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學子教育

一個畢業生 寶山國小的原味畢業典禮

文/柳琬玲 - 30 六月 2013 - 一個畢業生 寶山國小的原味畢業典禮 已關閉迴響。

一個畢業生 寶山國小的原味畢業典禮

六月十四日,天空下著綿綿的細雨,籠罩照在霧與山嵐的迷濛中,寶山國小是真正的森林小學,正為它唯一的畢業生舉行典禮。從前年結束寄讀狀態,由六龜國小校區遷回山上寶山二集團本校區以來,學童人數由六人成長至八人,主任還叨念著,明年新生入學預計已經有3個人了,相信學生人數還可以繼續成長。全校師長對於每一個學生的性格、習性、家長習慣都能如數家珍,「一個也少不了」。

山上山下的孩子,要在哪裡入學呢?

文/劉瑋婷 - 10 五月 2013 - 1 篇回應

山上山下的孩子,要在哪裡入學呢?

莫拉克風災將屆四週年,同時也是102學年度新生入學通知的時間,在重建期程逐漸進入尾聲之際,在那瑪夏區南沙魯里的居民卻收到了公所通知,通知單上提到,南沙魯第一鄰至第四鄰的國小新生,其入學地點是在杉林大愛園區的民族大愛國小,這樣的通知讓居民直言:「政府視原鄉重建的居民於無物!」






從都市到部落 台達電燈會建材轉型成為國小球場

文/劉瑋婷 - 14 三月 2013 - 從都市到部落 台達電燈會建材轉型成為國小球場 已關閉迴響。

從都市到部落 台達電燈會建材轉型成為國小球場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協助在風災被土石流掩蓋泰半校舍的民權國小異地重建,以綠建築小學的樣貌呈現在眾人眼前;2013台灣燈會,台達電也在燈會現場規劃布置了「台達永續之環」燈區,倡導節能減碳的理念,並將燈會結束後的鋼骨捐贈給民權國小做為風雨球場興建之用。






山林小學農耕課:讓小孩在永久屋種下原鄉的樹,才會想起故鄉

文/鄭淳毅。 - 2 一月 2013 - 1 篇回應

山林小學農耕課:讓小孩在永久屋種下原鄉的樹,才會想起故鄉

長榮百合國小山林小學農耕課程,在2012年底告一段落。最後一次課程,老師們帶領小朋友回到大社原鄉部落,觀 摩留在原鄉的村民,師法傳統、親手開墾耕作的農場。好茶村的老人家邱爸表示,「因為這裡放眼都不是我們自己動手的地方。讓他們種下自己的樹,他們才會常常想起這裡。」






民生國小改建需臨時校舍,但政府未編預算,民間組織拒絕支持原鄉重建?

文/劉瑋婷 - 27 十二月 2012 - 民生國小改建需臨時校舍,但政府未編預算,民間組織拒絕支持原鄉重建? 已關閉迴響。

民生國小改建需臨時校舍,但政府未編預算,民間組織拒絕支持原鄉重建?

民生國小由於校舍老舊需進行改建,因工期長達一年,需要臨時校舍作為代替。但因市府媒合民間組織未果,加上部份民間組織因 「不願支持在山區的原鄉重建」,拒絕提供組合屋,導致校方面臨無處可上課窘境。






三個部落合作搭建工寮,讓孩子參與學習部落知識

文/鄭淳毅 - 16 十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三個部落合作搭建工寮,讓孩子參與學習部落知識

長榮百合國小農耕課程教學用地旁的石板工寮。在大社村耆老的帶領下慢慢修築起來。這樣的集體工作勾起很多族人的童年記憶,工作告一段落時大家席地而坐、休息聊天,是最能聽到各種部落歷史、故事、傳統知識的時候。






部落學歷的實踐之路─長榮百合國小山林小學課程

文/鄭淳毅 - 11 十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部落學歷的實踐之路─長榮百合國小山林小學課程

長榮百合是八八災後新建小學,也是屏東縣政府首次設立的特許學校,籌備之初就背負各方期待。現在學校在教學上,與部落合作,設計系列課程,回應遷村部落對於文化傳承的憂慮,也開啟在現行體制下,如何實踐傳承傳統知識脈絡的可能。






「其實,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失去學校的佳興村

文/鄭淳毅 - 27 十月 2012 - 「其實,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失去學校的佳興村 已關閉迴響。

「其實,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失去學校的佳興村

一位部落教育工作者認為,部落沒有學校之後,「你是逼著他去平地當乞丐,很多人在部落還可以靠土地,一到外面,再怎樣的工作都要做。他又賺不了很多 錢,他又為了小孩子沒辦法回來。其 實我覺得到最後,這些學生才是真正的災民。」






小林國小重生 公祠淚祭學長姊

文/自由時報記者蘇福男 - 30 九月 2012 - 小林國小重生 公祠淚祭學長姊 已關閉迴響。

小林國小重生 公祠淚祭學長姊

小林國小在中央、地方政府和民間認養機構TVBS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協力下,在離原址不到兩公里的五里埔平台重建。昨天上午落成典禮,曾在小林國小任教的作家蔡文章和畢業校友,也重回母校團圓,一同見證小林國小的重生






這三年我過得還不錯─sina和他的照相機

文/sina - 22 九月 2012 - 這三年我過得還不錯─sina和他的照相機 已關閉迴響。

這三年我過得還不錯─sina和他的照相機

我的名字叫做sina,爸爸是高雄市那瑪夏區民權村的布農族,媽媽是屏東三地門鄉大社村的排灣族。我有哥哥林子祥,妹妹buni 林青霞,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家有二個大明星?今年夏天我從大愛國小畢業到高雄市文山中學體育班學舉重,這個離家求學的改變我覺得很好啊!






道路崎嶇我不怕─與部落共同呼吸的寶山國小

文/柳琬玲 - 5 九月 2012 - 道路崎嶇我不怕─與部落共同呼吸的寶山國小 已關閉迴響。

道路崎嶇我不怕─與部落共同呼吸的寶山國小

寶山國校全校八個孩子,由柯嚴賀校長與八名老師們帶領著,自在地在寶山二集團呼吸、學習。這是全國最小的國小,更是莫拉克風災後經三年努力才爭取到回原校區的布農族小學。去年,全校六名學生一起參加英語合唱比賽,精神抖擻地得到優等獎。






在遷村與遷校之後的「民族教育」—泰武國小暑期tjaljayan民族學校,回到山上「紮根」

文/鄭淳毅 - 23 七月 2012 - 在遷村與遷校之後的「民族教育」—泰武國小暑期tjaljayan民族學校,回到山上「紮根」 已關閉迴響。

在遷村與遷校之後的「民族教育」—泰武國小暑期tjaljayan民族學校,回到山上「紮根」

泰武國小校長伍麗華說,學校在民族教育上鼓勵「向下紮根」,讓小朋友認識「我們排灣族是什麼?」學校老師查馬克則認為,帶著孩子們回到部落裡全母語的環境來學習,「這樣也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是沒有這個能力,只是沒有這個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