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牡丹

中間路部落:堅持以部落會議決議名單核配永久屋

文/鄭淳毅 - 19 六月 2013 - 1 篇回應

中間路部落:堅持以部落會議決議名單核配永久屋

中間路部落在莫拉克災後遷移到普力姆永久屋,2010年底永久屋落成之際,仍有近半數的族人無法獲配永久屋。不到五十戶的小部落,在重建之路飽經波折,陷入「遷村遷一半」的窘境。但兩年來族人堅持部落會議的最初決議,不願因為政府核配標準的波動,更改經部落議決的核配名單,族人指出,雖然仍無法完全平息爭議,但這份名單在族人心目中還算公平,是相對圓滿的結果。

只能與老房子共生死?八瑤分水嶺部落的李金花vuvu專訪

文/鄭淳毅 - 3 三月 2013 - 只能與老房子共生死?八瑤分水嶺部落的李金花vuvu專訪 已關閉迴響。

只能與老房子共生死?八瑤分水嶺部落的李金花vuvu專訪

沙發上堆疊著被褥,李金花解釋這是她現在睡覺的地方,因為整個住宅的後半部已經陷落超過一米,廚房不能使用,vuvu乾脆把自己的起居間改成臨時廚房、客廳當成臥室。每晚睡在很難翻身的沙發椅上,vuvu只是笑笑說:「我不敢睡在後面啊,睡這裡比較安全啦!」






持續過著辛苦的日子─弱勢的八瑤分水嶺部落

文/鄭淳毅 - 23 二月 2013 - 3 篇回應

持續過著辛苦的日子─弱勢的八瑤分水嶺部落

八瑤部落的居民們常常笑說,滿州鄉已經很偏遠,八瑤部落更是偏荒。鄉公所多半是漢人行政,也很少進入深僻的部落了解關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僅是災後重建,連平時國家提供的社會救助資源,在族人眼中也難以契及。






高士部落:「政府很沒有魄力,將永久屋核配的爛攤子丟給部落!」

文/鄭淳毅 - 16 二月 2013 - 4 篇回應

高士部落:「政府很沒有魄力,將永久屋核配的爛攤子丟給部落!」

參與會議的族人忍不住在私底下表示:「政府很沒有魄力,把爛攤子推給部落!政府要知道部落會議只是政府施政的參考,怎麼會取代在政府前面?那依照我們的人情,一定是九戶全部通過,那政府會給他們房子嗎?」






「滿州慈濟大愛園區」再爆核配不公,居民感嘆「什麼都不清楚」

文/鄭淳毅 - 4 十月 2012 - 1 篇回應

「滿州慈濟大愛園區」再爆核配不公,居民感嘆「什麼都不清楚」

分水嶺部落地滑嚴重,部分居民遷入九棚國小的「滿州大愛園區」,卻爆出核配不公,而其他不願去九棚國小的族人,在地層仍持續往兩側滑動、遷村案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將何去何從?多數居民報以無奈的眼神,沒有答案。






「不到一年,這麼多東西掉下來?」颱風後的高士佛永久屋

文/鄭淳毅 - 8 九月 2012 - 「不到一年,這麼多東西掉下來?」颱風後的高士佛永久屋 已關閉迴響。

「不到一年,這麼多東西掉下來?」颱風後的高士佛永久屋

今年初開始入住的牡丹鄉高士佛永久屋,啟用不到一年卻狀況百出。住戶反映,入住後天花板不時掉落、雨水滲漏進房屋的情形,強勁的風勢也導致永久屋電線杆半倒,向房屋處傾斜。與高士村相鄰的永久屋基地、安置石門村中間路部落的普力姆永久屋,也發生天花 板掉落、房屋滲水等類似狀況。






高士佛永久屋核配爭議再添一案:備註「夫妻」,無法獲配?

文/鄭淳毅 - 30 八月 2012 - 高士佛永久屋核配爭議再添一案:備註「夫妻」,無法獲配? 已關閉迴響。

高士佛永久屋核配爭議再添一案:備註「夫妻」,無法獲配?

吳惠貞和她的先生阿南,婚前本就各自擁有房屋、土地。夫妻倆在八八之後一年離婚,阿南以自己的房屋申請到永久屋,吳惠貞卻因為申請欄上備註和阿南是「夫妻」,無法申請自己的永久屋。帶著四個孩子,在安置所、原居地、前夫的永久屋之間流離輾轉。






漫長等待,高士佛永久屋正式落成,居民盼儘速核配剩餘空屋

文/鄭淳毅 - 30 七月 2012 - 漫長等待,高士佛永久屋正式落成,居民盼儘速核配剩餘空屋 已關閉迴響。

漫長等待,高士佛永久屋正式落成,居民盼儘速核配剩餘空屋

高士佛永久屋,曾是高士村舊部落,因為莫拉克重建,再度成為村民的生活領域。雖然宣告落成,高士永久屋的挑戰並未結束。因地勢高離水源較遠,至今無法穩定供水。另外,尚有核配爭議,有居民無法順利入住永久屋,皆需要繼續克服。






重建原地踏步,土地持續滑動,未來要去哪裡?─分水嶺八瑤部落處境堪慮

文/鄭淳毅 - 16 七月 2012 - 3 篇回應

重建原地踏步,土地持續滑動,未來要去哪裡?─分水嶺八瑤部落處境堪慮

族人指出,舊九棚國小永久屋是為了當地的海棠受災戶建造,但政府想要一併安置八瑤部落受災戶,族人卻認為該地不安全、交通不便,「那裡都是坍方路段,像這 次下雨就封路了。我們去那裡,以後不是常常就困在裡面?」






高士永久屋核配烏龍,要如何要求族人去判斷自己的叔叔阿姨?

文/鄭淳毅 - 24 六月 2012 - 2 篇回應

高士永久屋核配烏龍,要如何要求族人去判斷自己的叔叔阿姨?

因為沒有獲配房屋,尤慧蓁一家只好仍待在被判為「危險」、已劃為特定區域的房子裡。他們也無奈說,這次颱風來的時候,「我們是唯一還住在特定區域裡的那一家。」他們希望政府能給一個交代,要如何才能合法的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一個房子?






災後三年,持續被遺忘的分水嶺八瑤部落

文/鄭淳毅 - 24 五月 2012 - 1 篇回應

災後三年,持續被遺忘的分水嶺八瑤部落

滿州鄉長樂村的八瑤部落,位屏東縣邊緣,八八災後地滑嚴重,部落兩側民宅至今持續開裂滑落。然而地處偏遠、人口不多的八瑤,在地聲音備受忽略,如今重建條例期限將屆,無論遷村或原地重建皆毫無進展,持續被遺忘著。






在地的就很好─高士部落的巴舒亞生活學苑

文/鄭淳毅 - 16 五月 2012 - 1 篇回應

在地的就很好─高士部落的巴舒亞生活學苑

高士村地處邊陲,屬於屏東縣尾端的「偏遠地區」,許多居民都認為發展不易。但也有如李文斌般的族人回到部落,透過長期摸索和努力,希 望能夠傳承老人家的生活,也開創「回鄉發展」的機會,邀請更多人認識高士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