表示:「市政府該來幫我們(原鄉)重建,為何反而拆房子?這是引起當地人的對立和衝突。現在搞得山下的人心惶惶,怕不能回原居住地,山上的人睡不好。天災比人禍不足,這到底是怎樣的重建?」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文/鄭淳毅 - 13 六月 2011 -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已關閉迴響。

寶山基礎復建工程慢,原鄉重建難心安

寶山里地形陡峭,八八之後,部落裡多處民宅出現裂隙,部分地基也有滑動之虞,整治不易。但民眾與工程單位間缺乏有效溝通,則讓整治工程陷入了「做與不做都被罵」、「越做越糟糕」的尷尬境況。






等待再起的寶山人

文/鄭淳毅 - 21 四月 2011 - 1 篇回應

等待再起的寶山人

儘管放棄了餐廳,林彩娥夫婦並未放棄山上的農園,甚至已有了許多美好新計畫。林彩娥無數次對著山景感嘆:「這裡真的很美,真的是好地方。」似是讚嘆著自己的家鄉,又似是勾勒著觀光盛況再度來臨的好時光。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文/鄭淳毅 - 28 三月 2011 - 2 篇回應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雖有原住民教育法保障,部落族人仍一直感到長達兩年的安置,實有廢校之虞。如今教育局決定在今年九月復校,但相關配套尚且闕如。寶山國小的命運,仍然是問號。






學校在哪裡(7)寶山國小何去何從?

文/鄭淳毅 - 13 九月 2010 - 7 篇回應

學校在哪裡(7)寶山國小何去何從?

風災至今第400日,寶山國小學童寄居山下的六龜國小,暑假六年級畢業,一年級入學,本來只有15人的小學校,這學期更剩下了12人,孩子們來了又去,寶山學童依然 「寄讀中」。






勤和報告:平台避難屋、樂樂段永久屋進度說明

文/鄭淳毅 - 8 九月 2010 - 9 篇回應

勤和報告:平台避難屋、樂樂段永久屋進度說明

勤和平台上的避難屋,已經有怪手在整地,預計興建四棟公用避難空間,共計可容納160人於汛期避難,期望於12月底落成。另外遷居寶來樂樂段永久屋部分,預計有40戶名額,目前仍在協調土地問題。






民間專家學者探勘結果:寶山38甲公有地可做為居民安遷地

文/鄭淳毅 - 23 四月 2010 - 4 篇回應

民間專家學者探勘結果:寶山38甲公有地可做為居民安遷地

38甲地的新勘查報告出爐,民間專家學者認為這塊地適合安居,為努力多時的寶山村帶來一線希望,尚須寶山重建委員會行文原民會,為村子啟動一連串的機會。村民們期待,這次的轉機,能讓他們看見原鄉重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