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大愛永久屋生活系列

攀過文革,走過八八:唐媽媽饅頭落腳大愛村

文/何欣潔 - 14 十一月 2010 - 13 篇回應

攀過文革,走過八八:唐媽媽饅頭落腳大愛村

13歲便走過文革的唐玉英,不覺得八八水災能夠擊垮她直觀熱情的「助人為樂」邏輯,與變化多端的好手藝。「記得,下次你來,沒地方住,可以住我家!」

大愛生活系列(17)共同生活的艱難:大愛村第一次住民大會

文/何欣潔 - 9 十一月 2010 - 34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7)共同生活的艱難:大愛村第一次住民大會

2010年11月6日晚上七點,高雄縣杉林鄉大愛村第一次住民大會於「活動中心」召開,是台灣第一個成立管委會的大型永久屋基地。其特殊的社區情境,使得這次的住民大會格外具有社區民主的意義。






大愛生活系列(16)被忽視的漢人,要活出社區能量

文/何欣潔 - 15 十月 2010 - 20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6)被忽視的漢人,要活出社區能量

王明耀語重心長地指出:「台灣社區一直都是住商混合,慈濟希望這裡成為整齊的模範住宅,那是不可能的事。外來的人來到這裡,連份報紙都不知道要去哪裡買,除了看大愛沒有其他的,絕對不可能久留」






大愛生活系列(15)永齡慈善農場與居民的下一步

文/鄭淳毅 - 23 九月 2010 - 2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5)永齡慈善農場與居民的下一步

位於杉林大愛園區旁的永齡農場,未來預計要在六年輔導期內,通過有機認證、建立產銷管道,最後脫手讓員工自立經營。有意願回山上或另循農地耕作的員工,永齡也有「衛星農場」的規劃,農場的場長李惟裕篤定的說:「這不是救災,這是產業重建。」






凡那比颱風之大愛園區(屋內)

文/大愛園區居民 - 20 九月 2010 - 104 篇回應

凡那比颱風之大愛園區(屋內)

有讀者反應大愛園區的房屋有淹水、屋內滲水的情形,這次八八新聞網的記者都在山上,沒有在大愛園區內留守,十分抱歉!以下照片為大愛園區居民提供,下次若再有颱風下大雨,記者會在園區內待命瞭解實際情形。






大愛生活系列(14)活動中心變佛堂?

文/鄭淳毅 - 15 九月 2010 - 66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4)活動中心變佛堂?

在大愛村流傳已久的「活動中心將成為慈濟的佛堂」之傳聞,經高雄縣府重建工作小組會議後,即將成真,高雄縣杉林大愛園區的原定的社區活動中心,將要變更為「佛堂」使用,空間內已有宗教法像擺設,並刻上慈濟圖案。






印尼亞齊省的大愛村經驗

文/陳品安 - 28 八月 2010 - 8 篇回應

印尼亞齊省的大愛村經驗

五年過去,印尼亞齊大愛村的村民利用屋前空地種花、種菜、養鴨或養雞,也將空地改建成停車場,這都是因為這裡的居民「把大愛村當家」,願意花時間和金錢來改善住家周圍的環境。






大愛生活系列(13)遮雨棚違建事件

文/鄭淳毅 - 19 八月 2010 - 159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3)遮雨棚違建事件

「遮雨棚事件」真相為何不得而知,但居民入住以來,一直有許多生活上的問題,在與政府協調過程中難以解決;或因解決太慢或不如意挑起居民間的對立和猜忌。遮雨棚加蓋事件只是眾多問題的一角。






大愛生活系列(12)小學還是空中樓閣?

文/鄭淳毅 - 28 七月 2010 - 36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2)小學還是空中樓閣?

民族國小災後寄讀在旗山國小,學校復建懸宕未決,將來會是遷校的「民族國小」在異地「重建」,或是變成私立「大愛小學」,又或者是其他「名稱未定」的新設立學校?則是一天比一天茫然。






大愛生活系列(11)南沙魯又要「遷村」?

文/鄭淳毅 - 29 六月 2010 - 82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1)南沙魯又要「遷村」?

針對南沙魯仍有20餘戶無法順利入住大愛村,中央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表示,如果不能解決,就以「遷村模式」處理。但南沙魯山上仍有一百多位族人原鄉重建,並有自成系統的錫安山社區,如何遷村?






大愛生活系列(10) 桃源鄉以部落會議模式,推舉大愛管委會委員

文/鄭淳毅 - 17 六月 2010 - 19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10) 桃源鄉以部落會議模式,推舉大愛管委會委員

張瑞雄議長表示,部落會議的委員共選出了原鄉各村的部落代表、氏族代表共39名,再由39名委員選舉推出議長、副議長。另外,也有為B區內不到10戶的漢人保留一個席次,讓漢人也能參與討論決策。






大愛生活系列(9)大愛村民主-混亂中揭開序幕

文/鐘聖雄 - 5 六月 2010 - 6 篇回應

大愛生活系列(9)大愛村民主-混亂中揭開序幕

高雄杉林大愛園區昨日投票選舉「自主管理委員會」委員,現場發生不少變數,其中桃源鄉部分,因部落會議決議代表性引發爭議,會場一度爆發言語衝突,導致不少出席民眾退席抗議,最後無法在會議中選出代表。