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寶來

旗美社大《再見莫拉克》系列(1):寶來,花開了

文/周依禪,呂月如 - 7 八月 2012 - 旗美社大《再見莫拉克》系列(1):寶來,花開了 已關閉迴響。

旗美社大《再見莫拉克》系列(1):寶來,花開了

老人家通常一輩子生活在寶來,熟悉寶來的一切,「寶來」對他們而言是歸宿,只是八八風災之後,每次下雨天都令人心驚膽跳,因此在地組織決定揪這些老人家成為一個團體,讓彼此互相陪伴,成為支持彼此生命的力量。

六龜社區產業重建工作追蹤:以「龜王餅」為例

文/何欣潔 - 24 一月 2012 - 4 篇回應

六龜社區產業重建工作追蹤:以「龜王餅」為例

2011年的春夏,內政部長江宜樺針對「寶來、不老溫泉區是否適宜再開發」的發言,引起地方對「六龜觀光產業何去何從」的討論,同年中秋節,山城花語美好生活促進會以六龜的龜王傳說推出「龜王餅」,以台灣傳統的綠豆椪作法為基底,六龜特產的芒果、山茶與客家麻糬為內餡,發展出特殊的地方美食。






山城重建路:寶來咖啡愛玉吳玉英

文/何欣潔 - 3 五月 2011 - 2 篇回應

山城重建路:寶來咖啡愛玉吳玉英

儘管聯外公路與大橋陸續修復,觀光客心中那條往寶來的道路仍未重新開展,「溫泉挖不到、南橫不通、觀光客回不來」,成為寶來人共同掛念的主題,也深深影響六龜其它週邊產業的復甦。






六龜觀光逐漸回溫,公路品質又成阻礙

文/何欣潔。 - 9 二月 2011 - 2 篇回應

六龜觀光逐漸回溫,公路品質又成阻礙

根據六龜觀光休閒協會寶來、不老地區15家山莊民宿的抽樣統計顯示,年節期間的溫泉住房率約為五成,比起去年的確略有回升。但這波人氣是否能夠延續到平常的週休假日,端看民眾對這次年節的感受如何。






大愛生活系列(21)千呼萬喚,二期工程年後開工

文/鄭淳毅 - 24 一月 2011 - 2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21)千呼萬喚,二期工程年後開工

1/23晚間,園區旁活動中心舉辦第二期永久屋基地興建說明會,向未來的大愛村住戶說明第二期工程規劃,預計將再興建283棟房屋,延宕許久的小學及各項公共建設,都將一併動工,開工日定在春節之後,市府盼能在八八兩周年時完工入住。






寶來名湯重鑿井,國土復育可兼顧?

文/何欣潔 - 1 九月 2010 - 2 篇回應

寶來名湯重鑿井,國土復育可兼顧?

寶來溫泉在八八風災後,因泉源頭遭到沖毀,聯外道路品質不佳,一直都無法重振往日盛況。高雄縣府決定,即將開挖 兩口溫泉井,依照溫泉法辦理溫泉取供,輔導現有的39家業者取得水源使用權,重建當地溫泉產業。






寶來,是否會從此失去光亮?

文/劉秀蘭口述、林于心整理 - 16 十一月 2009 - 2 篇回應

寶來,是否會從此失去光亮?

傍晚的暮色漸暗,我站在協會的門口往外看,放眼望去只有一、兩戶人家的燈是亮著,想起以前只要到了晚上,招牌的霓虹燈、家家戶戶亮起的燈,照得這裡燈火通明,如今大馬路的街燈有的亮有的不亮。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淒涼的畫面。






六龜的第一份重建報─荖濃溪望

文/六龜重建關懷協會 - 9 十一月 2009 - 7 篇回應

六龜的第一份重建報─荖濃溪望

因為荖濃溪所帶來的水患,讓六龜鄉受到前所未有的災害,嚴重受損,但是,一向樂觀的六龜鄉民卻以另一個角度來想,這何嘗不是一次重生的機會,所以六龜鄉第一份社區報才會以「老濃溪望」為名稱,我們永遠抱持著對於這塊土地的希望。






以社造協助重建─六龜社區志工隊長李婉玲專訪

文/生命力新聞網林宣佑 - 27 十月 2009 - 2 篇回應

以社造協助重建─六龜社區志工隊長李婉玲專訪

八八水災重創六龜地區,但災區災民的生活狀況情形外界鮮少瞭解,以下由生命力新聞網的記者,電訪六龜寶來社區的志工隊隊長李婉玲,受訪者致力於社區總體營造與關懷弱勢的社區工作,八八水災後投入救災行列,現為關懷重建協會的成員之一。






六龜寶來國中1027復學

文/蘇福男 - 27 十月 2009 - 六龜寶來國中1027復學 已關閉迴響。

六龜寶來國中1027復學

六龜的寶來國中於10月27日復學,先前安置於天台山,雖為佛門淨地,為歡送師生們,佛寺特地請人辦葷宴,慶祝孩子回校,十分貼心。






六龜村民:怎每次過節都要撤離

文/歐陽毅 - 3 十月 2009 - 六龜村民:怎每次過節都要撤離 已關閉迴響。

六龜村民:怎每次過節都要撤離

有些村民已經是第三次被安置,上次撤離是父親節,村民乘坐著直昇機下山後,首先被安置在旗山國中,但是旗山國中並無法容納這麼多人,於是部份村民又被安置到別的地區。這次則是中秋節要一起在天台山團員,有無耐的村民表示:怎每次過節都要被撤離。






我們如何看待溪流與疏浚?

文/胡慕情 - 30 九月 2009 - 我們如何看待溪流與疏浚? 已關閉迴響。

我們如何看待溪流與疏浚?

從前從前,當我們還不稱呼高屏溪流域之一的荖濃溪為荖濃溪時,她被布農族稱為「La-ku-la-ku」,也就是「兇猛、敬畏的河」。據自然步道協會理事 林淑英老師描述,布農族的生命經驗從不侵犯La-ku-la-ku,「他們相信溪流孕育所有的生命,刻畫出高山峻嶺和溪谷的美麗圖案,所以要非常尊崇。」但如今我們並不尊崇La-ku-la-ku,並進一步侵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