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好茶

78天須完成319戶─瑪家農場永久屋的時間壓力

文/柯亞璇 - 15 五月 2010 - 9 篇回應

78天須完成319戶─瑪家農場永久屋的時間壓力

78天完成319戶的永久屋,平均一天要蓋完4~5戶的永久屋,負責現場的陳組長表示,政府要求7月底完工,不僅壓迫到當初規劃團隊與NGO讓部落參與協力造屋的美意,也壓破了族人參與過程的「空間」。

屏東縣府:永久屋申請沒有「分批入住」而是「申請條件限制」

文/柯亞璇 - 12 五月 2010 - 6 篇回應

屏東縣府:永久屋申請沒有「分批入住」而是「申請條件限制」

瑪家農場「永久屋」的申請,仍有部分族人尚未通過,屏東縣府表示,沒有所謂的分批入住,而是申請條件的限制。 目前要遷居的三村已共組「聯誼會」,對無法通過資格的族人再度提出陳情的共識。






好茶:我們是滅村,政府卻以「安置」的心態來處理

文/柯亞璇 - 9 五月 2010 - 6 篇回應

好茶:我們是滅村,政府卻以「安置」的心態來處理

一個部落要遷村幾次?魯凱族人的一生又要面對幾次的遷村?歷經各種遷村所挑戰的難題,最後決定在瑪家農場重新生活的好茶村魯凱人,未來還要繼續面對多少的「遷村課題」?一切似乎都是未知數。






好茶村的未來:是「遷村」還是「安置」?

文/柯亞璇 - 7 五月 2010 - 8 篇回應

好茶村的未來:是「遷村」還是「安置」?

「我們怎麼可以這麼安逸?」的一個念頭,驅使太魯閣族的余欣蘭與魯凱族的陳安琪,自行提計畫回部落協助八八風災受創的好茶村族人。她們發現還有很多戶數沒有被納入遷村名單,這些族人該怎麼辦?






屏東縣府:「政府是慈濟的媒人」。魯凱自主重建生變。

文/柯亞璇 - 23 三月 2010 - 163 篇回應

屏東縣府:「政府是慈濟的媒人」。魯凱自主重建生變。

3月22日,牧師們依約來到縣府瞭解溝通結果時,赫然發現,屏東縣府竟已於3月20日,單獨與慈濟和霧台鄉長在高雄靜思堂會談,不但未將族人八項訴求完整陳述,反而與慈濟協商出九項決議,讓牧師大感錯愕。






魯凱:我們要有尊嚴的重建及生活

文/柯亞璇 - 15 三月 2010 - 6 篇回應

魯凱:我們要有尊嚴的重建及生活

風災過後的第128天,魯凱族人創造了「不一樣的星期天」。霧台鄉的基督宗教團體,舉辦「重建與遷村聯合禱告會」,共有38個連署單位參與此次的連署行動,要共同爭取在人權基本原則上,進行「有尊嚴的重建」。






魯凱:我們相信政府,政府卻欺騙我們!

文/賓拿流 - 3 三月 2010 - 14 篇回應

魯凱:我們相信政府,政府卻欺騙我們!

屏東魯凱風災後面臨族群大遷徙,政府提出十分動人的方案,包含177公頃完整土地,每人有一分耕地等條件,讓族人同意搬遷,但是召開說明會後,卻完全不是如此,讓族人不禁痛批,我們相信政府,政府卻欺騙我們!






魯凱劃定特定區域─佳暮、谷川還在討論中

文/賓拿流 - 23 一月 2010 - 魯凱劃定特定區域─佳暮、谷川還在討論中 已關閉迴響。

魯凱劃定特定區域─佳暮、谷川還在討論中

莫拉克風災過後五個多月,屏東縣霧台鄉各部落都在進行劃定特定區域的協商,大部分的部落可能傾向劃定特定區域,以取得永久屋,吉露已經同意劃定,但是佳暮與谷川部落都還在討論中。






好茶部落遷村,指日可待?

文/賓拿流 - 5 一月 2010 - 2 篇回應

好茶部落遷村,指日可待?

期盼了兩年遷村的好茶部落,可以說是歷盡天災與人為的磨難,終於在2010年有了一道希望的曙光,預定1月17日瑪家農場規劃案開始執行,8月底完成第一階段的工程,並分批入住。






魯凱生命共同體─包基成先生的重建提案

文/包基成 - 21 十二月 2009 - 5 篇回應

魯凱生命共同體─包基成先生的重建提案

觀諸當今政府之重建政策,皆以劃定特地區域,令族人放棄原鄉土地,迫使遷居平地為優先考量。族人當以「原鄉不棄,文化不滅,魯凱永續。」為基礎,凝聚共識,思考對我族人子孫最有利的永續營生之道。






好茶劃定特定區域,暫停!

文/Laucu Druluan - 14 十二月 2009 - 1 篇回應

好茶劃定特定區域,暫停!

「達挖了歌了」是新好茶的魯凱地名,祖先早就說這此地不宜居住,當初的政府官員,半強迫式的讓我們遷到這裡,也是帶著幾張圖與敏銳的雙眼來勘查,那這次政府還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我們族人。






魯凱重建工作1130-1204:再度回部落勘查

文/賓拿流/口述,輔大生命力新聞記者柯珂採訪整理 - 8 十二月 2009 - 4 篇回應

魯凱重建工作1130-1204:再度回部落勘查

我們要重新評估政府的檢測,並與族人溝通,有些部落受到的傷害不嚴重,但政府用類似恐嚇的方式告訴族人「危險就是危險」,卻未說清楚危險在哪裡。未來我們是用「專家對抗專家」,用科學數據要求政府,這樣才會更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