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屏東排灣

部落學歷的實踐之路─長榮百合國小山林小學課程

文/鄭淳毅 - 11 十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部落學歷的實踐之路─長榮百合國小山林小學課程

長榮百合是八八災後新建小學,也是屏東縣政府首次設立的特許學校,籌備之初就背負各方期待。現在學校在教學上,與部落合作,設計系列課程,回應遷村部落對於文化傳承的憂慮,也開啟在現行體制下,如何實踐傳承傳統知識脈絡的可能。

「其實,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失去學校的佳興村

文/鄭淳毅 - 27 十月 2012 - 「其實,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失去學校的佳興村 已關閉迴響。

「其實,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失去學校的佳興村

一位部落教育工作者認為,部落沒有學校之後,「你是逼著他去平地當乞丐,很多人在部落還可以靠土地,一到外面,再怎樣的工作都要做。他又賺不了很多 錢,他又為了小孩子沒辦法回來。其 實我覺得到最後,這些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






大後部落歷亞斯酒莊開幕,小米、紅藜、山芋豐富地酒特色

文/鄭淳毅 - 18 十月 2012 - 5 篇回應

大後部落歷亞斯酒莊開幕,小米、紅藜、山芋豐富地酒特色

高富貴自己滴酒不沾,親友都沒想到他竟會開酒莊。他笑說:「我釀酒不是為了給年輕人喝醉,是為了推廣我們原住民的作物。」「八八之後,部落很多人沒有工作了。我想可以買一點他們種的東西,也算補貼一下生活。」






原鄉在地生產,德文無毒蔬菜開賣

文/鄭淳毅 - 11 十月 2012 - 1 篇回應

原鄉在地生產,德文無毒蔬菜開賣

三地門鄉德文村在八八之後被判為不安全區域,聯外道路長期路況不佳,但多數族人仍留在原鄉生活。德文有馳名的咖啡、豐富的人文生態景觀,過去族人就曾討論要結合這些特色,發展在地產業,但直到八八之後才有機會實行。現在,德文村也開始經營有機農場,成為當地特色產業的一環。






「滿州慈濟大愛園區」再爆核配不公,居民感嘆「什麼都不清楚」

文/鄭淳毅 - 4 十月 2012 - 1 篇回應

「滿州慈濟大愛園區」再爆核配不公,居民感嘆「什麼都不清楚」

分水嶺部落地滑嚴重,部分居民遷入九棚國小的「滿州大愛園區」,卻爆出核配不公,而其他不願去九棚國小的族人,在地層仍持續往兩側滑動、遷村案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將何去何從?多數居民報以無奈的眼神,沒有答案。






新來義永久屋裡的老人日托

文/鄭淳毅 - 28 九月 2012 - 新來義永久屋裡的老人日托 已關閉迴響。

新來義永久屋裡的老人日托

走進新來義活動中心,數十位老人家分坐兩邊,正在進行遊戲比賽。這是新來義每周固定的老人日托課程。來義村原鄉部落,經營老人日間關懷站多年,每周上課、聚會成為部落老人家生活的一部分。今年四月,入住永久屋的來義、義林、丹林三村的長輩們,則可以每周參加生活重建中心承辦的老人關懷據點。






遷戶籍才能取得耕地?新來義永久屋居民卻步

文/鄭淳毅 - 20 九月 2012 - 3 篇回應

遷戶籍才能取得耕地?新來義永久屋居民卻步

談起永久屋生活,她表示自己仍會兩頭跑,整理原鄉和永久屋兩邊的房子,生活適應得還好,只是很擔心:「我們真的不希望我們原鄉的東西消失。」永久屋是否以屋換屋、是否遷戶籍的問題,是居民心頭隱憂,如今因為申請農耕地再度被挑起。






「不到一年,這麼多東西掉下來?」颱風後的高士佛永久屋

文/鄭淳毅 - 8 九月 2012 - 「不到一年,這麼多東西掉下來?」颱風後的高士佛永久屋 已關閉迴響。

「不到一年,這麼多東西掉下來?」颱風後的高士佛永久屋

今年初開始入住的牡丹鄉高士佛永久屋,啟用不到一年卻狀況百出。住戶反映,入住後天花板不時掉落、雨水滲漏進房屋的情形,強勁的風勢也導致永久屋電線杆半倒,向房屋處傾斜。與高士村相鄰的永久屋基地、安置石門村中間路部落的普力姆永久屋,也發生天花 板掉落、房屋滲水等類似狀況。






高士佛永久屋核配爭議再添一案:備註「夫妻」,無法獲配?

文/鄭淳毅 - 30 八月 2012 - 高士佛永久屋核配爭議再添一案:備註「夫妻」,無法獲配? 已關閉迴響。

高士佛永久屋核配爭議再添一案:備註「夫妻」,無法獲配?

吳惠貞和她的先生阿南,婚前本就各自擁有房屋、土地。夫妻倆在八八之後一年離婚,阿南以自己的房屋申請到永久屋,吳惠貞卻因為申請欄上備註和阿南是「夫妻」,無法申請自己的永久屋。帶著四個孩子,在安置所、原居地、前夫的永久屋之間流離輾轉。






在永久屋想家(5)三村共處的禮納里,各有不同難題(下)

文/莫拉克新聞網記者整理 - 13 八月 2012 - 在永久屋想家(5)三村共處的禮納里,各有不同難題(下) 已關閉迴響。

在永久屋想家(5)三村共處的禮納里,各有不同難題(下)

在這場重建中,極大多數的達瓦蘭族人選擇了永久屋,也有極少數族人,選擇留在原鄉耕作、生活。曾有族人認為,這樣影響了部落集體共進退的團結,但災後將滿三年的今日,也逐漸出現肯定之聲「有人留在山上,對我們是好事,表示我們大社還有人在,哪怕只有 一戶也好。」






在永久屋想家(4)三村共處的禮納里,各有不同難題(上)

文/莫拉克新聞網/整理 - 12 八月 2012 - 在永久屋想家(4)三村共處的禮納里,各有不同難題(上) 已關閉迴響。

在永久屋想家(4)三村共處的禮納里,各有不同難題(上)

李金龍表示:「永久屋最大的問題是土地受限。」部落正在嘗試發展不受土地限制、因應永久屋生活模式的產業。「我們是在推接待家庭,有空的房間,我們就可以讓有興趣的人,來體驗什麼是永久屋,什麼是我們的生活,也可以陪老人家聊天。現在有三十戶參與,實際接待過客人的有十二戶,已經推了一年。」






台大新聞所災後書寫行動:日照大峽谷─八八風災後來義重建路

文/台大新聞所林巧璉、李依頻 - 11 八月 2012 - 2 篇回應

台大新聞所災後書寫行動:日照大峽谷─八八風災後來義重建路

部落災後的真實狀況讓我們真實感受災難的威力與重建的重要。兩年了,通往部落唯一的聯外道路仍遍布砂石,車子行駛於上必須放輕油門,這時終於明白記錄重建的意義──災區居民的生活必需被真實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