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學子教育

落成後,民權國小孩子的上學路

文/劉瑋婷 - 4 二月 2012 - 落成後,民權國小孩子的上學路 已關閉迴響。

落成後,民權國小孩子的上學路

民權國小落成典禮結束後,賓客陸續開車下山,參加落成典禮的桃源區建山國小校長林蓉儀在下山途中,連人帶車不慎跌落山谷,消息傳出,送醫後無大礙。因道路重建延宕,家長十分擔心,小朋友安全誰來照顧?

民權國小落成 給孩子一個像家的求學環境

文/劉瑋婷 - 4 二月 2012 - 3 篇回應

民權國小落成 給孩子一個像家的求學環境

2010年底動工興建的那瑪夏區民權國小,今天舉行落成典禮,校舍外觀充滿文化特色不少家長驚呼「Manawa!(布農語:漂亮、美麗之意)」建築師郭英釗強調,學校全部使用本土杉木,在製程與運輸上都可減低自外進口的碳排放量。






大愛生活(33)老師的心聲─民族大愛國小重建過程見聞

文/鄭淳毅 - 18 一月 2012 - 24 篇回應

大愛生活(33)老師的心聲─民族大愛國小重建過程見聞

在民族大愛國小新校舍落成移交之際,一位民族國小將離任的教職員,在離任前夕,接受本網記者採訪,敘述他在學校重建過程的所見所聞。為尊重受訪者意見,避免受訪者本人困擾,以匿名刊出,請讀者見諒。






大愛生活(32)民族大愛國小落成移交

文/鄭淳毅 - 17 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大愛生活(32)民族大愛國小落成移交

杉林大愛園區的民族大愛國小,重建超過兩年,屢經波折,終於在今年1月16日,舉行「新校舍落成移交」典禮,由援建校舍的慈濟基金會,將學校移交給高雄市政府;民族國小師生將進駐這所新學校,結束兩年半的寄讀生涯。






謝謝Biung老師

文/劉瑋婷 - 15 一月 2012 - 2 篇回應

謝謝Biung老師

身為一個紀錄者,很清楚自己不應該太有涉入感,但在這一天,雖然我不是部落的人,但感謝,感謝在教壇上有這些老師努力著,感謝在經過風災的衝擊後,依然有人願意留在這裡,為這些小星星們努力,為了這些簡單的美好。






富山永久屋:這是我難過的地方

文/柯亞璇 - 15 十二月 2011 - 1 篇回應

富山永久屋:這是我難過的地方

富山青年會,在災後的新環境中,試圖找尋扭轉部落教育空間的機會,至於搬入新環境的部落小朋友,除了要適應新學校,也要面對搬到大武市區的馬路旁,沒有山上跟河邊可以玩耍,限縮了遊戲空間也增加了活動的危險性。






不只是一棟環保的房子─民權國小即將落成

文/劉瑋婷 - 4 十一月 2011 - 6 篇回應

不只是一棟環保的房子─民權國小即將落成

莫拉克災後810天,民權國小即將在本月19日舉行落成典禮,也將是高雄地區第一所重建完成的學校。這所由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援建的小學,由郭英釗建築師負責規劃設計,將綠建築與當地特色融入在建築物中,也兼具避難功能。






全台第一所完成重建─泰武國小落成

文/章雅喬 - 1 十月 2011 - 1 篇回應

全台第一所完成重建─泰武國小落成

泰武國小日前舉辦落成典禮,為全台第一座重建完成的小學,也是屏東縣第一座結合屋頂即為太陽能板的學校。援建的明碁友達董事長李焜耀表示,此太陽能板為目前全世界轉換功率最高的電池,校園總發電量預估每月可帶來六萬元的賣電收入。






流浪兩年,寶山國小終將復校

文/鄭淳毅 - 14 九月 2011 - 流浪兩年,寶山國小終將復校 已關閉迴響。

流浪兩年,寶山國小終將復校

雖然復校過程曲折,甚至險些被林務局規劃成停車場,但至少寶山國小確定復校,對部落族人有很大意義。從茅草屋到水泥建築,國小的命運與部落一直相繫,留在山上的老人家們,可望再度聽到部落孩子上學放學的鐘聲了。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文/何欣潔 - 13 七月 2011 - 6 篇回應

甲仙新米夏日插秧,傳承農事鄉土教育

甲仙愛鄉協會理事長陳敬忠表示,公田插秧學習活動已經進入第三期,後面兩期的活動分別與寶隆國小、甲仙國小合作進行,「讓小孩子知道做農是怎麼一回事,讓做農成為他們人生的一種選擇。」






市長來了(上)不在行程內的南沙魯

文/劉瑋婷 - 7 七月 2011 - 2 篇回應

市長來了(上)不在行程內的南沙魯

南沙魯的居民,希望高雄市政府教育局能立即提出那瑪夏區南沙魯部落國小復校計畫,並建議短期以『避難屋教室』課程規劃為主,長期朝『部落理念小學』為目標,讓山林的孩子找回與大自然呼吸的默契。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文/鄭淳毅 - 22 六月 2011 -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已關閉迴響。

大愛生活系列(25)「民族國小」謝幕

從「民族國小」到「民族大愛國小」,對部落族人來說,形成情感上的「斷裂面」:「國小重建過程,有很多的意氣之爭,但是大家都忘了,它是一群人共同的、很深的情感。這也是重建中很重要的部分,卻沒有被考慮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